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S。

筆名是帝釋,港家人,史宅。歡迎來到糖尿病的世界,極地永久性居民。
不常上lof所以回覆很慢
三國本命子建和文若,唐本命是張九齡,超歡迎來談歷史或者中式茶道ヾ(゚∀゚○)ツ!

Dare you

昨天很突然地去了吃拉面,很突然地入了實體書

在amazon jp看到第二卷的一半左右所以這篇不牽涉劇透w

*主體不是論壇體

*糖尿病專業戶

希望沒有撞梗m(_ _)m


博多論壇>>閒聊區>>感情生活


【提問】被問到唇膏色號的評價時要如何才能不惹對方生氣地回答???


1L 明太子廚

RT,他就這麼丟下了一句︰「等下陪我出去買唇膏」然後就去挑衣服準備出門了,估計還有半小時要出門。之前陪他買裙子時他問我「怎麼樣?」,我說很好看啊,莫名就被打了還被丟在了店裡他自己先走了,不想再踩雷,希望大家能教我正確的回答方式。


2L 今天也是做美甲的好日子

LZ你那句很好看散發出了滿點的鋼鐵直男氣息,你女朋友會生氣也是一定的吧。買裙子還比較好辦些,買唇膏嘛……LZ自求多福吧


3L 匿名

自求多福+1 如果樓主能回答以下問題,相信你一定能夠取得這場戰役(x)的勝利

Q︰請問磚紅、玫紅、正紅、珊瑚紅的分別是?


4L 挑染就是帥

自求多福+2

樓上你也太為難樓主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也從來不敢評論女客人的唇色,這是個陷阱,但是女朋友的話樓主絕對跑不掉了


5L 匿名

我建議樓主直接裝死算了,省得和女友吵架又被拋下


6L 博多警區分帳

樓上是不是傻,聽樓主說他女朋友打了他就拋下他在店裡,這怕不是裝死要變成真死?我可不會處理案發現場


7L 挑染就是帥

警察怎麼在感情版上摻和……現在距離樓主要和女友出們還有19分鐘,先行幫樓主點個蠟


8L 明太子廚

所以這是死路一條的節奏?


9L 並不是夏侯敦

是的(點蠟)


10L 今天也是做美甲的好日子

是的(點蠟)


11L 博多警區分帳

是的(點蠟)


12L 挑染就是帥

是的(點蠟)


13L 漢摩拉比

是的(點蠟)


14L 匿名

是的(點蠟)

但樓上不是美容版的大大嗎,沒有辦法幫得到樓主嗎?


15L 蜘蛛比較帥

大概13L那位,有點期待樓主被打吧?


16L 漢摩拉比

討厭啦蜘蛛君,我才沒有這樣想,但是樓主來找我要求復仇的話我不接哦,畢竟搞不懂女孩子的心思是你的錯呢


17L 挑染就是帥

還有7分鐘了,樓主還有沒有甚麼遺言想說?


18L 匿名

樓上已經變成了倒數君了麼,樓主你……加油吧……


19L 今天也是做美甲的好日子

作為這個全是基佬的版上唯一的女性,我的建議就是你盡量附和她吧。


***


  馬場善治蓋上了手機,用按鍵式手機輸入果然還是比不上大家刷屏的速度,結果到頭來還是沒有甚麼實質建議啊……他癱坐在沙發上仰著頭看空無一物的天花板,要和一隻經常炸毛的野貓交往果然還是不容易呢。


  正當他準備閉上眼睛不再胡思亂想時,茶色的長髮隨之映入眼簾,那是一件黑色的洋裝,腰間有著蝴蝶結的裝飾,配套的是一雙黑色過膝高跟長靴,洋裝和靴子之間巧妙地留有了所謂的「絕對領域」,他眼前的人果真比女生更加漂亮,馬場善治盯著林憲明的臉打量了一會。


  只可惜總是臭著一張臉,真是有點浪費了。


  林憲明被馬場善治的眼神盯得渾身不自在,不禁撇開了視線。「幹嘛這樣盯著我?難不成是我太漂亮了你迷上我了?」


  【還真能說,有哪一分哪一秒我是不迷戀你的】馬場善治在心中如此補充道,他沒有說出口,只是朝著林憲明的方向露出一個微笑。


  「……快收起你那種人畜無害的笑容,感覺太噁了,該出門了,走吧。」那個笑容像是安了一個加速器在林憲明的心臟上,止不住的心跳促使他幾乎用跑的出了門,馬場善治倒是優哉悠哉地頂著那頭亂糟糟的頭髮和鬆垮垮的圓領毛衣出門。


