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S。

筆名是帝釋,港家人,史宅。歡迎來到糖尿病的世界,極地永久性居民。
不常上lof所以回覆很慢
三國本命子建和文若,唐本命是張九齡,超歡迎來談歷史或者中式茶道ヾ(゚∀゚○)ツ!

Rainy Day (Chap.3 Scone)

Chap. 3 Scone



  「Hey Thomas!近來怎麼樣啊?聽說你最近在打工?」Thomas在英國這邊認識的好友Frypan,一看見Thomas來上課就熱情的一把勾著他的脖子。


  這個學期裡,Thomas一星期的課並不多,然而他並不習慣在學校的圖書館裡自修或者溫習甚麼的,除了考試之前,他幾乎都是下課就回家,噢,現在還要去Glade那邊打工。


  「早安Frypan,最近的確是在打工啊,為了租房子嘛。」


  「也對也對,你從美國過來這邊又沒有甚麼親戚朋友可以借房子住,要打工去賺房租也是情理之內,你打的甚麼工啊?」Frypan作狀同意Thomas,端詳了一陣子大力地點頭。


  「在一家叫Glade的咖啡店打工啊,店主人很好,咖啡啊甜品啊都一流,超讚的!」


  「真的?那有機會要去你店裡坐坐了。話說回來,你今天挺心不在焉啊,幹嘛去呢?」


  Thomas略有所思,平常上課他都是托著腮聽聽教授講課,聽不懂就直接睡一會補個眠,之後再問同學們借筆記。今天……腦中全是前兩天在店裡發生的事,罪魁禍首就是那個金髮的青年。


  他本來就不指望甚麼浪漫的邂逅,一個大男人追求甚麼浪漫啊,他真的只是想要好好地打個工,賺點房租,偶爾吃上Alby做的甜品和咖啡他就覺得這個打工生活十分美滿了——可這個世界哪有這麼簡單,最佳的例證不就是那個活生生闖入Thomas生活的那個青年嗎?


  還有那場天殺的雨,如果不是那場雨,那個金髮青年可能一輩子都不會走進Glade裡;如果不是那場雨,那個青年不會有機會載Thomas回家,就是那場雨,令Thomas亂了方寸,他用盡了兩個小時都沒搞懂自己為甚麼如此在意那個青年。


  倫敦經常下雨,那這場雨是巧合,還是天意注定?




  「沒甚麼,想著些打工的事而已。」其實Thomas也沒說謊,Newt的事的確算是打工時發生的事。


  「嗯……你在店裡都幹些甚麼嘛,很多事做嗎?上課都想著打工的事。」


  「間中沖泡咖啡啊,打掃店內啊,幫客人們結帳啊之類的吧,食物都是由店主做的,我肯定做不來的。」


  「Hey!別這樣說嘛,要不你跟你的店主學學?到時候我來你的店試試你的手藝,就這麼說定了!」


  Frypan的這一席話造就了這個晚上他和Alby正在面對面坐著的局面,這有點讓Thomas想起中學時的面談會,就像是Alby是老師而他是要被面談的對象。知道Alby為人較為和善,但他比較壯健的身型還是為Thomas帶來了一定的壓迫感。


  「為甚麼突然想學做甜品?」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嘛。你看,我不就是被你的甜品吸引來這家咖啡店打工的嗎?這麼沒甚麼事做有種白領薪水的感覺不太好,我想試試。」


  Alby看著Thomas眼中的決心,答應了他,本來在這店內就只有他工作是有點吃力,現在有Thomas幫他分擔一下工作感覺也不壞,而且他很欣賞Thomas做事的那份決心和勇氣,這麼好的工讀生要往哪裡找啊?


  「好,不過現在還不能教你比較難的菜色和甜品,那就先教你焗司康餅吧。」


***


  Newt就沒有那麼輕鬆了,一整天都精神繃緊,所幸的是今天只是一個記者會,不用搬搬抬抬佈置場地他已經很感恩了,客戶和記者之間的交流亦算暢順,真是難得地工作那麼順利,對於一個公關來說,這真是比所有事都幸福。


  Newt這一組的客戶暫時完了這場記者會就暫告一段落,公司暫時還沒有接下新的案子,距離平常有新案子的時間大概尚餘兩天,這兩天處理些善後工作便可以了,換言之就是他終於可以好好地安排自己的時間休息一陣子。


  他在記者會的場地便遇到了舊識,Minho,預料之內,這次的客戶也在Minho所在的報社涉獵範圍之內,這場記者會看見他,簡直毫不意外,一點驚喜都沒有。



  「Newt你把工作時的厭世臉收一收行不行,我中學時認識那個開朗的Newt到哪裡去了啊?那時的你多麼善解人意啊,現在那份純真是被狗吃了嗎?」Minho搭著Newt的肩膀開始回憶往事,裝模作樣地假裝要哭起來,就差在他不是個少女,沒有拿出手帕了。


