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S。

筆名是帝釋,港家人,史宅。歡迎來到糖尿病的世界,極地永久性居民。
不常上lof所以回覆很慢
三國本命子建和文若,唐本命是張九齡,超歡迎來談歷史或者中式茶道ヾ(゚∀゚○)ツ!

Rainy Day (Chap. 6 B.L.T.)

Chap. 6 B.L.T.



  Jeff在遠處看到Thomas便在走廊上對他大喊︰「Paige教授讓我問你有沒有收到她的短訊,你們科系今天要做實驗。」


  這下可慘了,這幾天又是在Glade打工,又是要趕論文的,Thomas一直都把手機調成飛行模式完全沒有留意到教授的信息,一打開手機的信箱果然看到。


  「星期五,細胞實驗,記得做好記錄工作,實驗報告我給分不會手下留情的。-Dr.Paige」


  他連實驗袍都沒有帶,這下可完蛋了。等等!還有Jeff可以幫到他!Thomas回喊正要離開的Jeff︰「Jeff你們藥劑系今天沒有實驗要做吧?實驗袍和護目鏡可以借一下嗎?拜託!」他雙手合十拜託著Jeff。


  Jeff只好無奈地從走廊的盡頭就回來。「你夠幸運,我們的實驗剛結束,我要回去補眠了。用完之後讓Frypan帶回宿舍吧。」他打著呵欠把袍子和護目鏡遞給了Thomas便踏著緩慢的步伐走回宿舍。


  「謝啦Jeff!」Thomas對Jeff離開的背影道謝,Jeff沒有回頭地舉起手揮了揮跟Thomas道別。Thomas看著手機上顯示的時間,距離實驗開始的時間還有10分鐘,他從演講廳這邊的教學樓奔跑到了實驗室所在的教學樓。他不得不慶幸起自己一直有訓練跑步,Dr.Paige的課可是容不得一丁點的遲到和失誤,否則這門就肯定要被當了。Thomas還想畢業啊別鬧了。


  「WOW,Thomas我還以為你不來今天的實驗了。」Frypan一如以往地勾著他的脖子與他打趣道。


  Thomas都快要被Frypan勒得喘不過氣了。「咳咳……Frypan你……你放手啊天殺的。還說,你連今天有實驗都不告訴我,還是朋友嗎?要不是剛好碰上Jeff下課提醒我看短訊,我這一門細胞生物學就當定了。」


  「我這不是體諒你最近又要趕論文又要打工嘛,反正找你也肯定是開飛行模式電話打不通。」


  響亮的高跟鞋行走聲越來越近,想都不用想肯定是Dr.Paige已經到了,分針剛好指正三十分,Dr,Paige果然一向準時。


  「相信你們都知道這次的實驗要做甚麼了,那麼請各位先生女士們記錄好你的實驗,把實驗報告做好,然後在期限之前提交到學校的網站,反正你們也知道要提交到哪裡去了,那就麻煩你們準時完成你們的報告,我對於不守時的人從來都不心軟的。」


  Thomas後悔為甚麼他選擇了Dr.Paige的課,無可否認她的知識量是這所大學生物系中最豐富的教授。可她的評分準則可真不是每個人都能理解,她的要求真是高得離譜。說是這樣說,Thomas依然要開始戴起手套,開始對著面前的培養皿苦惱起來。


  聽說這次的實驗是和隔壁藥劑系的實驗聯動,他們主要要做的是觀察,不過始終要把前置工作先完成,Thomas不能再如同上課時一樣打混了,只要溫度偏差了一度也足以令他的報告致命。他甩了甩頭試著把腦海中的雜念甩走,盡量不去思考關於那個金髮青年的事,他必須把專注力放在眼前的培養皿上。


  ——可是他真的好想聽聽Newt的聲音。


  ***


  活動將至,各方面的聯絡和推廣都很順利。不論是邀請回來的司儀、贊助商還是客戶本身都十分合作,使得公關們的工作負擔略微減輕一分。


  Newt自Thomas離開他家裡的那天起,就沒有再收到過來自Thomas的短訊,他也為活動的事忙得不可開交,沒有到Glade裡去。他不清楚到底是Thomas太過忙碌還是故意不聯繫他,他又沒有時間騰出空來給他發短訊,光是回覆客戶的電話和電郵就已經令他忙得走不開。


