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S。

筆名是帝釋,港家人,史宅。歡迎來到糖尿病的世界,極地永久性居民。
不常上lof所以回覆很慢
三國本命子建和文若,唐本命是張九齡,超歡迎來談歷史或者中式茶道ヾ(゚∀゚○)ツ!

Rainy Day (Chap. 4 Smoked Salmon & Green Apple)

Chap. 4 Smoked Salmon & Green Apple    


  忙碌的生活對Newt來說從沒有停下,地球還在轉,他的工作也當然不能停。剛處理好記者會的後續文件和媒體聯絡後,當Teresa拿著一大疊的文件進辦公室時,Newt知道新一場惡夢又要到來了。


他翻閱著文件,這次要幫一個大型商場辦活動。看著「活動」這個詞大大的寫在文件上,他就覺得頭開始疼起來了。


活動絕對Newt最不想處理的類型之一,一下子整個辦公室哀嚎連連,連他作為A組的主負責人他都忍不住按摩了一下太陽穴,更別說是他的組員了。B組Harriet那邊的情況也好不了多少,要幫某個有名的富家子弟辦私人派對,那棘手的程度其實和這邊不相伯仲。


  「我的天啊不是吧?商場活動?」


  「看來我們離提早下班又是遙遙無期了。」


  雖然商場這種大客戶沒有到令公關加班無極限的程度,不過光是要構思活動主題和內容,要精神上謀殺他們已經綽綽有餘。靈感來了還好說,整組人的靈感都沒到的話真是硬著頭皮也要應付過去。Newt蹙著眉把整份文件閱覽完畢,看來這次的客戶還是有點良心的,預算尚為充足,唯一的要求僅是不要在同一檔期和隔離的另一個大型商場的活動主題相撞。


  「Harriet,會議室你現在需要用嗎?我想借用一下,和組員商討一下剛接下的這個客戶。」


  「可以啊,隨便用吧。我這邊已經談好了,不過富家子弟真的很麻煩,為甚麼要求這麼多啊!」Harriet忙得焦頭爛額,精神狀態差得連遲鈍的Aris都看得出她的臉上寫滿了不耐煩,眼底下的那個黑眼圈從不說謊,本來卷得漂亮的黑髮在她不斷搔頭的情況下亂得跟鳥巢一樣。


這只是一句描述,沒有任何負面的成份在內,整個辦公室中的女性,頭髮都不甚整齊。Teresa是這樣,Brenda是這樣,連Harriet旁邊的Sonya也是這樣,Harriet和Brenda甚至已經捲起衣袖埋頭苦幹。


一個公關每天千百件事要忙,要焦慮煩惱的事實在太多太多,一有甚麼地方的進度卡住了,便煩躁得不斷搔頭。除了在活動當天把頭髮衣裝都理好,在辦公室裡她們這樣做事的模樣Newt和Aris也已經見怪不怪,畢竟她們個個都能力出色,是部門中的支柱。


  既然Harriet不用會議室,他自然也是召集了組員準備為這次活動定下方向和主題。


  在開會之前,他想起早前和Thomas交換了手機號,他向那個名字寫著「Tommy」的聯絡人發去信息。


  「說到秋天,你會聯想到甚麼?」


  按下發送鍵後,他把手機調上靜音模式。


 


 「A組的大家到5分鐘後到會議室集合,請大家帶上客戶的文件。」


  長痛不如短痛,一個個死氣沉沉的公關拖著緩慢的步伐進入會議室,Newt待組員都進入會議室後,看了一眼電話,還沒有回應,然後也隨之進入。


  「這次的客戶想要辦一個有秋天氣氛的長期活動,指名了要一位有名氣的司儀去做活動開幕式,而且不能辦與隔壁商場一樣的主題,大家有甚麼提議?」


  「食慾之秋,介紹秋天的特產水果和食物好像不錯,可以邀請煮食方面的KOL來為活動添花。」


  「辦文學相關的活動吧?英國文學之中和秋天相關的詩句和文章也不少,辦個書展如何?以《秋頌》和《西風頌》之類的作品作為佈景,讓人一邊感受秋天的美好,一邊享受文學和紙張的世界。」


  組員們七嘴八舌地討論著,Newt的手機卻突然亮起,會議室突然陷於寧靜,目光齊唰唰地被Newt的手機吸引去,但他們就算是想八卦也離Newt的座位太遠根本看不到。


  「楓葉吧?楓糖漿也是十分美味:)」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Newt想道。跟在那條信息後的那個微笑符號太過可愛,回憶起Thomas的笑容,乍一看其實跟這個符號挺像的,使他一瞬間沒有把微笑藏好,組員們又豈會放過這個瞬間呢?


