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S。

筆名是帝釋,港家人,史宅。歡迎來到糖尿病的世界,極地永久性居民。
不常上lof所以回覆很慢
三國本命子建和文若,唐本命是張九齡,超歡迎來談歷史或者中式茶道ヾ(゚∀゚○)ツ!

Rainy Day (Chap. 5 Parma Ham & Cheese)

Chap. 5 Parma Ham & Cheese



  今天的WCKD,像是病毒入侵,世界末日一般,簡直混亂得像一場災難。


  公休日才剛過去沒多久,失去一天的進度就跟再打一場仗沒分別,資料搜集和初步構思雖然是有了,但實行以及推廣方面還沒有著落,光是要做構思和找相關的資料,就已經用盡了一天公休日的時間,根本就不可能約出來討論,造成失去了一天討論的進度。


  時間看似十分充裕,期限還有差不多一個多月才到,但這次的是長檔期的活動,要準備的工夫比起平常一天性的活動還要多上好幾倍,辦公室依蕭是哀嚎連連,A組在哀鳴,B組在哭訴,一整天都吵得雞犬不寧,連下一層的設計部本來想要上來罵人,都被這股頹廢的氛圍所嚇倒。


  公關們已經不是一個接一個在抱怨,同時間幾把聲音在說話,連誰是誰都分不清楚。


  「我的天啊贊助商的電話打不通怎麼辦啊!」


  「為甚麼那敗家子還有新的要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有人手頭上有這次邀來的司儀的資料嗎?麻煩電郵一份給我!」


  這還不是最糟糕的,而是公司停電了。連公司的電腦和總電機都罷工了,使得場面更加混亂。


  「我的計劃書還沒保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Newt看著面前的電腦突然黑屏,心中充滿著無奈,除了把他的手提電腦拿出來繼續工作也別無他法,但剛剛所寫的進度就那樣沒了。


  Harriet率先開聲說︰「大家做到手提電腦沒電就先下班吧,看來今天是沒可能再供上電了,我去聯絡一下技術部。」


  看來明天鐵定是要加班了,但突發意外誰都控制不了。Newt的電話響起了一聲信息提示音,本來以為是Thomas所發來的信息,但發訊人那一欄卻讓他小小地失望了一下,是Minho。


  「Newt你今天要上班嗎?出去吃個飯如何?」


  假若是Thomas發來的話,他一定會不加思索答應。一般來說上午這個時間他還在辦公室中埋頭苦幹,不過既然今天公司停電,去跟Minho吃個飯聚舊也是不錯,順便還可以問他們要個廣告欄位。


  「差不多下班了,公司停電工作不了,你過來我公司旁那家餐廳吧。」


  他本來想把Minho約到Glade裡,畢竟也只是一條街的距離,可是他心中有個念頭——他不想Minho看見Thomas。Newt不想跟任何一個人分享Thomas的存在,他希望他和Thomas的相處成為被鎖在Glade裡面的秘密,他就連Teresa也不想分享Thomas這個人的事。


  Newt總是個低調的人,他每天上班都專心工作,也不會存在甚麼辦公室緋聞。他並不覺得這樣很奇怪,本來他跟Thomas的事就是私人的事,沒有這個必要到處跟別人說。總而言之,說到底,就是他的獨佔慾作祟。


  才剛上班不久就下班,Newt嘆了口氣。他把手提電腦收好,把文件收進公事包,公事包的底部放了一把黑色的摺傘,一個下雨根本不喜歡撐傘的人,公事包裡有把傘,多麼奇怪的事。




  WCKD位處於一個十分優良的地理位置,附近食肆很多,Newt出門左轉便是他約Minho的那家餐廳。走進去便看見Minho已經坐在了餐廳的一個角落的座位,瞧見Newt進來還對他揮手。


  「你真準時。」


  「你也不想想我的報社離你們公司有多近,只是你工作忙成那樣都不來找我罷了,好歹一場中學同學,你這個遜客真不夠義氣。」Minho爽朗地笑著,搭上Newt的肩膀,說著些無傷大雅的玩笑。


  兩人都各自點完餐後,Newt的口吻突然認真起來。「那麼入正題吧,找我是有甚麼事?」


  「Newt你放鬆點行不行?不就是想找你聚個舊嘛。」


  「哦?你可是從來都不會特地發短訊給我說要吃飯聚舊的,你不是喜歡打電話的嗎?你沒事的話就輪到我有事了,空一個廣告欄位給我們WCKD投個商場活動的廣告可好?」Newt雙手抱胸看著Minho。


