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S。

筆名是帝釋,港家人,史宅。歡迎來到糖尿病的世界,極地永久性居民。
不常上lof所以回覆很慢
三國本命子建和文若,唐本命是張九齡,超歡迎來談歷史或者中式茶道ヾ(゚∀゚○)ツ!

Rainy Day (Chap. 1 All Day Breakfast)

本子前半內容釋出,後半內容以及番外本不會在網絡上公開


感謝鈔票畫了這——麼好看的封面(比心)

*清水向

*咖啡館AU

*年齡操作有

*Thomas/Newt無差

*性格基本上偏都是TFC 不涉及劇透的梗

然後就是我搞不懂lofter的敏感字是甚麼,一篇大清水頂多就親個嘴,用了檢測器也死活發不了,如果大家見不到我的話可能就是號被封了(。


Chap. 1 All Day Breakfast



倫敦的雨,彷彿從來沒停下過,不斷地落下,一滴一滴啪嗒啪嗒全都打在窗上。


  微妙的光線再加上雨水所留下的痕跡映照在那個青年的臉上,猶如淚痕一般。


  倫敦的雨,永遠不會放棄任何一絲狂歡的機會。雨傘?阻止雨點與人共舞的道具,它並不重要,至少Newt是這樣認為。


  ***


今天也是不斷地下著雨,Thomas覺得自己當時肯定是失心瘋才會想到來倫敦進修他的大學課程。他最討厭就是下雨了,紐約可沒有到一年基本上有一半時間都在下雨這麼嚴重。


他悶悶地從咖啡店看向窗外,他還想出去跑個步運動一下甚麼的,儘管外頭嘩啦嘩啦地下著雨,貌似除了女生之外,不太多人撐傘?Thomas不自覺地想起那幅「Golconda」。


  他還在美國的時候曾經聽他的好友Winston說過︰「在倫敦,除了女人和GAY之外都不會撐傘。」這是多麼具歧視性的言論,Winston也只是隨便開玩笑說說,畢竟大家總是認為英國好像人人都是GAY一樣,不過是英國知名人士是同性戀的比例較其他國家的名人好像來得比較多而已,人們就是愛以偏概全。


不到傾盆大雨的程度都不會撐傘的英國人,是別的國家的人難以理解的人種,反正Thomas覺得他一輩子都不會明白。


店內只有零星幾位客人,幾乎都是穿著西裝的上班族,估計也是剛下班,似乎是為了使公事包裡的文件不會被弄濕,店門那供客人放傘的傘架已經沒有空位剩下,果然Winston那小子是在胡說八道啊,甚麼除了女人和GAY之外都不撐傘啊。


倫敦雖然並沒有像紐約的市中心一般是不夜城,但街上依然燈火通明,街燈總比月亮快一步亮起。


  Glade是一間奇怪的咖啡店,它是在倫敦,甚至是整個英國裡少數營業時間到很晚才打烊的咖啡店,在四處都是營業到十二點的酒吧和六、七點就打烊的咖啡店之間,九點打烊的Glade顯得尤其兀突。附近是商業區,所以店內總是不乏下班後貪圖寧靜的白領和上班族到Glade裡坐坐。


  現在是夏天,都已經晚上八點了,太陽才悠悠蕩蕩地慢慢地把接力棒交給黑夜。Thomas只想著這幾個客人走了以後就可以下班。正當Thomas撐著腮坐在收銀機旁思考著他今天能不能早一點回家又或者明天會不會突然放晴好讓他有機會可以到外面跑跑步運動身體時,一聲不合時的風鈴聲響起。


  我的老天爺啊居然還有客人!可憐的little Tommy,看來想要早點回家睡覺的美夢要幻滅了。


  剛從大門進來的客人也是穿著西裝,不過與店內其他客人些微不同的是他手上沒有任何傘或是雨具。被大雨淋過的頭髮仍然在濕淋淋的滴著水,但他本人似乎毫不在意,只是隨便找了個位置放下公事包坐下。



  He doesn't give a shit about the rain.



  Thomas默默地心裡再次認證了倫敦的人都是瘋子這個想法。


  「請問需要點甚麼嗎?本日的推薦咖啡是Latte。」他維持著禮貌地說著並把餐牌遞給那位剛來的客人。


  Newt接過了餐牌快速地看了看,意外地這間咖啡店竟然有提供All day breakfast,他倒也想試試看在晚上吃早餐是甚麼體會,一個心血來潮的決定。


  「麻煩給我一個All day breakfast,咖啡要一杯熱的Café Viennois,謝謝。」


Thomas愣住了——各種意味上。先不論為甚麼會有人晚上吃早餐,光是那個咖啡名字他就有點不知所云了。拜託!他只是個工讀生!他之前看遍了餐牌,亦未發覺餐牌上有出現過這種咖啡的名字啊?