  「這次的主題如果用楓葉入題如何?特邀嘉賓是個加拿大人,而且也符合秋天這個主題。」


  眾人連忙點頭,活動主題對他們來說簡直是無關痛癢的小事,他們更想好好考究一番到底是誰令他們的這個組長難得地不關機進入會議室,還令Newt露出溫柔的笑容,這肯定是WCKD公關部門今年最火熱辦公室八卦話題,不久的將來甚至會有一本記事本作為討論區,橫空出現在茶水間。


  「既然大家都一致同意,那今次就以楓葉為主題。接下來討論……」


  這場會議持續了四個小時,會議室內的氣氛早已從大家熱鬧地討論著到底開幕式到底要點燈、剪綵還是拉拉桿,到分工聯絡媒體、撰寫宣傳稿已經死氣沉沉。他們不是超人,他們只是公關,他們也只是為了三餐溫飽工作著。


  大家的眼皮都像是快要被千噸重的石壓下去,就差沒拿根牙籤撐在眼皮之間。Newt的頭髮也跟著整個辦公室的節奏亂成一團,辦一個活動真的是格外麻煩,可這是他們的職責所在,也怪不得他們哀嚎,撰稿、聯絡、構思、實行都是他們一力承擔,會議室被沉默所籠罩著。


  「今天看見你的公關朋友憔悴的樣子,不要惹他們,給他一個鼓勵,他們真的很辛苦。日後大家畢業出來工作,憔悴的就是你了,歡迎乘坐通往地獄的列車。」這是Newt在大學時,傳媒及公共關係科教授第一堂課說的話,現在想來真是千真萬確,一點欺詐都沒有。


 


 夜幕已經降臨,Newt拉開會議室的百葉窗,B組的人幾乎都走光了——被那個富家子弟喚出去商談場地的事。回頭看了一眼差不多盡數伏在了長桌上的組員們,在這種精神狀態下,看來他們也是談不出甚麼成果了。


  「大家今天辛苦了,今天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是公休,搜集好所需要聯絡的廠商名單以及相關資料後,後天再繼續敲定細節,散會。」


  一個個睡眼惺忪的公關抱著一大疊被寫滿了字的文件走出辦公室,拿起自己的物品後向Newt擺手再見便離開了——除了Teresa。


  若然這個時間能來一杯Glade的咖啡那就最好不過了,但他沒有忘記Glade並不提供外送服務。煩躁地從口袋中試圖摸索著香煙的下落,卻一無所獲。


  「要麼?」Teresa遞上一根煙和火柴。


  Newt自然伸手接過,兩人就這樣坐在會議室裡看著窗外街燈閃爍,汽車不斷地來來往往,倫敦的雨微微下著。他和Teresa一直吞雲吐霧,默然看著香煙的末端,火光慢慢燃燒,就和街燈一樣,一抹令人感到溫暖的橙紅。會議室中煙霧彌漫,灰燼隨意地灑落在會議室的桌上,兩人都沒有在意,反正已燃燒殆盡,再燒不起來,他們倒是寧可被火舌所吞噬。