  好不容易終於閒下來半天,要是不去Glade見見那個少年這可說不過去。


  WCKD和Glade之間相隔的那條街道變得萬分熟悉,Newt的身體已經記住了往Glade走去,那短短5分鐘,看似普通又有點特別的路程。


  「歡迎光臨。」


  店內只見Alby,四處都沒有那個少年的蹤影。看到Newt的到來,Alby率先問道︰「是找Thomas嗎?他學校有課所以今天跟我請了假。」


  Alby打量著眼前這個穿著西裝的金髮青年,儘管他在店內時通常都是在廚房工作著,但Thomas那小子還真以為他甚麼都不知道,光是看他那副心不在焉的樣子,怎麼想都是戀愛了吧,想來應該就是面前這個青年吧?


  金髮青年拉開椅子坐下來︰「好吧,那請給我一杯Café Viennois。」


  哦?這可有趣了。原來是那天把Thomas載回家的那位先生啊。


  Glade播著一如往常的古典樂,依舊有幾位客人坐在店內,看似沒有甚麼不同,卻又總是缺少了點甚麼——那個工讀生今天不在這裡。


  Alby端來了咖啡,熱騰騰的咖啡冒著往上升起的白煙,咖啡香氣依然濃郁。Newt抿了一口,Alby所泡的咖啡果然是一流,要是前陣子的Newt絕對會愛死了這杯咖啡,但他的腦海中竟不斷浮現出那個工讀生為他泡的那杯咖啡。


  真是糟透了。Newt的臉上不禁泛起微笑。到底是甚麼時候開始他的心就被那個少年拐走的?連面前這杯一流的咖啡都比不上那個少年笨拙地沖泡著的咖啡?


  他拿出手機寫了一條短訊給Thomas。


  ***


  Thomas看著計時器,又看了看培養皿,長長地歎了口氣。做這種實驗要的時間也太長了吧,簡直是要把人逼瘋。Frypan在旁邊設置著顯微鏡的倍數,卻見到離實驗桌甚遠Thomas的電話屏幕亮起並震動了一下。


  「你有一條新信息。」


  Frypan看著Thomas的電話鎖定屏幕卻疑惑了起來,這分明就是一個男性的睡顏吧?Thomas這是哪來的圖片?他有在追星甚麼的嗎?


  「HEY!Thomas!有人發短訊給你啊!」


  Thomas看了一眼秒錶,還有三分鐘。Newt最近應該都在忙著工作的事,這幾天以來他都沒有收到過來自Newt的信息,連Glade都沒來,所以他並沒有太在意Frypan所說的信息。


  「應該是提醒我交電話費吧,別管那個了你顯微鏡調好了沒?」


  「那你鎖屏的圖片是誰啊?」


  那是屬於Thomas的秘密,他壓根就沒想跟別人講,不過Frypan注意到的話也只好蒙混過去。


  「網上隨便抓的明星圖片。」


  Frypan投以一記意味深長的眼神,的確鎖屏裡的那個人挺好看的,但無論從拍攝角度還是地點看來,這都不是網上隨便抓得到的圖片。


  「你有一條新信息。」


  「Thomas你真的不去看一眼你的手機嗎?這都第二條短訊了,英國的電訊公司效率哪有這麼高,我都沒被催過要交話費。」


  Thomas搖頭,他可不想因為看個短訊而不小心把時間控制那部份搞砸了。兩個人全程各自都看著秒錶和顯微鏡聊著些有的沒的,無關痛癢的事,第一個培養皿的定點觀察時間終於到了,記錄好之後又要再等十五分鐘,真是煎熬。


  電話在桌子上的震動聲再次響起。「Thomas你確定你真的不用看一下?說不定是有急事找你吧?」


  Thomas手中繼續握著秒錶走到他的電話旁,看看是誰發來的信息……


  ——發訊人Newt(3)


  Thomas把秒錶扔給了Frypan,脫下手套抓起電話便往實驗室門外跑。


  「HEY!Thomas!」Frypan就那樣拿著Thomas扔來的秒錶,傻傻地站著。FUCK!Thomas這是交了女朋友???不對,看那個鎖屏,應該是男朋友吧?真是自作孽啊早知道就不叫Thomas去看手機了,那個混帳怎麼扔下東西就跑了!!!


