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S。

筆名是帝釋,港家人,史宅。歡迎來到糖尿病的世界,極地永久性居民。
不常上lof所以回覆很慢
三國本命子建和文若,唐本命是張九齡,超歡迎來談歷史或者中式茶道ヾ(゚∀゚○)ツ!

手遊祭品文[魔法使與黑貓維茲]

把巴哈的東西搬過來做個記錄

契機很膚淺,就是抽卡

都是官方劇情的鍋,成功把我逼上絕路了。





事情是這樣的,無課戶50抽霸眼3想要阿里歐特斯都墜機了還有30抽都是10A

第50抽的時候太想要阿里歐特斯所以開著他的圖片來抽,然後

是阿斯塔來了wwwwwwwwwwww(大爆笑)


然後這是第6次10抽的祭品文,跪求阿里歐特斯來我家qqqqq 沒有水晶再抽了orz

關於霸眼3轉蛋那張阿斯塔,露出的美腰實在太騷了我很有意見。


先掃個雷

有時間操作>>5年後,而且我並沒有玩日版不太知道接續時間段的其他劇情,所以這是霸眼3後阿里歐特斯還是跟著露米雅和阿斯塔的平行世界

然後就是我是互攻無差黨,所以誰上誰下不重要大家自行腦補一下(?)兩個男人之間哪有誰比較弱之分

我看霸眼3劇情時,內心是比較偏向阿里歐特斯是精神上主動的一方


深夜來抽一發,希望不要再墜機了orz

ready?

go!


-----------------

自從那場戰役之後,已經過了五年了。阿斯塔的雙眼上下打量著眼前的少年,臉上露出無奈的表情,青春期還真是可怕呢,阿里歐特斯竟然快要跟他一樣高了。

「所以你到底還教不教我劍術了。」那個有著紅色雙眼的少年首先發話,眼中盡是不耐煩,手中鼓搗著陶泥的動作卻沒有停下。

經過時間的洗禮,磨平了少年的稜角,他一樣是血氣方剛的少年,可是也不像是從前般會跟在阿斯塔身邊亂轉的小伙子了,他們的關係……甚至說得上比起以前多了幾分疏遠。

他與阿斯塔和露米雅同樣過著做賣陶藝工藝品賺錢,到處流浪的生活,在最開始的幾個月,阿里歐特斯都一直纏著阿斯塔師傅師傅都嚷著﹐要他教劍術,然而阿斯塔到現在為止,再沒有拔過一次劍,一次都沒有。


久而久之,阿里歐特斯亦不再稱阿斯塔為師傅。生活照樣過,但阿斯塔總覺得阿里歐特斯的疏遠有種說不上來的異樣感,難不成是到了叛逆期?不過那小子明明在一開始遇上他的時候就已經是在叛逆期了吧……



「我出去一趟,買些麵包回來。」阿里歐特斯說道。

「嗯,好,不要出去到太晚。」阿斯塔頭也沒抬地說道,全神貫注地看著手中正塑成形的陶泥。

露米雅當然不再是以前那個仍帶著幾分稚氣的小女孩了,阿斯塔和阿里歐特斯這種表面上沒事,暗地裡詭異而僵的關係她一直都看在眼裡,可是兩位當事人都沒有發聲,她似乎沒有立場發話。


但阿里歐特斯剛好外出了,這正正是個好時機。


「阿斯塔,你們兩個最近是怎麼回事?」

「甚麼怎麼回事,沒甚麼特別吧?」

「我不說你也察覺到了吧,阿里歐特斯明顯比以前更疏遠你了。」露米雅停下話語稍微思考了一會「可是他和我相處時好像甚麼都沒有變過呢。」

露米雅看著在桌子做陶器的阿斯塔,疑惑地問︰「你是不是做了甚麼惹他討厭的事?」

「我覺得沒有吧……或許是不教他劍術的事?」正當阿斯塔還在絞盡腦汁回想之際,小屋裡的門被打開了,映入眼簾的是阿里歐特斯,手中沒有如想像般捧著一袋的麵包,髮梢的水珠不停滴落,臉上卻沒有甚麼特別表情,只是淡然地站在門前。