  「Teresa你的口味還是那麼重啊,這煙也太嗆。」


  「口味重你就別吸了,浪費我的煙。」Teresa給Newt丟了一記白眼。


  Teresa用手肘輕撞了一下Newt,戲謔地問︰「話說回來,你這是交了新男朋友?」


  「你怎麼就認定了我不交女朋友呢?」Newt眼裡的笑意沒有藏起來,隨意地吸著煙回答她的問題。


  「少來,公關部這麼多女生,你都不看,還有出去應酬時那些名模、千金,你看向她們的視線都沒有多留一秒。」


  「嗯哼,然後呢?」Newt沒有否認,頗有興趣聽著Teresa是怎麼洞悉到這一事實,他用手撐著下巴聆聽著Teresa的話。


  「今天的會議,你的電話開著。」


  「所以呢?」


  Teresa沒有馬上接話,她把煙按滅在煙灰缸裡。懶散地往椅背靠上,手指指往Newt放在桌上的電話。


  「你,每次開會都會關電話。你別跟我瞎掰甚麼忘記了,我可不吃這套。」Teresa勾起一個玩味的笑容。


  「這都被你發現了,讓你們上一年傳甚麼我跟Sonya在交往的謠言,我可沒忘記。」


  Newt低聲笑了兩聲,上一年聽到女生們在茶水間討論著甚麼他在跟Sonya交往。不是震驚,是覺得荒謬,Sonya只是他的表妹,早就名花有主。


  Teresa頓了片刻,忽然一手搶過Newt中的香煙,她把臉湊近Newt,瞇起眼打量著他,「Newt,真沒想到你這麼記仇啊。」


  距離還有五厘米,他們就要親上了,在旁人看來這肯定是對般配的情侶吧。Newt完全沒有撇開頭逃避Teresa的視線,直直注視Teresa的眼睛。


  一秒、兩秒、三秒、四秒、五秒——


  「噗哈哈哈哈,不行了不行了,為甚麼每次都輸給你啊!」Teresa控制不住她正要上揚的嘴角,一陣爆笑緊接在後,Newt隨即從她的手上拿回香煙。


  「我還是想不通到底Brenda看上你的甚麼。」


  「她是——」


  Newt的手機屏幕突然亮起,短訊的內容寫在鎖屏的通知橫額上,打斷了Teresa的話語,好奇的目光往他的手機瞟去。


  發訊人︰Tommy


  「現在20:37了,下班了嗎?要過來嗎?:P」


 


 「噢,原來是個叫Tommy的小可愛啊。」


  Newt拿起電話輸入著信息回訊,Teresa正打算借著此事挪揄Newt一番,這個念頭卻在她的目光隨著Newt拿起電話往上移時,看見Newt的表情時被打消。


  「Newt你知道你現在的表情是怎樣嗎?」


  那是遇到命中注定相遇之人才會展露的,溫柔得讓人沉醉其中的笑容。


  Teresa沒有得到來自Newt的回應,不過那則短訊已經暴露了Newt的下一個行程。她目送著Newt離開辦公室,為自己再點上一根香煙默默地等待著Brenda和客戶交涉回來。


  要變得幸福啊,Newt。


***


  冰涼的雨徐徐落下,在倫敦,雨水在狂歡,你不能叫正在狂歡的它停下,Newt走出WCKD並沒有打傘,應該說他由始之終都沒想用雨傘。倫敦的夏天在雨水的洗刷下舒緩了炎熱的窒息感,他在雨中向著Glade的方向緩緩地漫步著。


  不經意間,去Glade喝個咖啡已經成為了Newt每日行程之一,就算Thomas不發這個信息給他,他的身體也會自行引導著他往那個方向邁進。Glade裡店長所泡的咖啡的確是一流,不過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真正的目的想必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


  Thomas獨特的魅力吸引著他,整體來說,他跟其他的大學生無異,也沒有甚麼出眾的氣質。有如那場雨所引導,他們第一次的邂逅,Thomas只是在櫃檯那邊偷著懶,等待Newt享用他的食物然後趕緊下班,戴著耳機哼歌發呆的模樣再正常不過。經過了這幾天的相處,他看到了Thomas冒失的一面,他看到了Thomas開朗的一面,他看到了Thomas有點使壞的一面,使「Thomas」這一個人的形象在他腦海中更飽滿。


  把Thomas扔進人群中他未必能一眼找得出,但Newt被大雨淋濕後第一個為Newt遞上一條乾淨的毛巾肯定是Thomas。


  其實這個舉動沒有甚麼特別的意思,他間中應酬客人時,被雨淋濕了的話,那些高級餐廳專業的服務生也會做上同樣的事。要說不同的話……態度吧?相比起那些服務生一絲不苟,毫不帶感情為客人送上餐點、遞上毛巾只是他們的工作,那些高昂的服務費也不是全無道理。