  「對對對,被狗吃了,被名為歲月的磨練那隻狗吃的一乾二淨了。Minho你把你愛演戲的個性收一收行不行,我還寧可要回中學時那個只愛耍酷的你。」


  這話不假,想當年,Newt在中學時也是那種受女生追捧的小王子,集帥氣和開朗於一身那種,又喜歡做運動、跑跑步甚麼的,他本人倒是完全不在意那些女生,他只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這……真是歲月的磨練,大學時期的他頭腦依然很好,算得上聰明那批人,但大學的課程、論文、實習一口氣壓在身上的忙碌感也開始磨平了他的稜角,是沒有變得沉默,但始終還是和身邊的人接觸少了,自然開朗那面就藏在了心裡,等待別人挖掘。




  「最近怎麼樣,有女朋友了沒?」


  Minho問出口之後馬上收到來自Newt那不屑的眼神。


  Newt是個Gay,他沒有對別人說過,誰都沒有,Minho沒有,Lizzy也沒有。女朋友這物種他是一輩子都不可能交得到了。


  「沒有,倒是有個在意的人。」


  這個回答是Minho的預想之外,本來還以為Newt是對戀愛毫無興趣那種人,或者他對女伴要求過高沒人看得上眼,現在看來也不是這樣嘛。這可大大引起了Minho的興趣,或許是出於記者的本能,Minho不斷追問下去。


  「誰誰誰?大美女嗎?是清純系的還是性感系?快點從實招來,不然我下一個跟蹤的對像就是你啦。」


  「你又不是娛記,談甚麼跟蹤。總之是為人很單純那種。」


  「WOW,可沒想到你喜歡這類型啊。」


  「你要是真想知道就下次出去喝酒再說,我一定會在你醉之前守口如瓶的,記者會完了你就走吧,我還在工作,別礙著我下班。」


  Newt對著Minho甩了兩下手,示意要他出去,既然公關都下逐客令準備清場了,他可沒有那麼不識相去開罪一個正在工作的公關,妨人下班有如殺人父母的道理Minho也是懂的。


  Newt收拾好場地,把場地交還好後,伸了個懶腰。果然體力和精力都沒有剛開始做公關那個時期好了,這忙上忙下,光是一個記者會他都覺得有一點累,歲月真是把殺豬刀。他準備回一趟公司把剩下的工作帶回家做。




  太陽正準備下山,這才七點多,從公司出來想想要幹甚麼還要動腦子。以往很少有這種這麼空閒的晚上,畢竟大部份的客戶不是明星就商場,就算是活動當天也得忙活到最後一分鐘,不算上慶功會或者檢討會的話都已經十二點多一點了,太閒反而讓人無所適從。


  既然閒了下來,那去找Thomas肯定是個不錯的主意。


  還在這樣想著的時候,大腦都沒跟上身體的速度,Newt已經不知不覺間走到了Glade的門前。


  「我真是……我都沒想到原來我那麼在意那小子。」Newt失笑,不加思索地便推開了門,坐在了熟悉的旁窗座位。


  一進到Glade內,那悠揚的樂韻依然熟悉,而店內則飄著一股司康的味道。開門的風鈴聲提示著店員客人的到來,聞聲而出的Thomas看到客人是Newt後有點驚訝,因為前兩次Newt到來都是臨近關店的時間,這麼早就見到Newt是挺不可思議的。


  「好香的司康味,那就要一份司康和一杯Café Viennois。」


  「今天的司康是我剛學著做的,你是第一個『試毒者』,要是不好吃的話還請見諒。」


  「沒問題,就算你烤糊了我都會照吃不誤的,給點信心自己吧。」Newt對Thomas報以一個微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這一拍肩,給予了Thomas一份無名的勇氣,只要嘗試,一定會成功的,他可不能在Newt面前丟臉。他照著Alby的菜譜做著司康,Alby則沖泡著咖啡。




  「……Thomas你烤箱的溫度調太高了,260度就夠了。」


  果不其然,一拿出來,司康的表面都是黑漆漆的,這明顯就是烤糊了,該怎麼辦呢,丟掉?照樣拿出去?可是再做一次司康要的時間也不算短,Newt會不會等下還要回公司工作?


  好像有點對不起他,不過先拿出去給他驗收一下成品才再烤一次吧?


  他端著那盤盛著黑乎乎的物體給Newt看,Thomas眉頭緊皺著,即便Newt一直以來都在鼓勵著他,但緊張感仍然沒能褪去,他不是玻璃心,可是從Newt的口中聽到批評對他來說還是會造成不小的打撃。


  Thomas企圖不去看他的反應,可是身體像是不聽使喚的,眼神一直往Newt的方向瞄去。意外地,Newt倒是沒有露出厭惡的神色,他靜靜地打量著眼前這份司康,若有所思。


  「這樣說來,Tommy,我真的是第一個嘗你親手做的食物的人?」


  原以為Newt一開口就要對這件黑得幾乎稱不上司康的物體抨擊一頓,Newt卻沒由來地問起這種不太具意義的問題。那一句Tommy卻令Thomas疑惑起來。


  到底Tommy這一個稱呼,有甚麼含意呢?


