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S。

筆名是帝釋,港家人,史宅。歡迎來到糖尿病的世界,極地永久性居民。
不常上lof所以回覆很慢
三國本命子建和文若,唐本命是張九齡,超歡迎來談歷史或者中式茶道ヾ(゚∀゚○)ツ!

Rainy Day (Chap. 7 Cappuccino)

Chap. 7 Cappuccino


  昨天的那句「明天見」在今天能兌換到甚麼?恭喜你,你中大獎了,你換到了一個糟糕至極的天氣和撐著傘在你家樓下站著的金髮青年。


  震耳欲聾的雷聲把Newt吵醒,他本來就是比較淺眠的人,他看了一眼時鐘,天都還沒亮,五點而已。他醒了就很難再睡下去,失眠這個問題困擾了他很久。


  他的公寓裡空蕩蕩的,除了窗外不間斷的雨聲以及間中的打雷聲之外,這裡一片寧靜。Newt房間裡的是張雙人床,他也不知道購置傢俱時的自己是怎麼想的,或許只是被店員慫恿而一時鬼迷心竅便買下了對他而言根本大得過份的雙人床,明明他一直以來都是一個人睡的,他甚至連邀請朋友到家裡作客這件事都沒有做過,Minho啊、Teresa啊都沒到過Newt的家裡。


  ——Thomas是第一個,也或許是最後一個。


  Newt並不喜歡自己的私人空間被別人侵犯,Thomas就像一個正常程式中混進去的病毒,他在這個名為Newt的程序中不斷佔據著更多的位置並擴散開去。Newt從來都不是一個樂觀的人,可說是比較傾向悲觀主義者,他也曾膽怯,也曾絕望,也曾站在這座大廈的最高層,只是這份膽怯救了他一命,他踏不出那一步。他的妹妹Lizzy和表妹Sonya都比他勇敢,對他而言,這兩位女性是他的救贖。


  英國人大多數都不覺得喜歡同樣性別的人是一個問題,Newt的父母不覺得,Newt身邊的親友不覺得,但他自己覺得。他承認自己是個懦夫,從來都沒敢告訴任何人,直到現在也是。知情的,就只有Sonya和Teresa,她們是自己察覺到的,或許再加上一個Minho?Newt沒有對這件事否認。


  Sonya知道這件事時,滔滔不絕地跟她說著她和Harriet是怎樣墜入愛河的。


  她說,這是一見鍾情。


  她說,Harriet就像一個真正的王子一樣,關心她保護她。


  她說,或許你也能當好遇上那個對的人,陷入這個一見鍾情的魔咒之中。


  世界上哪有這麼多一見鍾情,Newt當時沒忍心打撃Sonya,但她和Harriet的經歷也確實是他的救贖,帶給了他希望。起碼他不再對自己的性向感到絕望。


  人們都說女性的直覺很準,Sonya的話就像是預言一樣應驗在他的身上。倫敦的下雨天,上帝給他帶來了一個Thomas。看似平凡的他,卻總能打開Newt心中那道閘,這到底是甚麼神奇的力量?


  Sonya還說了,不論發生甚麼事,我都在這裡。


  那句話,Newt聽不出有任何愛情的成份在內,或許她早就把所有有關愛情的情感都分給了Harriet吧。她的那句話卻是為他注射了一枝強心針,在Newt和Lizzy離開蘇格蘭分別前往倫敦和曼徹斯特時,Lizzy也曾說過「有甚麼事就打個電話給我,我就算翹課也會馬上奔到倫敦去找你的。」


  她們的話讓當時的Newt流下了眼淚,他覺得自己真是沒用啊,居然要讓兩個比他還要小兩歲的女性安慰、支持。她們把這個脆弱得不堪一撃的Newt修補好,這才有了現在的他。


  Newt希望談一次一生人只有一次的的戀愛。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比起轟轟烈烈,他更想這段感情細水長流。他覺得自己承受不了過了24年,終於遇上的那個人離他而去,所以他一直不希望這麼著急和Thomas訂立關係,他怕嚇著Thomas,亦想要更加了解他。