當他回過神來,他發現客人正向他投來一個疑惑的眼神,糟糕,這可失態了。不過想來,All day breakfast的存在就是讓人任何時間都能吃上「早餐」,好像也沒甚麼不對。


  「咳咳,不好意思,一個All day breakfast和一杯Café Viennois對吧?食物將很快送上,請稍等片刻。」他尷尬地把餐牌收走,奔向廚房向店主Alby查詢一下到底甚麼是Café Viennois。


  Alby無奈地看著Thomas,回答著他的問題「Café Viennois就是Espresso con panna,簡單說就是頂層覆蓋着厚厚奶油的濃縮咖啡。不過還有人用Café Viennois這種說法啊……」


***


  Newt在等待期間拿出了他的行程表,歎了歎氣。原定六時要會見的客人臨時爽約,他本來想著既然如此那就回公司處理文件渡過這個晚上,源自身體裡的饑餓感卻不斷地提醒著Newt他需要盡快進食。他剛好走到這間咖啡店面前,於是不加思索便走了進去。


這是間很……很古典的咖啡店?他也不太清楚應該怎麼形容,這裡有著木地板、雲石桌子,牆上陳列著不同的咖啡杯,柔和的古典樂與這樣的一間咖啡店異常地合拍。


事實上,他更喜歡Loft風格或者工業風的咖啡店,不過當下他也沒有多餘的心神去考慮咖啡店的風格這種不太重要的問題,他只關心食物的好壞以及能不能填飽肚子。


店內只有一個服務生,就那樣呆在收銀處,看樣子應該是個大學生,估計是個工讀生。


  當那位服務生——胸前別著「Thomas」名牌的那位把餐牌遞給他時,Newt心裡有點小驚訝,他可沒想過連餐牌也是牛皮紙,完全Classic Style的咖啡店也是越來越少了,真難得。


工讀生不了解比較經典的咖啡類型也是正常的,自從有了星巴克這種大眾化的咖啡連鎖店後,大家都只懂得Cappuccino、Mocha、Latte等大眾化的意式咖啡,懷舊的咖啡久而久之便會變得不為人知。這位Thomas覆查點單時把那個咖啡名字唸得不太標準,其實還是挺可愛的。而且從口音聽來,猜是個美國人。


噢,原諒Newt吧,觀察他人只是種職業病,誰讓他是個公關呢?可不要會錯意了,作為一個出色的良好青年,他從事公共關係的行業,Agency PR。



一份「早餐」被放在了Newt的桌上,標準的沙拉、班尼迪克蛋、新月麵包、蘑菇與焗豆,這感覺還挺不錯的,畢竟英國的早餐作為晚餐同樣可以填飽肚子,而且這份量跟The Breakfast Club一樣多,小女生肯定吃不完那種,對於一個奔波了一天的上班族卻是剛剛好。


Newt並不是特別痴迷於咖啡的人,但他還是會欣賞一杯出色的咖啡,間中也會自己沖泡咖啡,可惜他現在的工作讓他根本騰不出時間來享受這種閒情逸緻。一杯濃縮咖啡可以評定一間咖啡店,那麼憑藉他面前這杯咖啡來評的話……他認為就算每天都來也不為過。


這份早餐與這杯咖啡使他對這間咖啡店大大增加了好感。這間咖啡店離Newt的公司不遠,大概是一條街道的距離,不過店門的方向卻是背對著Newt的公司,所以就算是平時Newt回公司時,都沒有可能經過它。


或許是天意,從預定見面的地方回來一下車就見到這間咖啡店,還突然下起了滂沱大雨,再加上饑餓感難以忽視的因素,完全是因為機緣巧合才走進了這家咖啡店。活了這麼多年的Newt肯定未曾想過這家咖啡店使他本來平淡無趣的人生起了重大變化。


  時晴時雨的天氣難以令外人適應,這一秒還烈日當空,有可能下一秒就下起大雨,通常還伴隨著狂風。說到底,英國人不愛撐傘的原因只是傘被吹壞或是吹走的機率比起成功擋下的可能性高出太多,倒不如穿件乾濕風衣更加方便。Newt不討厭雨天,他習慣了這種天氣,畢竟還是個英國人,可某個美國工讀生可就不這麼想了。


