TeiS。

筆名是帝釋,港家人,史宅。歡迎來到糖尿病的世界,極地永久性居民。
不常上lof所以回覆很慢
三國本命子建和文若,唐本命是張九齡,超歡迎來談歷史或者中式茶道ヾ(゚∀゚○)ツ!

Leo生賀 (YOI/leoji)

  八月的北京,很熱,一定是全球暖化的關係,超級熱。


  季光虹想念溜冰場的冰冰涼涼的感覺,他想念Grand Prix,他想念那些一起在冰上起舞的夥伴,他想念溜冰場上的一切一切,還有——他想念那個人。


  日曆上的這一天被圈了起來,8月2號這一天,快要被馬克筆的痕跡所踩爛。是8月2日呢。


  今天的洛杉磯,一定也是充滿著陽光。不對,現在還早。季光虹看著正午12時的烈陽,鼓起腮刷著手機,美國那邊才剛入黑沒多久吧。


  15小時的時差真的太難熬了,雖然間中能看見Leo談Facetime太累而睡著的睡顏,但日夜顛倒的時差也太痛苦吧!


  【Facetime request】


  突如其來的震動提示嚇得光虹差點把手中的小怪獸甩出窗外,他趕忙把手機拿穩看清楚來電顯示。


  【Phichit】


  也對啦,Leo也不可能無時無刻都能Facetime嘛...心中的失落在臉上展露無遺,還是姑且按下接聽。


  「唉...是Phichit啊...」


  視像中的季光虹沒精打采的樣子,Phichit早已見怪不怪,自拍小王子把這個階段的季光虹稱為「Leo.De.La.Iglesia缺乏症候群」,大概全天下只有一個人能治好這種病吧。


  「不是Leo還是真抱歉呢,」Phichit吐舌做了一個:P的表情,「不過你該不會忘記今天甚麼日子吧?」


  說到這裡,季光虹倒是挺直了腰板,一掃剛剛落魄的模樣,「怎麼可能!今天是Leo的生日誒!我對天發誓如果我忘記了就五雷轟頂!」還有模有樣地舉起三隻手指。


  「五雷轟頂...?」手機另一邊的Phichit倒是有點迷茫。


  「算了算了,你之前有跟著我說的做嗎?」Phichit靠在溜冰場的欄邊,看著手機裡季光虹紅透了的臉龐,這個反應挺好玩的:P


  支支吾吾了許久才勉強說了一聲「嗯...」


  「哈哈哈哈,那就好,我覺得Leo一定會很開心的!不用太擔心啦。」


  「真的不會太浮誇嗎?」


  「你不做都做了,現在後悔就太遲了啦光虹,放心啦,你做甚麼他都會喜歡的:D 我先去練習了不管你們了,加油!」


  手機另一邊的Phichit揮了揮手說了個bye就掛斷了Facetime通話。留下光虹自己一人對著手機發呆,現在是14:04,還有56分鐘。


  Instagram上已經有來自不同時區的粉絲的祝福,季光虹不斷刷著,感覺三觀被重新定義。這些應援也太厲害了吧,到底是砸了多少錢啊,還有好多好漂亮的應援畫作!


  選手們也紛紛刷著祝福的信息。


  Jjleroy!15 【Hey Bro! Happy B-day!】


  otabek-altin 【Happy birthday.】


  sala-crispino 【Leo, happy bithday!!!】


  感覺自己好像好沒用啊,粉絲們的應援這麼厲害,其他朋友也是。一直以來都是受到Leo的幫助,他還會特地來中國陪我,寫歌給我,我卻甚麼都沒有做過。


  季光虹把自己蜷成一團,感覺眼淚快要掉下來了。陽光很刺眼,卻很溫暖,就如同他的笑容一般。季光虹甩了甩頭,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臉頰︰「不行不行!今天是Leo的生日呢,怎麼能這麼消極!嗯嗯!還有37分鐘了!」


  ***


  遠在地球另一面的Leo.De.La.Iglesia彈撥著結他,音樂在房間之中躍動。並不是他所擅長的R&B曲風,是淡淡的鄉村風格,讓人陶醉的溫柔。這是大概半年前寫下的一首曲子,是他至今唯一創作的鄉村風格。


  他喜歡跟身邊的好友們分享自己創作的音樂,那份熱情,從來都不輸溜冰。但唯獨是這首曲子,世界上只有另一個人能聽。


  美國的夏天,入夜很晚。手機不斷響著叮叮咚咚的提示音,他當然知道,8月2日,是他的生日。由於時區的不同,就算現在美國是8月1日他的電話也響個不停。


  他並沒有打算去碰手機,除非聽到了以現在這首曲子作為來電鈴聲的那個人的來電。


  Leo.De.La.Iglesia想把一切最特別的,最好的,都留給季光虹。


  所以他希望第一個跟他說「生日快樂」的人,是季光虹。


  還有半小時,要是00:00時季光虹沒有任何Facetime request或者來電的話,他大概會失落一個星期吧,就算光虹真的忘記,他也對光虹生氣不起來。


  所以現在能做的,只有等待了吧。


  ***


  14:58,季光虹盯著時鐘超級久,頓時有種無語問蒼天的感覺,為甚麼時間過得這麼慢???比數學課還要慢是怎麼回事???


  14:59,算了算了不等了就現在吧!他已經熬不住了,微微發抖的指尖用力地戳下那個Facetime request。


  ***


  熟悉的結他聲響起,Leo的嘴角揚起一個好看的弧度,23:59,好吧,這個他能接受的,一想到光虹大概等了一整個上午就為了現在這刻,他的不禁覺得光虹更加可愛了。


  接受了來自光虹的Facetime request,他的笑容未曾褪下。


  「Hi光虹。」


  季光虹覺得他到今時今日仍然未能克服不被這把聲線迷暈的障礙,時鐘上的秒針終於跑到了12。


  「Leo,happy birthday!」彷彿用盡生平的力氣喊出的這句話,也嚇得Leo有點呆滯,但呆滯也終將轉化成笑容,只對季光虹露出的笑容。


  「叮咚——」門鈴響起。


  「光虹你等我一下。」他放下手機去開門,都這麼晚了,會是誰?


  


  「請簽收。」


  眼前的是一大束的玫瑰花,紅色的玫瑰,新鮮得香氣撲鼻。


  「???確定沒有送錯嗎?」


  「Leo.De.La.Iglesia先生對吧,寄件人特別要求是8月2日的0時0分送達,我想應該是沒錯了。」


  Leo把玫瑰拿回屋裡,決定先繼續與光虹的Facetime通話。


  「嘿嘿,喜歡嗎?」


  他大概能理解光虹生日當天被嚇著的感受了,他現在的模樣在光虹眼裡肯定很滑稽。


  「所以是光虹你送的?」


  季光虹點頭,並沒有答話。


  「抱歉,我轉成電話打給你吧。」


  ***


  「?????不是吧,Phichit耍我吧呢?」


  【Incoming——Leo】


  「玫瑰我很喜歡哦,謝謝你光虹。」發音不太標準的普通話卻在季光虹眼中顯得異常可愛。


  季光虹感覺鬆一口氣,「你喜歡就太好了!」


  「下一年,生日一起過吧?」光虹,你這個要求也太犯規了吧。


  「好。」


  「Leo,再一次,生日快樂!」


  


  季光虹這輩子都不會知道,Leo.De.La.Iglesia是為了掩飾自己的臉和耳朵都紅得像那束紅玫瑰的事實才掛斷Facetime。


  Leo,生日快樂!


  ---END---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