  必須好好地敲詐Thomas一頓飯才行。Frypna在心底裡暗自打著算盤。


  「在上課?」


  「今天會來Glade嗎?」


  「你讀的是哪一所大學?」


  Thomas沒有想到Newt會給他發短訊,他內心可謂是有點小激動。他證在實驗室的門外思考著到底回覆甚麼給Newt,不斷地輸入又刪去,Thomas總是沒能理智應對所有關於那個人的事,他甚至覺得他的論文都比這短句容易寫。


  思量了許久最終還是只回答了Newt所問的問題,沒有多加其他情感,他按下發送後不夠兩秒便收到了新信息。


  「閣下餘額不足,短訊未能成功發送。」


  Thomas垂頭喪氣地在實驗室的門外蹲了下來。沒有第一時間看到他的短訊也就算了,連他的手機都像是要跟他作對一般,搞個老半天結果連個短訊都發不出去,他做人真失敗啊。


  Frypan看著Thomas面如死灰走回實驗室著實嚇了一跳,這是被甩了???


  他沉默不語地戴回手套,對著培養皿發呆,Frypan把秒錶遞回去給他。他沒有伸手接過,只是呆呆地看著那個培養皿。他就那樣呆坐著,直到Frypan把最後一次的觀察都做好了他還是維持著那樣呆坐著。


  「Thomas!醒醒!實驗記錄我都做好了你是不是該請我吃頓飯啊!!!」Frypan使勁地搖晃著Thomas的肩膀,雖然他依然像是三魂丟了七魄一樣,目光呆滯眼神已死,但聽到Frypan的話,幫忙收拾好實驗的器具,準備往外走。


  「喂你的護目鏡和手套——」Frypan都還沒喊完,Thomas就已經逕自離開了實驗室,剩下Frypan一個人。


  Frypan本來就不擅長跑步,好不容易從實驗室出來追上Thomas,開始上氣不接下氣地說著︰「Thomas……你……說好的一頓飯呢!食堂……在那邊。」他指著Thomas所走的相反方向。


  「啊,Frypan?抱歉剛剛在想其他事,去食堂吃飯是嗎?」Thomas發現自己身上還穿著實驗袍,他把手套和護目鏡脫下來。


  Frypan用手撐著膝蓋,大口喘氣,有氣無力地點了點頭,他都沒好氣吐槽Thomas了。


  ***


  花了不少工夫終於到了食堂,Frypan真的憋不住了,他都幫Thomas完成實驗記錄了,他的好奇心不被滿足一下他可不服氣。


  「誰發來的短訊啊?」


  「推廣公司罷了。」Thomas心虛地灌了一大口可樂。


  「少來,最好是接到了推廣公司的短訊會一整個人頹廢地回來,你這個混帳要我一個人做完這個實驗,有沒有人性啊?」


  「我就開門見山地問了,你是不是喜歡你鎖屏上的那個人啊?我可沒想到你喜歡這種類型啊。」Frypan調侃道。


  Thomas一整口可樂噴了出來,有不少可樂濺到了Frypan的衣服上,而且還被可樂嗆到了,用力地咳嗽了幾聲。


  「咳咳……咳……咳咳咳咳……那可是個男人啊???我不是說了那是隨便抓的明星圖片嗎!」


  Frypan不以為然地繼續啃著飯,反正衣服剛剛早就弄髒了。「是男人又怎樣,沒甚麼好奇怪的吧。在英國,Gay的帥哥多到你數不完,要哥帶你到Gay吧見識見識嗎?話說誰能這麼近距離偷拍到明星睡覺啊,編謊話也編得好一點行不行。」