 ***


 Thomas的租屋處比較近他的大學,離店裡有一段距離,好死不死的他就傘漏在了學校,他覺得自己簡直是蠢透了。他接受不了冰冷的雨水加上狂風打在身上的感覺,況且他兩天後在大學的課關係著他的考試和學分,絕對不能生病,只好一直盯著窗外等待雨停下。


  Alby把店裡的鑰匙給了Thomas「我明天一早要去採購新的咖啡豆,現在要先回去。今天你等最後一位客人走便鎖好門,明天早上你負責開店可以吧?」Thomas明天沒有課,他自然點了點頭,這間咖啡店9點後就不再接受客人入座,最後一位客人離開便可以打烊。


  Alby走後,Thomas坐在櫃檯前為客人們結帳,客人們陸續離去,可是雨,並沒有停下的打算,依然任性地在窗外舞動著。正當Thomas準備打烊之際,他才注意到店的角落還有一人——那個渾身濕透了的青年。


  礙於店裡的規矩,Thomas就算想走,他也要等到最後一位客人離開才可以下班,更何況現在外頭下著大雨,他又沒有雨傘,想走也不能走。Thomas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看來他想要提早下班的美夢還是破碎了。他選擇坐在櫃檯前戴上耳機聽歌,耳中傳入的歌聲掩過了窗外的雨聲,他托著腮看著與他一起坐在店內的客人。


  他看似並不急於離開,在餐點送上後沒多久便已經進食完畢,看來真是餓壞了。可桌上的咖啡尚未喝完,他從公事包中取出文件和筆,在文件上又是圈劃,又是刪改的,時不時又喝上一口咖啡,那認真的架勢使Thomas以為他是紐約時報的編輯在校稿之類的,不禁令Thomas對於這位客人的職業起了好奇心。




Newt在店裡坐了這麼久,頭髮上已經再沒有水珠滴下,可是衣服還是濕著的,他把西裝外套脫掉,繼續埋頭於修改幾天後要用上的新聞稿,他從來都不承認自己是個工作狂,但作為一個公關,幾乎是要一天空出24小時給客人,想想要辦記者會辦活動他就頭痛欲裂。


最要命的是大清早就要做新聞剪輯,需要留意一切與客人杷關的動向和新聞,Newt大學畢業後做這工作已經三年了,熱愛和平的他在這三年沒有一刻對那些到處瞎蹦噠又被記者大肆報道一番的客人放下過殺意,更多時候他甚至想自殺。


最糟糕的是Newt所在的比較有名的公關公司,換言之,會有一些知名人士雇用他們。就是因為客人的知名度高才麻煩,一個正常客戶的資訊捕捉大概可以在八點開始;但名人的資訊實在太多,很多時候他都不得不太陽在都還沒出來的時間就要開始工作。


辦活動的話又要寫計劃書,完全是靈感枯竭地思考到底可以用甚麼主題、要怎樣運作,又要聯絡媒體,翻譯和撰寫新聞稿是逃不掉的,公關的業務包山包海,Newt多次懷疑人生,他是自作孽才選這個行業工作,天天看日出,再美的景象他都再也無意欣賞。


他可是從來都沒有搞懂過人們對於公關這種職業的認知誤解是從何以來,甚麼穿得亮麗和別人聊天就好了這種話你都敢信?Newt也十分希望這個世界有這麼簡單,可是現實是殘酷的。面對諸多要求的客人,Newt在這三年間鍛鍊出如何以委婉的態度應對這些挑剔的客人。


他喜歡應對除了英國人以外的客人,因為其他國家的人難以聽出英式幽默中的諷刺,Newt有禮地笑著說的那些話,客人也聽不出個所以來,遇上麻煩的客人時,好歹能當面對著摸不著頭腦的當事人刻薄一下洩洩憤,若是被識破,他還可以隨便打個圓場——他可是個公關。


  做公關靠的完全是毅力,很多時加班到凌晨下班,天未亮又要再上班,而且辦活動要搬搬抬抬,Newt曾因為這個原因扭傷了右腳。公關這個行業女生居多,他實在是佩服他的同事們。一想到星期一的記者會,他身後似是有團黑氣,更加起勁地審視著眼前的新聞稿,客戶最喜歡就是刪刪改改後用回初版,Newt真是想想就氣憤。


Thomas就這樣伏在櫃檯上看著那個人全心全意地工作著,一個人無聊時,會對於身邊的細節的觀察會更加仔細,他注意到這位客人的襯衫和領帶還是沒乾透,雨水黏在身上應該不好受吧?Thomas看自己沒甚麼好做的,一邊聽著歌,一邊拿了條乾淨的毛巾。


Thomas並沒有多想,他的腦海裡只有歌詞,他很閒,亦很想早點下班罷了。


  拿來了毛巾,看見Newt那股認真勁又卻步了,若然打擾到他工作怎麼辦?不過先擦乾衣服比較好吧?