  雖然一直這樣調戲小男生的行為好像挺惡劣的,但看著Thomas那不知該如何應對的慌張表情事實上也是挺有樂趣的。


  他失眠的原因之一是他很常做惡夢。他一次又一次地夢到自己在一個大型迷宮裡走不出去,Lizzy也不在他的身邊,這個夢往往以Newt站在這個大型迷宮中的一堵牆中結束,每到這裡他就會驚醒。他甚至有一段時間不想睡覺,不想面對那個夢,用工作不斷麻醉自己。


  自從Thomas出現在他生活中之後,那個夢起了些微的變化,同樣的迷宮,不一樣的結局。


  結局就是一個像是Thomas的身影帶領著他走出迷宮,真是有夠俗套的結局,不過,Newt很滿意這個俗套的結局。


  Newt梳洗好之後走到他那快要封塵的咖啡機旁邊為自己泡了一杯咖啡,文件和其他雜七雜八的東西散落在客廳中,要不是他還要賺錢養活自己,他真的很想罷工。


  再好的咖啡也比不上Thomas那一杯吧?Newt覺得自己的心真是完全被Thomas這個人攻陷了啊。


  玄關旁的那把傘和外面的雨提醒了他,他應該要出門了。


  他可不想那個會在雨中跑步的遜客生病。


  


  按照Newt的猜想,他現在手中的那把傘大概就是Thomas的唯一一把傘了,不然那個少年估計也不會在雨中跑步。Newt的家中也沒有傘,他一直都是開車上班的,有沒有傘對他來說根本就沒差。不過既然Thomas今天沒有課的話他可能還是得冒雨到Glade打工吧。抱著自己淋濕可以,對方淋濕不行的想法,金髮青年撐著傘站在了那個棕髮少年的樓下。


  當Thomas睡眼惺忪拉開窗簾的時候,突如其來的雷響著實讓他嚇了一跳,儘管他沒有期待老天爺會給他甚麼好面色,但大雨下得連比較遠的屋子都看不太清,雖然還沒有到水浸的程度,但估計走在路上怎樣都避不開全身濕透的命運。不管怎樣都還是得到Alby那裡報到,該打工還是打工的,唉,房租啊……只是他好像有點睡懵了,在他樓下好像有一個熟悉的身影撐著熟悉的傘站著?


  他甩了甩頭,試著把睡意甩到九霄雲外,不過在附近街口泊著的那輛車,分明就屬於Newt的。有點受寵若驚的少年迷迷糊糊地衝進了浴室洗了面刷了牙,髮型……呃,隨便吧反正平常都沒在管的,下著大雨肯定會淋濕,髮型不值一提。


  匆忙地隨手套上一件不起眼的T-shirt和普通的牛仔褲,穿上帆布鞋,背起他的背包就衝出門了。


  只見Thomas從公寓二樓跑著下來,停在了Newt的面前盯著他,突然又低著頭擺起沉思的模樣︰「我到底醒了沒有……」


  Newt反而饒有趣味地在他的面前晃了兩下手「該醒了小男孩,你不是還要到Glade那邊打工?」Thomas的頭髮似乎睡醒後沒有梳理,髮尾總是俏皮地微微翹起,要不是他一手拿著傘,一手拿著公事包,他肯定會狠狠地蹂躪一番Thomas那頭棕髮。


  Thomas的單人傘要完美地覆蓋兩個成年男性似乎有點困難,Newt的車雖說只是泊在兩個街口之外,但始終也是有一定的路程。


  他其實有注意到,Newt的傘是一直向他這邊傾斜著,他的那件西裝外套有一半都已經濕透了。


  「你的外套……」


  「畢竟這裡是倫敦,我也習慣淋雨了,你才是不習慣那個吧?你別淋到雨感冒就好,別太在意我。」Newt漫不經心地說著,彷若外套沒有被雨水淋濕一樣。


  「上車。」


  只是兩個街口的距離,一點也不遠,短暫的共傘時光就這樣毫無預警地結束了。


  