  「你這個工作狂!出來吃個飯就別談公事了行不行!好好好,我說,我只是有點八卦你的感情狀況。」


  Newt有點頭疼,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Minho你到底甚麼時候開始這麼八卦的,是不是記者這份工作的影響。」


  「Teresa說的。」


  該死的,Teresa我還以為你是那種守口如瓶的人,真沒想到,以後有甚麼都不該跟她說。Newt是如此想道。


  「雖然你是我的好友,不過無可奉告。」Newt喝了一口咖啡,嗯,果然還是Glade的咖啡好喝千萬倍。


  Minho這就有點郁悶了,明明中學時他跟Newt是無所不談的好兄弟,現在是鬧哪樣?像是洩憤般恨恨地用叉子捲了一口意大利麵,咀嚼起來。


  Newt不得不說Minho的確是他一路以來最好的朋友,工作上也幫了不少忙,與他聊天確實是件樂事,但不代表Newt會想與他談及Thomas的事,他不肯定Minho是否能接受他的好友喜歡的是一個男性,而且Newt和Thomas現在的關係十分微妙。


  這一場早午餐在愉快的氣氛之中結束,除了Newt把所有關於「女朋友」的話題迴避掉之外,這是場愉快的交談。Minho始終覺得Newt對他隱瞞著甚麼,應該說是一直都隱瞞著。Newt不是冷漠無情的人,在他們談及工作時各自遇到的趣事,Newt也會感到有趣而笑,但卻從來未見過他像以前那樣開懷大笑。


  Newt在剛出來社會工作時有過一段極其壓抑的時期,他是知道的。現在的他,變得更加成熟可靠,可是無論對誰都帶有一分的疏離感,他也說不上來是不是那段時期所發生的事影響,他曾經試過用工作麻醉自己,儘管現在已經不會這樣做,依然遺下了像是工作狂一樣的症狀,工作起來便會忽視外界。


  要不是前幾天剛好遇到Teresa,聽她說了點關於Newt有了喜歡的人這件事,他今天根本就不會來找Newt。Teresa和Minho只是希望Newt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難得有人能讓走進Newt的心屝,能真正讓Newt在意他除了Lizzy之外他這輩子都還沒見過呢!他們倆就算是俗套點都想撮合他們,他們可經不起Newt再次變得破碎。


  「我要回家處理這場活動的文件,走了。」


  他們一踏出餐廳的店門,天空就唦的一聲下起雨來,倫敦的雨像是發脾氣般,就是要趁你在街道上時把你淋得濕透了。Minho在倫敦生活了這麼久早已習慣,他毫不在意地繼續在雨中走著,Newt卻沒有跟上來。


  Newt做了一項Minho認識了他這麼久都不會做的事——他從公事包中拿出了一把黑色的摺傘。Jesus Christ!Newt竟然撐傘了?Minho揉了揉眼睛,他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Minho認識Newt這麼久都沒有看過他撐傘,由中學開始都沒有見過,其實在倫敦撐傘的效用也不大,雨下得不久但頻繁,狂風很快就會把傘吹壞。Newt一直以來都覺得他沒有必要撐傘,他享受雨水打在他身上的感覺,而且他的公事包本來就是防水的,並不擔心文件會濕掉。他除了偶爾會穿風衣外,家裡是當真一把雨傘都沒有。


  只是他突然想到Thomas那個小笨蛋因為他被雨淋濕了有點著急又看似有點生氣的模樣,心血來潮罷了。他可沒有想過今天會遇到Thomas之類的,Minho還跟在後面,他就不去Glade了吧。


  世事就是那麼奇妙,老天爺就像是會讀心一樣,有個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廉。


  真是天意弄人。


***  



  早上回到店裡,Thomas看著門上掛著的牌子清楚地寫著「Closed」,走進廚房問Alby時,卻看見Alby背著背囊從廚房走出來的身影。


  「哦Thomas你來得正好,我今天要離開倫敦一趟,明天才回來,我準備了兩份Parma Ham & Cheese給你當午餐,今天出去跑跑步活動一下身子吧。」


  今天Glade不開店,突如其來的假期完全是意想之外,難得今天沒課,太陽也終於不再在倫敦跟人們玩捉迷藏,就像Alby所說一樣,出去跑跑步的確會是個好主意。


  他一邊戴著耳機聽著音樂,一邊在倫敦的街道上跑著。微風吹來,太陽又溫暖簡直再完美不過,Thomas享受這種在陽光下流汗的感覺。


  但Thomas總是不禁想問問老天爺,為何倫敦總是時晴時雨,他跑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左右,烏雲便遮蓋了太陽,雨又該死的開始下起來了。


  他沒有帶雨傘,他的雨傘早前給了Newt。現在他就停在這場雨中,思考著到底要不要繼續跑下去。


  跑到一半停下的感覺不太理想,他就算騎著單車回去也是要淋雨,那倒不如把今天的目標路程跑完吧。Thomas這樣想道。


  就在他在Glade的附近跑著時,他看到了對面馬路的Newt以及他身旁的男人,就是那麼的巧合,他們的視線對上了。


  真是天意弄人。


  


  紅燈亮起,對面那個正在跑步的身影除了Thomas還能是誰?