 

  Thomas一個箭步衝往Newt所坐的那一桌,結結巴巴地問著︰「呃……那個……要先擦乾衣服嗎?」


  Newt被這樣一問喚回了魂,他都忘記了自己是在咖啡店不是在公司,每次一工作起來他總是有點忘我,那個工讀生有點尷尬地低著頭,他接過Thomas遞來的毛巾,隨意地擦拭了一下頭髮和襯衫,比起剛才清爽了不少。


  「Thomas……是嗎?謝謝你。」他對面前的店員微笑道謝,把毛巾遞回了給他。


  「不客氣。」Thomas也揚起了一個淺笑禮貌地回應了他,Thomas往窗外望去,這場雨是要下多久啊!怎麼還沒停!


  Newt把文件放回去公事包,看了眼手錶上的時間,分針和時針背著他偷偷地跑動著,時針已經從起點的標記整整跑了一格,Newt開始理解為何大家說他是個工作狂了,其他客人,甚至店主也早已走光了,就只剩下他和他,那個店員就這樣等了他這麼久沒得下班也是蠻可憐的。


  Thomas一直看著窗外,不耐煩的情感盡數寫在臉上,Newt也看了一眼窗外,雨還在下,想必Thomas是沒有帶傘,他思考了一下,走到櫃檯打算結帳。


  「你是不是沒有帶傘?我有車,不如我送你回去作為剛才你借毛巾給我的謝禮吧。」


  「咦?真的嗎?可是我連你的名字都還沒知道,這樣不會太麻煩你嗎?」少年眼中頓時充滿著光彩,暗想果然好人有好報。


  「Newt。」


  「啥?」Thomas有點跟不上Newt的速度,是否坐太久,腦子轉不過來有點呆滯了呢?


  「叫我Newt就好,我的車停泊在了街外,我去把車子駛過來這邊吧。」Newt扔下這句話自顧自地便走出了店門,留下Thomas一個人還在發呆。


  等到Newt把車子駛到店門外時,Thomas走出店外把門鎖好,他坐在了副駕駛座便報上了自家地址——隔天他還被Alby訓話他毫無危機意識,這麼大一個人還隨意坐別人的車還自報門戶。不知道為何他覺得Newt能帶給他一種無名的安心感,或許是看著他剛剛認真工作的模樣認定他不是壞人吧。


  一路上,車內除了Newt隨意播放的音樂,兩人都沉默不語。Thomas正置身於一個坐著陌生人的車,還是客人,略有不知所措的尷尬感,說話怕打擾到他,坐著別人的車,他要是選錯了話題來說誰知道會不會被扔下車啊!Newt沒有多想甚麼,他只想回到自己的公寓好好地洗個澡,把今天的工作做完然後睡覺。


  在這樣尷尬的路程下,到了Thomas的住所門外。


  


  「謝謝你把我載回來。」


  「沒甚麼,我倒是要謝你的毛巾,還讓你遲了下班。」


  Thomas擺了擺手,用笑容示意沒關係,正打算轉身開門時往正在關上車窗的Newt喊了一句


  「那個……工作加油!下次見!」Thomas不肯定他們還有沒有下次見的這個機會,他沒有Newt的任何聯絡方式,只好看看Newt會不會再來店裡。


  Newt呆住了,手上的動作停頓了一下,雖然略為俗套但他可沒想到那種爛大街的「暖流湧上心頭」的感覺能在現實生活中體會到,老一代的英國人都不喜歡把感情表示在臉上或者口中,Newt的父母很少會說這種關心的話,倒是會用行動表現,但現在他搬出來自己住,自然就再沒有這種體驗父母關懷的機會了。他的妹妹,Lizzy,在曼徹斯特上學,儘管Newt很關心妹妹,可是因為公關的工作性質所限,Newt每一天都忙得不可開交,他們聯絡來往也不多。


  從一個素不相識,才剛見面了一個小時的陌生人口中所得到的鼓勵,不管是不是客套話,Newt都打從心底裡感到人情溫暖的美好。這個美國少年使他久違地會心微笑,一個好看的笑容在他的臉上綻放,在Thomas看來,那笑容宛如閃耀的流星,不偏不倚地砸中了他的心。


「好,下次見。」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