  Thomas先行下車到走到廚房的後門進店幫Alby處理開店的事


  今天的Glade依然沒有甚麼特別,一樣的店長,一樣的店員,倒是窗外的老天爺使盡勁在發脾氣,一道又一道白光閃爍,那來來勢洶洶的雨看起來一時三刻是沒打算停了。


  Glade很少出現客滿的情況,一直以來Newt都是坐在第一次到Glade時的那張圓桌,靠著窗邊那張一塵不染的圓桌,雲石的桌面乾淨得反光,這會是誰做的好事呢?就算沒人說出口他也知道,那個人就默認這是他的座位了吧。


  不過今天的圓桌上放了一杯熱巧克力和一份精緻的草莓蛋糕——這個位置有人坐囉。是個留著一頭利落的短髮的女生,和Newt一樣的金髮,綠色的眼睛襯托著她精緻的五官,是一位漂亮的女士。不過就是有點眼熟,倒又想不起在哪裡見過面。


  Newt本能地往那張圓桌走的步伐微微一頓,不同桌子罷了,沒甚麼好計較的。走到吧檯那邊,那裡是Alby主宰的天地。


  「早安,一樣還是要Café Viennois嗎?」


  「今天就給我來一杯Cappuccino吧,還有一份早餐。」


  Alby隨便往廚房一喊︰「Thomas,一份早餐。」便繼續埋頭苦幹把篩選要用的咖啡豆。


  Glade裡悠揚的古典樂聲蓋不住雷聲,還有Alby在磨豆機研磨著咖啡豆的聲音,兩個年紀相約的男士在這個百無聊賴的時光有一句沒一句地搭著話,這裡不是Starbucks,不過是間小店而已。


  「這年頭很少人把con panna叫Café Viennois了吧?怎麼會用這個稱呼?」


  「不曉得,家人一直以來都喝這種咖啡,久而久之也就這麼叫了。」Newt趁著這個空檔把要和客戶簽的合約再檢查一次,他不喜歡工作的事情上出現甚麼漏洞。


  咖啡豆的香氣在Glade彌漫著,Alby對此十分滿意,不枉他離開倫敦親自去採購。「上次說到你是做PR的吧?一切都處理得還好嗎?」稍帶距離感的對話在英國永遠都不會出差池的,況且他跟Newt事實上也沒有那麼熟。


  「除了下班不定時和客人很麻煩之外,我想還好。我比較想知道店主你是怎麼定下Glade這種跟店內風格完全不同的店名。」


  「叫Alby就好。」他向他伸出了手,「Newt。」順理成章地,握手。「Glade是上一手在這裡的店的名字,是個老朋友,他說不想做咖啡店了,我就接手了,這個內部的風格倒是隨意裝潢的而已。」


  「你是怎麼看上那一小子的?」Alby的右手仍然操作著磨豆機,左手往廚房的方向指去。Newt瞇起眼,大概也只有本人沒有察覺到吧,好吧,他連他遲鈍這一點也喜歡,說到底只是兩個人都沒有戳穿那層紙,旁人看著煩罷了。


  Newt把合約收回公事包,看著廚房那門的方向。「他嘛……單純。」


  一陣爽朗的笑聲在Newt的耳邊響起,「就是蠢,還遲鈍。他的自信和勇氣倒是值得加獎的,不然也不會請他來當兼職,有個店員可以在店裡幫幫忙我也比較輕鬆。」


  不經意間那杯Cappuccino的香味已經在店內四處亂竄,最後,在咖啡的奶泡上拉出葉子的花紋。「你的Cappuccino。我去把Thomas那小子揪出來,怎麼處置他就是你的事了。」


  「謝啦。」Alby邁進廚房沒多久之後Thomas就端著早餐從廚房裡走了出來,嘴巴還一直嘟嚷著甚麼。


  「怎麼,不樂意我在這裡吃早餐?」


  「那張桌子……」Thomas的眼神移到Newt平時所坐的那個座位,一位漂亮的女士在這個風雨交加的早上享用著她的蛋糕,沒有甚麼不對,那張椅子沒有寫上Newt的名字,自然也是其他客人也可以坐的地方。Newt都不介意,Thomas也不知道自己介意甚麼,或者是不習慣吧。


  


  他不習慣一如往常的那個位置被別人取代。


  