  他在淋著雨地跑著步。


  Newt心中有種惱怒正在燃燒著,更多的是,名為擔心的情感。


  跑步使身體體溫比平常高上些許,而且會使人流汗。雨水混合汗水的感覺定然不好受,讓Newt最著急的是這容易令人生病,他並不希望看見Thomas生病。


  綠燈亮起之際,Newt不等Minho反應便往Thomas的方向跑去。他撐著傘跑到Thomas的面前。


  Minho敢說,他今天第一次見到Newt對一個人這般執著,能如此牽動他的情緒的人,在對面馬路的那個人應該是第一個。或許他自己沒察覺,要改變一個人的習慣並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得到的事,再加上那是Newt。更為吃驚的是,他在意的,是一位男性。


  這似乎就能說通了為甚麼Newt一直對女朋友的話題避而不談了,因為對像根本不是女生。


  好吧,今天總算是見著了這個神秘的「意中人」。看來他也該離開了,留在這裡也只是自討沒趣,和Teresa吃個飯看來也是個不錯的選擇。Minho在雨中慢慢離去,顯然兩位當事人早已沒有把注意放在他身上。


  


  「呃……早安?」Thomas對於遇見Newt這件事可是始料未及。


  Newt的臉上沒有一如以往溫柔的笑容,眼中反而是夾雜了些生氣和擔憂的情緒。


  「早安?前幾天才讓我不要淋雨,你瞎卡的今天就在雨中跑步?你很想生病嗎?」


  Thomas反駁不了,就算是沒有傘,下著雨還去跑步是他的選擇,他不能反駁Newt的話語,唯有低頭沉默不語。


  「上車。」Newt拽著Thomas的手,拉著他走到自己的車子旁邊。


  這種狀態下,Thomas理虧是事實,他也無心與Newt爭論,於是按著Newt所說坐在了他的副駕駛座。


  Newt沒有說話,Thomas沒有說話,他沒有問Newt為何這麼生氣,他沒有問Newt要把他載到哪裡,車內除了電台主持人說話的聲音外,只剩下沉默,這讓他想起他和Newt的第一次見面。


  車子停在了一幢公寓面前,Newt應該就是住在這裡。一路上Thomas都沒敢開聲問話,生怕惹Newt更加生氣,他唯有戰戰兢兢地跟著Newt進到他的公寓中。


  公寓意外地大,看起來尚算整潔,報紙和文件卻散滿在大大小小的桌子上,他注意到旁邊的咖啡機開始逐漸鋪上灰塵。


  「你先隨便找個地方坐著,我去找毛巾給你。」


  Thomas坐在沙發上,這個情況太詭異,使他坐立不安。他不知道自己是以怎樣的身份坐在這裡,他們本來只是客人與店員的關係,現在呢?朋友?他甚至連Newt的工作是甚麼都不清楚,這樣能稱得上朋友嗎?說到底還是陌生人吧?


  Newt從浴室拿了一條毛巾,「脫掉你的衣服。」Thomas愣住了,Newt這是想幹甚麼?


  「我說脫掉你的衣服,雨水和汗水黏在身上很難受吧?」Newt的語氣放輕了一點。


  他脫掉自己的西裝外套,捲起了衣袖擦拭著Thomas的頭髮,就像Thomas之前為他做的一樣。思量了一下,還是覺得Thomas去洗個澡比較好。


  「Tommy你去洗澡順便洗個頭吧,浴室在那邊,我先把我的衣服借給你穿吧。」


  「嗯……」


***  


  Thomas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尷尬和微妙,他在Newt家裡洗澡?這件事簡直不能再奇怪了,方才Newt對他說話的口氣雖然能感受到其中的生氣,但手上為他擦著頭髮的動作卻是那樣溫柔。


  他注意到浴室裡放著一瓶薄荷味的沐浴露,讓Thomas想起Newt平常身上那股好聞的薄荷味。少年用著同一瓶的沐浴露去沖洗今天上的汗水與雨水,心中不明地泛著暗喜的感情。