  「他——」Thomas的話語都還沒說出口,他朝思暮想的聲音卻在耳邊響起。


  


  ***


  


  Newt坐在Glade裡看著文件,發送出去的短訊像是石沉大海一樣,完全沒有回覆。


  也許他正在認真上課?Newt握著鋼筆的手不太穩,寫出來的字反映了他的心境不太平靜。他不習慣。


  他不習慣坐在Glade裡沒有Thomas的說話聲,如果他在上課的話,打電話給他肯定不是一個好的決定,於是他又再寫了一條信息給他,繼續坐在這家咖啡店裡做著一些文件性質的工作。


  Newt很少有這麼焦躁的情緒,歸根究底,就是那個少年完全沒有回覆他的錯。前幾天他也不是沒有試著打電話給Thomas,他不停地奔波忙碌之中抽空打了一個電話過去,得到的卻是機械女聲的提醒以及一陣忙音。


  本來就已經忙得焦頭爛額,再加上一直聯繫不上Thomas,他的心情自然好不到哪裡去。Thomas不知不覺間已經融入他生活中的一部份,和他的相處就像是一杯水那樣,是那樣的自然、平淡,可是仔細品嚐起來又有絲絲甜味,總是為他的生活帶來了樂趣。


  三年的年齡差不算甚麼,奇妙的是Thomas看起來就是……就是未經世事的小處男,他比起大學生,更像一個高中生。


  Newt可沒忘記早些天Thomas那蹩腳的調戲方式,間中因為Newt的話而使耳根泛紅的Thomas,帶著一種不知名的魅力吸引著Newt,為他每日枯燥的辦公室生活和工作添上了色彩斑斕的一筆。


  不管怎樣,Newt認為自己早已離不開存在著Thomas的生活,Newt從來都不會放過他已經認定了的目標。


  但現在還不是時候,他一點都不想嚇著Thomas,功虧一簣可不好玩,他挺享受現在這種曖昧的氛圍的。


  Teresa是這樣形容他的︰「你可真是個引誘著人墮入甜蜜陷阱,再把靈魂收割走的惡魔啊。」


  惡魔嘛,最享受當然是一步一步引導著獵物自己走進陷阱之中,讓他這輩子都離不開自己啦。


  咖啡微涼,他把最後一口咖啡享用完畢後便結帳離開,在他推動店門搖響風鈴前,Alby說︰「如果你要找Thomas的話,可以試著去JDU找找,他在那裡上學。」


  JDU嗎……?那所專攻理科學系的大學?喲,看不出來Thomas還是個理科生嘛。


  


  「午安啊Tommy。」


  所以,如你所見,Newt現在站在JDU的主食堂,饒有興趣地想要聽下去,Thomas到底想要說甚麼。後者卻被Newt突然出現在這裡嚇得把剛打算吞下去的漢堡卡在喉嚨。


  「咳咳咳咳……咳咳咳……Newt你怎麼會在這裡?」Thomas感覺他快要被那份B.L.T漢堡噎死了,就不該買這個該死的漢堡,嗆得他生理性眼淚都給泛出來了。


  Newt輕拍著Thomas的背脊試著讓他舒緩一些。「不知道誰今天有課要上不去打工,又不回覆短訊,於是有個友善的店長把那個人讀哪間學校告訴了我讓我來尋仇囉。」


  Newt發現Thomas旁邊還坐著一位同學,Frypan微微地點了點頭然後對Newt做了個自我介紹。「你好,我是這傢伙的同學Frypan。」他伸出手和Newt握手。


  「你好,我是Newt,是Tommy的朋友。」他拿出一張名片遞給了Frypan。


  聽見Newt說是他的朋友,一陣不知從何打來的失落在心裡喧囂著。不對,他和Newt的確是朋友關係,他到底在自個勁失落甚麼?