  但總而言之,這司康的確是他第一個親手做的食物,別說是別人,連Alby和他自己都還沒吃上一口。他點了點頭。


  「那就好。」Newt拿起桌上供甜品用的小刀叉,那從黑炭般的司康上切出了一口的大小,吃了起來。


  不知名的情感在他的心中徘徊迴盪著,每一想到在意的那個人,在另一種意味上說是為他第一次親自下廚,他總有種優越感揮之不去,算是「特別」的優先權嗎?若然有人早他一步的話,Newt相信自己肯定自己的心中已經炸開了鍋。


  ——對,那名為獨佔欲的情感。




  Thomas眼睜睜地看著Newt把那件看起來就不能吃用的司康放進了口裡,他的臉上擺著吃驚的表情。明明是件司康,可是Newt那修長的手指拿著刀叉切著司康的模樣差點令人遺忘那件司康被烤糊了的事實,那動作是該死的優雅——像是典型的英國紳士一般。


  「手藝很差吧,吃不下去就別吃了吧?」


  「只是上面那層烤糊了一點點而已,其實挺好吃的,以第一次來講算是做得不錯了,多給點信心自己啊。」微笑在Newt的臉上蔓開。


  Thomas瞬間如釋重負,要是因為這件司康而被奚落的話他定要沮喪極了,雖然在這兩天的相處中他知道Newt不是那種會隨意批評他人的性格,但得到了來自Newt鼓勵,他心底裡的那份喜悅卻使他的嘴角也揚起了一個好看的角度。


  「噗哧——」Newt輕笑了一聲。


  Thomas的笑容真是令人印象難忘,那樣清爽開朗的笑容真是第一次見。Newt在這兩天見得最多的是Thomas那副呆樣,手忙腳亂又呆呆滯滯,更多的是尷尬之中夾雜著一些緊張的他。讓Newt想起了他舊時在蘇格蘭老家養的那隻拉布拉多。


  Thomas總能引出Newt不同於工作時的那一面。根據Teresa的回憶,Newt在工作時發自真心的笑容少之又少,一來是因為公關這份工作的壓力和工作量都是其他工作不能比擬的,二來縱然Newt在工作中經常掛著那對客的公式微笑和禮貌,卻總是帶了一分距離感,誰都沒有真正地走進過Newt的心中,Sonya倒是單純地覺得Newt遇不到所謂的「Miss Right」罷了。


  不管兩位女士誰說得對,我想,大概這位「Miss Right」,或者說——「Mr. Right」正在輕輕地敲著Newt心中的那扇門。


  Newt並沒有把門完全關上,只是用工作把它埋了起來,他也不是從不動搖,可惜人們還沒能耐著性子把門敲開,便已放棄。眼前這個來客總是能戳中他心中最柔軟的那片領域,或者……終有一天,那扇門將會打開?


  每每見到Thomas窘迫的樣子,Newt的心底裡硬是有一分衝動想要捉弄Thomas,看著他的耳朵漸漸泛紅可說是Newt的閒情樂趣之一。


  「Tommy你先低下頭。」


  Thomas乖乖地彎下腰,然後就被Newt揉了揉他的那頭黑髮。


  「HEY!停下來!」



  Newt卻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一直蹂躪著Thomas的頭髮,囅然而笑。估計Newt的同事們看見如此傻氣的場景肯定下巴都掉到地上去,Newt可從來都沒有在工作後這樣笑過,他們一次都沒有目撃到,就算是慶功宴或者活動後的派對他們都沒有看過。


  他在Thomas的耳邊惡作劇般低聲地耳語著︰「說來,我這是奪走你的『First Time』了?」


  本以為能看見Thomas滿臉通紅羞赧的樣子,Thomas的回應可說是剎Newt一個措手不及︰「如果是你的話,我也是挺願意的,Master。」Thomas勾起一個壞笑對Newt調笑道。


  「沒想到Tommy你好這口啊。」


  Thomas可不是甚麼中學時期的含春少女,這種程度的調戲對一個男大學生來說根本不算甚麼,你們該不會以為能看見Thomas滿臉通紅一臉嬌羞吧?


  「是你說奪走了我的『First Time』在先,我也只是而牙還牙而已。」


  倆人面面相覷,沉默了一陣子,兩人都突然爆發陣陣的笑聲,他們相對而笑。


  店內的古典樂配合著,他們的笑聲,卻沒有違和,也不覺得刺耳。


  那麼,桌上的司康已經不知所蹤,不經不覺間時針跑到八字這個檢查點,Newt也差不多該回家處理工作了。


  結帳時,Thomas問道︰「Newt,不如來交換手機號碼吧?」Thomas遞出他的電話給Newt。


  Newt沒有拒絕,他在Thomas的手機上撥打了自己的電話號碼。


  「我還會再來的。」




  Thomas看著手機裡的那串電話號,手機彷彿還殘餘著Newt手中的溫度。


  起碼,這算是離他的目標邁進了一大步吧?他就這樣看著那串號碼輕笑,輸入了「Newt」這個聯絡人名稱。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