  今天的博多陽光一如既往地照耀著這座城市,陽光照射著的湖面波光粼粼,飄盪著平靜的氣息。走在路上,林憲明十分享受這種回頭率百分百的感受,人靠衣裝,做人的第一誡條絕對是凡事不能看外表,那頭亂糟糟的頭髮怎麼看怎麼火大。


  偏偏就是這個看似漫不經心的傢伙救了自己,林憲明一想到這裡便不自覺地加快了腳下的步伐,高跟靴踩在地上的聲音也逐漸增大。


  「林林,別走那麼快嘛。」馬場善治嘴上這麼說著,體型優勢卻使他稍微加快腳步便能趕上林憲明。「別像熊貓一樣叫我。」他咬牙切齒地說著,他並沒有回頭,甚至沒有向馬場善治的方向瞧上一眼,逕直地往化妝品店的路上走去。


  馬場善治並沒有多說話,只是視線一直落在旁邊的人身上,眼神中填滿了無盡的寵溺,他們就這樣肩並肩走在博多的路上。有時候馬場善治真的認為自己根本撿了一隻野貓回家,時而優雅,更多的時候卻是擺出高傲的姿態,可又像工藝品一樣,似乎一個不小心就被打碎。


  他可沒有摔碎東西的興趣。


  「到了,很久沒有買唇膏了,你也來給我些評價吧。」林憲明拉著馬場善治進了化妝品店,雖然打從一開始就沒期望他那直男審美能給出甚麼建設性的評價,但他心底裡清楚,這不過是他想和馬場兩個人不牽涉殺手的事,單獨地逛逛街罷了。


  彩妝架上琳瑯滿目,又是MAC又是YSL的,不同的唇膏一枝枝地列在架上,色彩鮮豔得讓人感到炫目不已。


  林憲明隨手拿起一枝偏橘粉的唇膏在手背上輕輕地薄塗了一層。「你覺得這種顏色怎麼樣?」馬場善治摸了摸下巴,認真地思考著。


  「這個顏色你不是有了嗎?之前穿碎花裙子那天用的也是這個顏色吧?」


  林憲明翻了個白眼「那是珊瑚橘,這是橘粉,哪裡一樣了?」馬場善治一如既往地搔著頭髮用那博多腔說著抱歉。


  林憲明用卸妝棉擦掉在手上試色那抹橘粉。其實要買哪一枝,他早就心裡有數了,不過是馬場這種答法讓他感到有些火大而已。


  


  兜兜轉轉他還是停在了MAC的彩妝架前,他拿起了一枝全新的紅色唇膏,隨手丟給了馬場。


  「?????」


  「去結帳吧,我在店外等你。」


  所以馬場善治結完帳之後,把裝著唇膏的小紙袋遞給了林憲明,他有點不解,正常的話不應該是要挑選很久的嗎?


  「你還沒有試色就買了真的沒關係嗎?」馬場善治問道。


  林憲明接過紙袋,把唇膏拿了出來,掏出了自己隨身的小鏡子,直接旋出膏體塗在了唇上。那抹紅色,如牡丹花的鮮豔卻又血般觸目驚心,和一身黑的裝扮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他把膏體放在馬場善治的唇邊打量了一會,輕聲開口道︰「其實你也挺適合這個顏色的嘛。」


  馬場善治對於這樣的評價有點哭笑不得,更是有點懵。


  

  林憲明對於這個遲鈍的人感到煩躁,他不耐煩地嘖了一聲。


  直接把買唇膏的收據揉成一團往馬場善治身上砸。


  【收據能看出許多的信息】


  馬場善治把那揉成一團的收據撿起來,上面甚麼特殊資料也沒有畢竟是用他的錢買的。唯獨比較有趣的是那枝唇膏的名字。


——Dare You


  


  他看向背對著他的那個人,高跟鞋的聲音有節奏敲著地面,像是等待著甚麼。


  【笨馬該不會沒看懂吧?就這樣還想當偵探?】林憲明如此想道。


  殊不知伴隨著寵溺的微笑在馬場善治的臉上蔓開之際,林憲明的雙唇早已被對方的雙唇封住。


  化掉的紅色也染上了馬場善治的唇上。


  他依然露出與往日並無不同的笑容如此說道︰「你說我這樣好看吧?」



  【I dare you to kiss me】


评论(8)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