  一套乾淨的衣物放在了浴室外面,Thomas自己都不明白自己這麼緊張做甚,又不是小女生,Newt這個人卻是一次又一次擾亂他的感情和思考。


  這個情竇初開的少年,有點青澀又有點懵懂。


  Newt看著Thomas穿著他的衣服,一種滿足感爬上心頭。


  他坐在文件堆之中,蔓著笑意的眼睛彎成好看的新月形「你需要我幫你吹乾頭髮還是你自己來?」


  他不懂,Thomas不懂為何Newt以這樣的方式與他相處。


  「那個,我連你的職業都不清楚,又說不上是不是你的朋友,你就這樣把我帶到你家裡沒問題嗎?」


  「噢,原來你覺得我們不是朋友啊。你是覺得我們應該說點『很高興認識你,我們成了朋友』這種公式的對話嗎?Tommy你先看著我,」Newt把Thomas一直想要躲避眼神接觸的頭轉了過來,「從我叫你Tommy的那天起他就已經是我的朋友了。你覺得不了解我也是無可厚非的,畢竟我也沒有好好地做一次自我介紹。」他從名片盒拿出一張名片遞給了Thomas。


  「我就在Glade隔壁那條街的WCKD公司上班,我是個公關,是Agency PR不要搞錯了。」


  這引起了Thomas的好奇心,他看著Newt經常對著文件和電腦,與他認知中的公關不太一樣。


  「我還以為公關都是與名人和記者喝酒應酬交涉,然後負責辦活動甚麼的。」


  Newt輕笑,不少人都有這種誤解,「的確這都是我們要負責的事情,但從來沒有像大家誤解之中那麼輕鬆。我們的工作是要維繫客戶和外界的關係,所以辦活動、宣傳和建立形象都是我們的工作,我們不是發言人,只是建議客戶應該要說甚麼。不過商業公司和政界的客戶與我所在的部門無關,我做的是要接待其他客人的Agency PR,不是公司內部In-house,我所在的部門主要是策劃活動和進行推廣。總而言之,下班時間不定時。」


  「好了,那你覺得有更了解我了嗎?」Newt饒有趣味地看著眼前這個少年。


  那個少年似懂非懂地看回看著他,他從Newt說到一半的時候就沒注意聽下去,他的注意力被那雙清澈的棕瞳奪走。Newt可真是個惡魔,那雙眼睛彷彿有魔力一般都快要把他的魂魄吸進去了。


  發現Thomas根本沒有留神在聽他的話,Newt感到好笑又好氣,拿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小男孩,你母親有沒有教過你在別人說話時走神是很不禮貌的?」Newt的話語像是責罵著Thomas,卻沒有任何生氣的意味。


  「抱歉。」


  Newt狠狠地蹂躪了一把Thomas那還沒乾透的頭髮「你這是道甚麼歉啊?開個玩笑罷了。」Newt起身去拿吹風機。


  他站在Thomas的背後慢慢地把他的那把棕髮吹乾,這是段靜謐美好的時光,任憑誰都不能打擾。


  「好了,吹好了。」


  Thomas正想向Newt道謝,但他的肚子就在這個時候響起不合時的聲音,他自己都沒想起他一直都在跑步,然後就被抓上來Newt的家裡,連午餐都還沒吃。他怎麼又一次在Newt面前丟臉了?


  「噗——」Newt看著Thomas困窘的表情實在忍不住笑了一聲,這個少年真是越來越讓他感到有趣了。


  「餓了嗎?」


  「Alby今天走之前有留下三文治給我。」Thomas掏出Alby今早給他的那份Parma Ham & Cheese。


  「噢,那還真是遺憾啊,本來還想做個午餐給你。」


  窗外的雨停了,Thomas手上的動作也停了。


  「呃……今天傍晚……不,下午有課,我該走了……」Thomas支支吾吾地說著。


  ——這是騙人的,他明明今天根本就沒有課。


  他不能再在這房子裡單獨和Newt相處了,一種異樣的情感油然而生,Newt的一言一行不斷地引導著Thomas走向失控的邊緣。這不行,至少現在還不是時候,他還沒有這個勇氣,他害怕和Newt的關係就這樣毀於一旦。最佳的解決辦法是逃避這個曖昧的現場。


  「再見。」Thomas匆促地離開公寓。


  而玄關旁邊放著的黑色摺傘依然被它的主人給遺忘了。


  Newt拿起那把傘把玩了一陣子。


  「嗯哼,你是想要逃避面對,還是真的冒失得讓人操心呢?我的Little Tommy。」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