  Glade不過是間咖啡店,隱匿於街道角落的一間小店,並不能和高級餐廳相提並論。店內也從來只見店主Alby和那個工讀生在店中工作。Thomas完全可以不管他的死活,本來就沒有義務做這個舉動。然而世上沒有如果,如果沒有那場雨沒有那條毛巾,他們也許還是兩條永遠不會交集的平行線。


  他推開了門,他們的軌跡開始相交、靠近。


***


  「歡迎光臨!」


  發出那條信息後,Thomas一直緊盯著手機,生怕遲了一秒回覆Newt的短訊。他下午為店裡打掃,幫客人點單時,把手機隨手扔了在員工室裡頭,使他悔惱萬分。一開始他還以為自己看錯,但發訊者那一欄清楚地寫著「Newt」,他敢用一杯咖啡打賭他的通訊錄裡沒有第二個人叫Newt。他甚至放下抹布開始質疑自己的視力有沒有問題,無論怎樣看,那明擺著是Newt發來的信息沒跑了。


  說到秋天會聯想到甚麼?他沒想到Newt問的是這麼抽象的問題,但他還是照著直覺好好地回答了Newt的問題。


  他一整個下午就在對著那條信息傻笑,惹來客人困惑的眼光。他真的不敢相信Newt會發短訊給他!那怕是沒有甚麼意義的短訊。他猶豫著要不要發條新的信息給Newt,像是吃了晚餐沒?現在在忙嗎?寫了又寫,不斷在輸入文字和刪除文字的輪迴中糾結著。他可不敢用平用在社交網絡勾搭女孩子的信息發給Newt,他還是希望在Newt面前保留一點形象。


  最終的結果就是,八點多,他始終還是發了一條信息過去。發完他就後悔了,要是他還在工作怎麼辦?會不會打擾到他?他用了將近十分鐘焦慮這件事。




  然後,Newt出現了在店門。




  Thomas沒有再掛著那副尷尬或者緊張的嘴臉等待Newt進來,但看見Newt後他的微笑卻收斂了下來。水珠從Newt的金髮上不斷滴落,街外的雨勢不大,Newt的衣裝外套上依然有著點點水漬,身上帶雨水特有的氣味,他本人並不在意,他喜歡淋著雨的感覺,這會使他的腦袋更清醒一些。Thomas跑進員工室裡拿了一條毛巾,又匆匆忙忙地跑了出來。


  一聲不吭地拿著毛巾就在Newt的頭上拭擦著那惱人的雨水。Thomas不喜歡雨,無論從甚麼意味上,徹徹底底地討厭著下雨這一回事,下雨使他煩悶,看著Newt又一次渾身濕透的模樣,他完全高興不起來,每次都這樣濕漉漉地走進店裡不但使他要再次清潔店裡的木地板,防止發霉,而且最重要的是Newt這樣很容易生病,一想到這裡,Thomas拭擦著Newt頭髮的力度又在不經意中增強。


  「Hey!Tommy你輕點,頭髮都被你拔痛了。」


  Thomas這才發現Newt向他投來一個無奈的眼神,Thomas微微一僵,這才把那隻拿著毛巾的手從Newt的頭上移開。


  他低下頭,「抱歉。」Thomas看起來就像一隻因為做錯事被主人責罰而沮喪的大型犬,使Newt習慣性地揉了揉Thomas柔軟的頭髮。


  「好了,別這樣,垂著頭我不就看不到你的臉了嗎?給我來一杯Café Viennois吧。」


  Newt看著Thomas在咖啡機旁邊為他磨咖啡豆、沖泡咖啡,事實上,有人特地為了你親自磨咖啡豆,用著那不甚純熟的手法沖泡著咖啡還挺賞心悅目的。八點半過後的Glade沒有其他客人,Alby也會開始在廚房自顧自地點算著咖啡豆和食材的庫存。




  整個Glade中,就只有他們。


  而Newt,注視著Thomas,他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動作,就只是注視著他。




  Thomas明顯感受到Newt的目光,他跟Alby學著泡咖啡也不過是兩個星期的事,因為每天的客人不多,店內大多數時間都是由Alby一個人負責咖啡和菜色。他感到自己的指尖正在顫抖著,若然他手一抖,咖啡豆便會傾瀉,他需要更加鎮定謹慎。但被人注視著用著那笨拙的手法沖泡咖啡實在是丟臉到家,重點是,那並不是別人,是Newt。