阿斯塔和露米雅見狀,先是微微一怔,然後阿斯塔才回過神來,抄起了手邊的毛巾想要把阿里歐特斯的頭髮擦乾,卻被他一手拍開。

「別用剛做完陶泥的手碰我。」留下阿斯塔愣在原地,在他正往自己房間的方向走去時,他又補充了一句「都快要入冬了,你還不多穿點?冷死了我可不會管你。」



阿斯塔看著關起的房門,不由得感到唏噓,敢情這小子根本就沒把他當師傅看了吧,還要被他訓,是不是哪裡搞錯了啊?

想到自己這五年來的確沒有教過阿里歐特斯劍術,罪疚感不禁油然而生,當師傅真是失格,被他討厭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吧,畢竟那個少年已經不是以前的小鬼頭了,反倒是這麼些年都沒有離開他才是更令人詫異的事吧。


的確,開始入冬了,是時候多穿件外套了。


***


「咚咚——」

「如果是阿斯塔的話就別進來了。」房內傳出悶悶的聲音,還不時有打噴嚏的聲音。

「是我,露米雅。」聽到是露米雅的聲音後,阿里歐特斯才開了門。

露米雅把還剩下的乾糧遞給了他「幸好之前剩下了一些乾糧,麵包的話明天再讓阿斯塔出去買吧。」

阿里歐特斯一邊抽著紙巾一邊點頭,接過乾糧時剛好對上了露米雅緊盯著他的視線。

「甚……甚麼啊?幹甚麼一直盯著我?」

露米雅嘆了嘆氣,開門見山地直接問︰「你最近怎麼了?阿斯塔是個笨蛋,有些事情你不說的話他是永遠都不會懂的。有甚麼事的話可以先跟我說說看,我不會告訴阿斯塔的。」

「他真的個天殺的笨蛋!」阿里歐特斯突如奇來的怒吼稍稍嚇到了露米雅讓她退後了兩步,阿里歐特斯猶豫了片刻,終究還是牽扯了一個算得上難看的微笑「抱歉我想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所以先不說了。」


她沒有繼續說話,僅僅是給了阿里歐特斯一個擁抱,然後再為他關好房門。


鼻頭一酸,淚水卻不由自主地奪眶而出。

他為了葛家領地上的民眾努力過,他不是甚麼成熟的大人,卻不能在殘酷的戰場上做逃兵,說到底他都不過是涉世未深的少年。

到現在這片大陸上雖然零零星星的戰事依舊存在著,卻都有漸趨和平的時光。他終於可以放心地為自己而活,直到他用五年的時間終於發現自己一直渴求之物是甚麼。

不是甚麼蓋世天下的劍術,不是甚麼精緻的陶器,亦不是一個稱職的師傅。


而是阿斯塔.拉德這個人。


青春期的少年有思慕的對象簡直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只不過這個對象是比他年長的男性這一件事比較怪異。

但或許只有這樣才能解釋他對他的獨佔欲和依賴性吧。他的目光一直注視著阿斯塔,同時渴望著阿斯塔能夠好好地把他看成一名男性而不是小孩。

他不是甚麼天不怕地不怕的超人,上戰場時也會感到來自生與死的恐懼,可是他更害怕阿斯塔知道了他的心思會對他感到厭惡,甚至是噁心。所以他決定主動遠離阿斯塔。

五年的旅途中隱約感覺到他對名為米吉歐拉的女子有著思念之情,而且似乎還是露米雅的母親,每次聽到他提起這個名字,心臟都似是被千萬之針扎下去般痛得不得呼吸,他都快看不起自己對這份合情合理的思念產生的嫉妒了。

沒有結果單戀是最為煎熬的吧,心臟的痛比起眼睛的刺痛還要強烈萬分,眼淚只能不停地往下掉。


「咚咚——」

阿里歐特斯擦去眼淚,一邊開著門一邊說著「露米雅你還有話要說嗎……」看到站在房門的是阿斯塔嚇得阿里歐特斯想要趕緊關門,可是誰讓阿斯塔的臂力異於常人呢,兩道力抗衡之下阿里歐特斯明顯比起阿斯塔遜色得多。