  那個金髮的上班族只是繼續享用著他的早餐,沒有多說一句話,沒有評論那個座位的事。Thomas只好心底裡悻悻然走回收銀的櫃檯。


  Newt攪拌著那杯Cappuccino,少量的奶泡溶進咖啡之中,上面的葉子早就消失了,他小抿了一口,咖啡的苦澀味不重,香醇的味道從味蕾擴散開去,苦澀過後又從喉嚨回甘,果然好的咖啡豆在好的咖啡師手中才能發揮最佳的風味。


  喝咖啡的同時他能感受到Thomas投來那熱切的視線,最初他並沒有太在意。但他的注視似乎和平常有些不同?平常的Thomas會看著他的眼睛,或者他的手。


  不過今天的目光似乎是落在……他的唇上?


  那個青年沒有說話,只是坐在櫃檯那邊看著他,眼中的笑意卻是完全蓋不住。


  Newt最後還是忍不出問出口︰「Tommy,怎麼了?」


  Thomas的嘴角揚起一個好看的弧度,從收銀櫃檯那邊走到Newt的吧檯旁邊,他依然沒有說話,直直注視著Newt,突然開始大笑起來。Newt的嘴角因為這杯Cappuccino而沾上了奶泡,穿著西裝的他看上去總是帶著幾分的成熟,那黏在嘴角上的奶泡卻更使Newt添了一分青春的傻氣,意外地毫無違和。


  「親愛的客人,你的嘴角上沾上奶泡了。」Thomas伸手為Newt拭去那嘴角上的奶泡。


  這小子倒是有點得寸進尺了是吧。店裡只有那個女生,還有在廚房的Alby。


  「我覺得吧,這杯Cappuccino實在是太好喝了,你也該嘗嘗。」Newt把咖啡杯推往Thomas的方向。


  熟悉的景象,反正店內除了Newt之外也只有一個客人,既然他都沒在意,喝就喝,有甚麼好怕的。


  Thomas的眉頭微微皺起。他不太喝咖啡,也不懂欣賞咖啡,如果不算上那些為了趕論文提神用的速溶咖啡和罐裝咖啡,他在Glade工作之前大部份時間也真的只喝Frap而已,完全不懂品評一杯咖啡的好壞。那杯Cappuccino的香氣的確很吸引,Thomas喝了兩口,他對於從舌頭上散開的苦澀味實在沒有太大好感,但Alby的咖啡都是一流的,這個道理至少他還懂的。


  「親愛的店員,你的嘴角上沾上奶泡了。」Newt沒有伸手拭去Thomas的奶泡,他拿出了手機很快的速拍了一張,一張Thomas嘴巴上有半圈奶泡的蠢照。


  Thomas聳了聳肩「好吧,被你誆到了,不過我可以批判一下你拿手機偷拍我的這個行為嗎?」


  Newt挑眉正眼看著他「哦?我可沒有誆你,我只是提出一個建議讓你嘗一嘗這杯出色的咖啡,再說,我是光明正大的拍攝,哪有偷拍。」


  「我們店嚴禁拍攝呢親愛的客人。」


  「聽店長說只是禁止拍食物,好像沒有禁止拍店員吧?」


  簡直就像是小孩子拌嘴一樣幼稚的對話,兩位當事人依然毫無形象的把對話繼續發展下去。麻煩各位好心人不要把今天看到WCKD公共關係部經理和一個咖啡店店員拌嘴的片段說出去,這會讓WCKD的職員破滅的。


  外面的雨,說不下就不下,真是有夠任性。


  手錶上的時針指向了9字,是時候該回公司了。Newt把那把黑色的摺傘遞給Thomas「你的傘,別再在雨中跑步了你這個遜客,這一點都不浪漫好嗎。」


  Newt離開了Glade往隔壁街WCKD的方向走去,他的車還停泊在這條街的車位上,那是意味著今天晚上的下班時間還會再來嗎?Thomas不知道,但小小的期盼總能為人帶來一個不錯的心情,起碼那個大學生是這樣認為的。


  那個人剛坐過的座位上還有些許餘溫,陶瓷做的咖啡杯中和碟中已經空無一物,只有杯墊下壓著的鈔票。


  那麼,就再等待下次見的時刻吧。

评论(1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