  看來他這一輩子都沒辦法能在Newt面前好好威風一把了,他甚至連頂層的奶油都擠得不漂亮。


  好吧,雖然這杯咖啡看起來是不怎麼俊俏,不過喝起來應該也不會算太差吧?Thomas小心翼翼地把這杯Café Viennois端到Newt的面前,他已經預想到Newt將要取笑他了。


  「嗯哼。」Newt低哼了一聲,捂著嘴沒有發出聲音,但他輕微抖動著的身軀出賣了他,他的確在笑。


  Thomas看著眼前這個穿著西裝的男人在憋笑,他嘆了口氣,「要笑就笑吧我才剛學著泡咖啡不久,味道是肯定不及Alby所泡的了,你先試過這杯咖啡再笑吧。」


  濃郁的咖啡香氣撲面而來,上頭卻有著歪七扭八還擠得不連貫的奶油。Newt用小勺攪拌咖啡,抿了一口。


  固然是比不上Alby所泡的咖啡,但一個初心者能做到這個地步也是差不多了。Thomas還杵在一旁等待著Newt的評語,他揉了揉鼻子,這感覺比起中學時見家長還要緊張,他決定拉開椅子坐在Newt的對面。




  Newt沒有再憋笑,他放聲地笑了起來。「Tommy你用不用緊張成這樣,不好喝我也不會懲罰你的。還是說……你想要點懲罰?」


  Thomas慌張兮兮的模樣實在太可愛了,Newt總是忍不住想要對他開點玩笑。


  「真的有那麼難喝嗎?」


  「你自己來喝一口看看不就知道了?」


  Newt把咖啡杯推到Thomas的面前,奶油和咖啡已經被融合在一起,Thomas卻對著這杯咖啡猶豫不決,他和Newt只是客人與店員的關係,他甚至不太肯定他和Newt的關係能不能稱得上朋友,他有這個資格去喝客人的咖啡嗎?喝與不喝,這次的決定權在他的手上。


  咖啡杯都快要被他瞪出一個洞來了,最終還是默默地把咖啡推回去,「我還在上班,Alby知道的話看是要對我訓話兩句了,咖啡趁熱喝吧。」


  Newt聳肩,「可惜,但這杯咖啡真的沒有你自己想像中那麼差。那下班後還提供私人接待嗎?」語畢,再品嚐了一口咖啡。


  下班……Glade像是有種魔力般,使人覺得時間流逝的速度變慢,Thomas以前也是每天都希望著可以提早下班回家。不知從何時起,他特別期待晚上8點的到來,也希望時間能被凍住,只為和眼前這個悠閒地喝著咖啡的人多一點的相處時間,想要提早下班的想法早就被那一種情愫所覆蓋,在他沒有發現之際偷偷地溜走了。


  Thomas沒有回答他的問題,他的目光卻落在了Newt的手上。兩個人沒有再繼續進行對話,任由店內的音樂播放著。


  杯子裡的咖啡已經快要見底,這意味著Newt也差不多該離開了。當Newt付完帳,準備轉身離開之際,Thomas突然想起了甚麼。


  他跑進員工室內拿了一把傘。「外面還下著雨,這把傘你拿走吧?」


  Newt有些吃驚,他伸手接過Thomas遞來雨傘,Newt的指尖卻不小心碰到了Thomas的手背,使他不自覺地僵硬了一剎那,Newt露出一個淺笑。


  「謝謝。」


  沒有一如以往的下次見,Thomas心裡不禁感到失落,不過那聲道謝卻是前所未有的溫柔。




  「我把我的傘給了他那我怎麼回家啊……」Thomas煩躁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幸好明天沒課,今天就先將就點問Alby能不能借員工室來睡一天吧……」


  為甚麼這個人總是打亂了我的步調啊可惡……



***



  天空漸漸泛起魚肚白,太陽也在探著頭。今天的倫敦,似乎有些微的不同。


  今天的倫敦,太陽沒有躲起來,萬里無雲。看起來就是不會下雨的一天,這使Thomas的心情極佳。


  公休日,由於公關就算是週末也需要工作,公休日真正的放假,難得的一天。


  Newt的工作使他需要晚睡早起,那該死的新聞剪輯更是讓要他大清早就一邊聽著BBC Radio一邊梳洗,久而久前使得Newt養成了七點起床的習慣。就算是今天是公休日,他的生理時鐘依然會在日出時把他敲醒。


  拉開窗簾,日出的微光透進屋子裡。不是灰濛濛的陰天,真是好極了。


  他隨手點開收音機,聽著英國發生著的大小事,去進行梳洗。二零一六真是糟透了的一年,不是嗎?