「阿里歐特斯你最近是怎麼了?關於劍術的事,一直沒有教你我真的很抱歉,我不是個稱職的師傅……」

阿里歐特斯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態,把臉別向一邊問︰「是露米雅叫你來的嗎?」

阿斯塔搖了搖頭︰「不是,她甚麼都沒說。」總覺得阿里歐特斯身上散發著一種異樣的感覺,令他感到疑惑。

一陣沉默後,阿里歐特斯擺著冷漠的神情對阿斯塔發出了遂客令︰「沒事的話可以請你出去嗎?」對上眼的一剎那阿斯塔才看出了那莫名的異樣感是從何而來,阿里歐特斯眼底的微紅與他的傲氣實在不搭,令人難以忽視。

「……阿里歐特斯,你哭了嗎?」阿里歐特斯心裡叫著不妙卻不自覺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阿斯塔輕拭他的眼角,給了阿里歐特斯一個擁抱,儘管是和露米雅一樣的舉動,卻更為溫暖而有力,令他不禁想要沉溺其中。

但這是不行的,阿里歐特斯已經經歷太多虛幻的假希望了,他寧可劃好一條分界線也不要如此曖昧的關係,因而把阿斯塔推開了。

阿斯塔搔了搔頭髮,苦笑著︰「果然我是個失格的師傅呢,連安慰弟子這麼簡單的事也做不好。」


「我從來都沒有把你看成我的師傅。」阿里歐特斯認真地說著,阿斯塔甚至找不出一絲破綻。


阿里歐特斯雙手托著阿斯塔的後腦勺在他的唇上快速地印一吻,僅是雙唇接觸很輕的一個吻,沒有煽情的意味也不摻有別的雜質,彷彿把自己心底裡的情感單純地透露在這一吻上。時間很短的一吻,甚至來不及讓阿斯塔反應過來,阿里歐特斯又回到最初的位置,一如甚麼都沒有發生過。

他戲謔地笑著說︰「看吧,我應該就是個最差勁的弟子了,為了不拖累你這個師傅,我打算明天就回到葛家的領地繼續履行作為領主的職責。」

阿斯塔沒有說話,只是盯著阿里歐特斯的雙眼,那灼熱如火般的雙眼,阿里歐特斯卻受不了他這樣緊盯著自己,把眼睛別向一邊去躲避阿斯塔的目光。

他第一次不想阿斯塔注視著自己,那率真的眼神似是要把他隱藏多年的情感與不堪的想法都要看穿。


「你在說謊。」

阿里歐特斯還想要據理力爭︰「我哪有說謊!我真的……」句子還沒完成就被干預者的一個吻打斷了,不同於方才的吻,阿斯塔的吻中帶有更多的侵略性,齒舌交纏,彷彿要把氧氣都抽盡,直到快要窒息才放開阿里歐特斯。

「小子,你想戲弄大人可沒有那麼容易,好歹也得學會接吻時要呼吸不要閉氣吧。」阿斯塔看了阿里歐特斯一眼,接著說︰「你離成為大人還有一段很長的路呢,那我覺得你還是需要一個師傅。」

阿里歐特斯整理著混亂的思緒不耐煩地說著︰「都說了我不需要了,甚麼陶器甚麼劍術都見鬼去吧,你明知道我不想和你停留在師徒的關係。」


「誰說我要教你劍術了?往後我只會引導你如何成為一個真正的成年男子。」

「那你就做好心理準備吧。今後我的目光將會追隨著你,直到死神把你我的靈魂收走的那一刻。」

「你還嫩著呢臭小子,雖然我想死神應該對我們的靈魂沒有甚麼興趣。」


到底是師徒還是共犯?火紅的雙眼中那抹真摯不是早已給出了答案了嗎?

願逝死相伴,致那不滅的羈絆。

---END---


文筆和劇情基本上是來搞笑的。

然後最終結果是,阿里歐特斯在我交完祭品後都沒有來,又來了一隻阿斯塔。(冷面鼓掌)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