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S。

筆名是帝釋,港家人,史宅。歡迎來到糖尿病的世界,極地永久性居民。
不常上lof所以回覆很慢
三國本命子建和文若,唐本命是張九齡,超歡迎來談歷史或者中式茶道ヾ(゚∀゚○)ツ!

Memor (TMR/NEWTMAS)

嘗試用LOFTER,用不習慣就應該棄居了('._.`)

由TMR電影上映時便死在沼中,直到上個月TST上映才開始產糧,罪過啊

*原作劇情改

*Page250

*標題是故意的沒拼漏

------------------

「Crank...」

「Please, Tommy, please.」Newt眼中泛著淚光苦苦地哀求著Thomas把他從Crank的苦痛中解脫。

Thomas的手顫抖著拉槍栓上膛,然後別過臉去,以槍頭對準Newt的頭部。

他以緩慢的速度把食指搭上扳機,一點一點地把扳機向後拉。

Newt已經閉上眼睛等待著死神對他溫柔的親吻,對現在的他而言,或許死亡對他才是最好的解脫,他不忍心要Thomas因為他而停下腳步,甚至是為他而受辱、為他而死,他在心裡默默地為自己數秒。

五。

四。

三。

二。

一。

零——。

 

鴉雀無聲的五秒過去了,他的死神並沒有把他帶走,也沒有聽到扳機扣下的聲音。

「No! I can't do this! I will save you, Newtie!」

Thomas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他把手上的槍果斷地扔到一旁去,伴隨著他扔槍的動作,眼淚應聲滑過他的臉龐。

他用盡畢生的力氣,生怕眼前的人兒會像冰一樣被酷熱的太陽融化,然後從他的手中溜走,用力地抱緊他。

「Whatever you turn into, I must try my best to rescue you!」

 

Thomas最終還是決定投奔於WICKED,畢竟這已經是世界上最有機會研究出解藥的機構。

無論代價如何,只要能救Newt,他都在所不惜,就算是要以自己的性命去換取Newt的性命,他也心甘情願。

他把Newt困在一個密封的房間,任憑他拍打玻璃,踢門,甚或是尖叫,他都不會開門。

他堅信只要他能專心工作,加快與Paige和Teresa等人商討解藥的細節,他一定能讓Newt變會從前那個開朗又可靠的少年。

於是他日與夜地對著每種有可能性的試劑,測試、混合、記錄,儘管成功的機率看起有如大海撈針,但只要一想到是為了Newt,他便有動力繼續撐下去。

他知道Newt一定比他更難受,正因為如此才要把所有的可能性測試出來。

每天看著Newt拍打著玻璃卻不能與以前一樣歡笑,Thomas的內心比在熱鍋上的螞蟻更焦躁。

 

日復一日,經過半年的嘗試,他試出了最接近解藥的溶劑。

為甚麼說這是「最接近」的解藥呢? 因為這個溶劑有一個很嚴重的副作用。

「Thomas, you really want to do that?」TERESA靠在門邊看著他那著他付出半年的成品問道。

「Yes...I need to. Ummm...no, I should say , I have to.」

Teresa只是默默地歎了口氣,然後命人把封閉室裡的Newt綁了起來。

她把注射針給了Thomas。

Thomas點頭示意謝謝接過注射針,然後把解藥打進Newt的身體裡。

Newt的呼吸開始平緩下來,然後昏了過去。

Thomas決定默默地坐在他身邊等待奇蹟出現。

 

Newt醒了,一臉呆滯地問「Where am I? And...who are you?」

Thomas心中的大石頓時被放下

「Thanks god...you are alive...you are still alive.」栗髮少年激動得抱緊那位金髮少年,他心愛的人在他面前活了過來,證明這半年的付出是沒白費的。

只是以往在GLADE,在MAZE,在SCORCH的種種塵世事都被擦掉。

 

就算你失去了我們之間的記憶,至少你的心還在。

就算你不再認識我,至少你活了下來。

就算成了最熟悉的陌路人,至少我們還有機會

 

再來一次。

 

---END---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