  翻開冰箱,裡頭幾乎是空無一物,使他苦笑起來。旁邊的咖啡機已經染上一層薄薄的灰塵,這下可頭疼了,他家裡甚至連做一個早餐的材料都沒有。他並不覺得在饑餓感的影響下,他能頭腦清晰地工作,這是他家,沒有同事能為他捎上一份外賣和咖啡。


  當下這種情況除了下街吃早餐也別無他法了吧。這個時間點,估計The Breakfast Club早已坐無虛席,他實在不想再呆站著等待入座再吃早餐,那太不符合經濟效益了,太耗時間。而他又是一個不喜歡去Pub的人,說來有點奇怪,但Pub的早上也是熱鬧哄哄的,大家閒話家常地吃著早餐,他比較希望享有一個寧靜的早上。


  有些事情,或許是巧合,又或許是注定的。他在客廳踱步時,湊巧看見那把被放左玄關旁的黑色雨傘,那個工讀生給他的那一把。


  Glade離他的家並不是太近,路程比The Breakfast Club甚至還要遠一點,不過相對地今天是公休日,位於商業公司及銀行旁邊的Glade主要客群是白領和上班族,這個時候Glade裡應該不太多人。而且大學今天也不可能有課,換言之,那個工讀生今天肯定是要去打工的。


  Newt帶上他的手提電腦和文件便出門開車前往目的地。


  Glade的玻璃窗能使人直接從內部看進去,陽光也會溜進幽地之內。Newt沒有第一時間便推門進去,今天的Glade還是有幾位女士在店內享用著他們的早餐。Thomas正在為客人們點單。


  


  Newt小心翼翼地輕輕推開店門,盡量使風鈴不發出任何聲響。


  「一份All day breakfast是嗎?請稍等片刻。」Thomas為店內唯一一個桌上還沒有擺放任何食物的客人點著單,點單後他便往廚房方向走去,完全沒有注意到Newt偷偷地進到店內的身影。


  Newt不動聲息地繞到Thomas的背後,在他正想要推開廚房的門之前掩著他的眼睛,微微在他耳邊吐息著︰「你猜猜看我是誰?」


  Thomas一直都沒有對Newt說過,他非常喜歡Newt身上那股淡淡的薄荷味,他不知道這是Newt的古龍水還是沐浴露的味道,但每次湊近Newt的時候他總是會被這股氣味吸引住。淡淡的薄荷香氣十分討喜,就像是專門為Newt度身訂造的一般,一種令人感到舒服、清新的氣息,就像Newt本人一樣。


  他可想不到還有誰會帶有這種薄荷香。況且,也只有Newt會對他做這種事吧,Newt的聲音早已烙在了Thomas的腦海裡。


  「早安啊Newt,我還真沒想到你會玩這種把戲啊。」Thomas淺笑著,轉過身來看著眼前的人。


  Newt今天沒有穿著西裝,一件白襯衫加上一件米白色的毛衣,不同於平常的正經嚴肅的感覺,Newt把襯衫的袖子往上捲更添了一份休閒的氣息。加上Newt本來就比較清秀的五官,這種穿搭更加突出了他的氣質,丟出街外說是明星估計也有人相信。


  「Tommy你真是不夠意思,這不好玩。」和Thomas的相處中,Newt能感受到一種像是中學時期的青春感,從中學畢業後便藏起來的那比較開朗的一面總是在Thomas的面前展露無遺,還能暫時拋棄掉那些工作中的煩心事。