  


  或許是想要比起朋友更高的關係吧。


  


  「所以,你們在談甚麼?」


  「在說Thomas是不是喜——」Thomas連忙捂著Frypan的嘴,他要是再遲一步恐怕他在Newt心中的形象就完蛋了。他一手拿上掛在椅背的大袍,一手拉著Newt往食堂外走「難得你來到JDU,我帶你四處逛逛吧。」


  裝作沒有聽到Frypan在身後大喊「說好的請客呢你這個混帳!」


  他拉著Newt的手腕走出食堂外,Newt能感受到他的掌心正在出汗,惹得Newt低笑兩聲。到底是要不要那麼緊張啊Tommy?


  走到半路,碰巧遇見Dr.Paige以狐疑的眼神看著Thomas拉著Newt的手,開聲問道︰「Mr.Thomas你的實驗做好了嗎?」


  「都記錄好了,教授。」聽到Dr.Paige的問話Thomas真是出了一身冷汗,他這個時刻真的要感謝Jeff提醒他要做實驗,還要感謝Frypan幫他做好記錄了,不然他肯定又要花費一個下午重新在實驗室再做一次。


  走到教學樓外,JDU校內的樹葉漸漸泛黃提醒著他們這已是初秋,從手心傳來的體溫提醒著他們還在「牽手」。


  「你沒回我信息的原因是在做實驗?」Newt挑眉,他拿出手機在Thomas面前展示那沒有新回信的收件箱。


  「一半吧……主要是我手機這個月還沒有充話費,短訊發不出去……」Thomas低著頭,生怕Newt因為他沒有回信而生氣。


  卻沒有聽到想像中的責罵聲,反倒是一陣陣的笑聲在耳邊響起。


  「我還擔心你怎麼了,原來是沒充話費啊哈哈哈哈哈。」Newt用手指戳了一下Thomas的髮旋,他真是越看越像以前在蘇格蘭老家養的拉布拉多了。「那之前那段時間怎麼不聽電話?別跟我說又是話費沒了。」


  「前陣子在寫論文,我習慣寫論文時為了不被幹擾而開飛行模式。」


  看著教學樓簡潔的白色外牆和玻璃門上的迷宮圖樣,有那麼點像Newt之前所就讀的大學。「這個迷宮圖樣……」


  Thomas跟著Newt的目光看向那玻璃門上的圖樣,「你也覺得這個是創辦人的惡趣味嗎?整個JDU就只有兩座教學樓的正門有這個圖樣,也不曉得是有甚麼含義。」


  「話說沒想到你還是個理科生啊,讀的是甚麼學系?」


  「生物系,剛剛做的是細胞實驗。那你呢?」


  「以前讀WBU的傳理及公共關係,我們教學樓的其中一層也有一個類似的迷宮圖樣,完全想不通是甚麼意思,不過聽說這兩間大學的校長有聯繫,可能就真的是他們惡趣味集成體吧。」Newt聳肩「噢,不過那一層樓的確很容易不知道自己走到哪,奇怪的建築構造,也是挺像迷宮的。」他補充道。


  他們在校園之中散步,JDU開的都是理工學系,女生比較少,走在路上見到的大部份都是男生,甚至還有一些同性戀人,那Thomas和Newt從外人眼中又像不像他們的一份子?


  Thomas注意到他還拉著Newt的手腕,略帶尷尬地放開了。看手上有向Jeff借來的白袍才想起他剛剛忘了讓Frypan把實驗用品還給Jeff,只好親自走一趟了。


  


  「我能問一下你為甚麼來JDU找我嗎……?」Thomas以遲疑的語氣問著。


  「尋仇吧?那個誰不回我短訊,生氣啊。」Newt擺出一副認真思考的模樣,語氣卻不太正經。


  


  Newt輕拍了一下Thomas的頭,以極其微小的聲量補充著︰「只是想要見見你,聽聽你的聲音。」


  


  Thomas不是上帝,理所當然地沒聽到這句話,只聽到Newt說︰「有機會我也帶你去我以前的大學走走吧。」


  「好,那我要去把袍子還給別人了,明天Glade見吧。」


「明天見。」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