  「Newt你先找個地方坐下吧,我還要工作呢。」


  Newt在近著窗邊的位置坐下,把他的手提電腦和文件拿出來。Glade有不少位置都帶有電源,而且圓桌很大,這也是Newt喜歡這家店的原因之一。


  Thomas走進廚房後倒是冷靜得快要嚇死了。昨天的他單單是因為Newt沒有跟他說下次見,在員工室那狹窄的床上失落了一整晚,不斷反思著到底是不是他泡的咖啡太難喝惹得Newt不滿意。不過看來這完全是杞人憂天。


  「Thomas你最近經常在神游,是發生甚麼事了嗎?」Alby把已經做好的早餐遞給Thomas拿出去給客人。


  「沒有,只是有個人令我有點在意……」


  每次Alby這樣目送Thomas這樣心不在焉地走出這個廚房他都忍不住長嘆一口氣,一次是這樣,兩次是這樣,還說有在意的人。


  「這小子,怎麼看都是情竇初開吧。」




  Thomas把食物端給客人後,正要往Newt所坐的那一桌走去。他坐在那窗邊,現在太陽已經掛在了天上,陽光灑落在Newt的金髮上,彷彿在閃耀發光,那認真地在電腦上輸入著文字的表情,迷人得耀眼。Thomas霎時間被那個坐在窗邊的人迷住,糾結於到底要不要上前打擾這般和諧美好的場面,手卻已伸進了褲袋裡面掏出手機,快拍了一張照片。


  但無論如何,Newt都是客人,他也管不上甚麼打擾不打擾了,他已經為剛才美好的場面留下了一張照片。「親愛的客人,今天想要甚麼呢?一如往常的Café Viennois?」


  「嗯……請問有沒有這個選項?」Newt的話語中笑意盎然。


  「現在沒有這個選項,不過有我親自做的早餐。」


  「雖然有點可惜,但這也挺好的,來一份你親手做的早餐和一杯Café Viennois吧。」


  Thomas轉過頭走回了廚房,他希望Newt沒有看見他泛紅的耳根。明知道是開玩笑,但他的心臟總是接受不了這樣的調笑,話裡間像是帶著甚麼暗示,他們卻又只是客人與員工的關係,他甚至連Newt是從事甚麼工作都不知道,這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使Thomas的思緒紊亂。


  早餐在Thomas思考其間不知不覺地做好了,他甚至自己都意識不到這份早餐已經完成。看上去這個早餐還挺不錯的,他自己挺滿意這次的成果。他可不想再重蹈覆轍,那個黑乎乎的司康他怕是一輩子都忘不了了。


  不斷地進進出出廚房,他每次都看到那個金髮青年正對著手提電腦努力地工作著。圓桌還放著一大堆文件還有一份今天的報紙,文件全是訂裝分類好的,Newt看起來就是那種做事井井有條的人。他把早餐放在了他的文件旁邊,偷偷地睄了一眼Newt的文件,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字,這讓Thomas想起他的大學筆記。


  他到現在都覺得Newt感覺就像是編輯或者新聞撰稿員等的文字工作者。


  放下早餐後Newt還是毫無反應,不停敲打著他的電腦,間中看一看BBC NEWS。Thomas輕輕拍了一下Newt的肩膀。


  「再不吃,早餐和咖啡就要涼了。」


  Newt的目光終於轉到了那早餐之上,「抱歉,我工作起來就不太感知到外面發生甚麼事,還好你提醒我了,不然你親手做的早餐就不能趁熱享用了。」


  今天一整天都烈日當空,店裡一直都有人來,也許只是想要在有空調的地方消消暑吧,Alby和Thomas一直都在忙碌著,間中當沒客人時,Thomas會坐在櫃檯托著腮看著Newt工作,就像是他們第一次的相遇那樣。


  他很好奇Newt是不是工作狂的類型,認真起來甚至可以廢寢忘餐那種,Newt幾乎沒有離開過那個座位和他的圓桌。


Newt慵懶地伸了一個懶腰,活動的初步構思和資料搜集總算是完成了,他看了一眼手錶,現在已經是下午六點多,強烈的空腹感來襲,他知道Thomas有間斷地在他的桌上放上一些小餅乾之類的零食好讓他不會餓到暈倒。


但是Newt始終需要進食正餐,他舒展了一下肩頸的肌肉,想著尋找Thomas的所在處卻剛好對上坐在櫃檯注視著他的視線。


  「餓了嗎?」Thomas看著Newt眼神散渙有些擔心,他是每天都做這些吃力的工作嗎?怪不得每天下班過來Glade的時候都一臉疲憊。


  「嗯。」Newt的聲音聽起來有氣無力的,著實讓Thomas十分擔心。


  「我去做沙拉給你吧。」


  不消片刻,一份沙拉和一杯咖啡就放在了Newt的桌子上,還有一顆綠蘋果。


  「這是Smoked Salmon,不知道你喜不喜歡三文魚,我就先隨便做,要是不喜歡的話我再做吧。」


  Newt搖搖頭,儘管他對三文魚沒有太大的喜好,但當下這個時候他也管不得這麼多,填飽了肚子再說。他先啃了兩口綠蘋果,酸酸甜甜的。


  然後又開始一邊在文件上進行刪改,一邊吃著那盤沙拉。


  ***


  Newt睡著了。Thomas收拾好其他客人的桌子後才發現,Newt趴在自己的電腦上睡著了。旁邊的沙拉吃完了,咖啡也喝完了,但那綠蘋果除了Newt一開始啃的兩口,根本就是原封不動,吃著東西都可以睡著真是令Thomas哭笑不得。


  他把沙拉盤、咖啡杯和那個蘋果收走,在員工室把毯子拿出來給Newt蓋上,Newt的電腦上的文件標題是活動計劃書……嗯?那麼說來Newt不是文字工作者?不管怎麼樣,Thomas看著Newt就這樣趴著,有點頭疼。


  他並不想要吵醒Newt,也不知道該不該收拾好他的東西,但就這樣任由他睡的話明天起來脖子肯定酸得要命。


  應該要把Newt搬到員工室吧?好,就這麼決定了!


  Thomas在Newt的文件上按下保存然後關掉了電腦,再把他的文件放在了Newt帶來的公事包中,輕手輕腳地抱起了Newt把他移到員工室的床去,他不肯定是不是因為工作忙碌的關係,Thomas抱起Newt時,感覺Newt比想像中要輕,怎麼想都應該是三餐不定時不定量的問題,Thomas暗自在心底裡記下了這一點。


Newt的金髮看起來十分柔軟,一定是有好好地保養過。還沒經過思考,Thomas的手已經摸上了那頭金髮,也許是Newt感覺到甚麼,他低著夢囈著。


掂量著明天的課是下午的課,Thomas搬來一張椅子,看著Newt的睡顏,是那樣毫無防備,就宛如……宛如睡美人一般,不過這應該要稱之為睡王子吧,Thomas想。


  Thomas心中湧起了一股衝動想要吻醒這個「睡王子」,但他慫了,他沒這個膽量。他還不想被Newt討厭。最終,那個吻落在了Newt的髮尾上,他虔誠地親吻著Newt的髮尾,把Newt當成易碎的寶物一般輕柔地對待。


  他拿出手機,拍下了眼前這個人毫無戒備的這個時刻,設為鎖定屏幕的圖片。  


  ——他從自己的這個舉動得知,他真的暗戀上這個人了。

自己真是遲鈍到家了。

  


  今天在這間員工室裡的小秘密只有他知道,滿足的笑在Thomas的臉上延起,就這樣坐在椅子上睡著了。


  

***



  Newt的生理時鐘又一次把他敲醒,只是他醒來時這個景象有點令他驚訝。


  他很明顯不在自己的房間,這裡也不是WCKD的辦公室。他睡著前最後的記憶大概是在Glade寫著那計劃書和那盤沙拉。他身上蓋著一塊沒見過看毛毯,公事包和手提電腦都被整齊地放在了一旁,裡面的文件也沒有缺少。


  當然,他看見了眼前這個坐在椅子上垂著頭睡著了的少年。


  他從公事包中拿出平常給活動司儀用的提示卡,寫上了「Thanks」。


  「謝謝你,Tommy。」他把Thomas搬到床上去。



  他在Thomas的額上印上蜻蜓點水般的一吻。



  Thomas在醒後把那張提示卡夾在了錢包裡。


  


  時間還在繼續流動,他們各自的秘密卻在這個時間點被按下暫停的按鈕,永遠留著。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