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S。

筆名是帝釋,港家人,史宅。歡迎來到糖尿病的世界,極地永久性居民。
不常上lof所以回覆很慢
三國本命子建和文若,唐本命是張九齡,超歡迎來談歷史或者中式茶道ヾ(゚∀゚○)ツ!

心錨 (TMR/Newtmas)

WI的本子到了好開心!無料安利PAPER也完成了!終於能關窗~望完售~



*Newt死亡

*催眠過程有省略

*半架空

-----------------------------------

最近的Thomas並不能成功入睡,他自己也找不出原因,只感到莫名的焦慮以及淡淡的哀傷。

他已經連續保持睡前食用安眠藥的習慣有一年多了,他的記憶不完整也是從一年前開始。

儘管如此,他還是會因為一個奇怪的夢而被驚醒,他曾一度懷疑是安眠藥的份量不足而造成這樣的結果。

當他想增量時,被好友Brenda及時喝止「你能不能冷靜點? 我知道......不在了你很傷心,但你再這樣服用下去下一個就該到我們哭了。」

Brenda的話語說到一半時,他感到頭痛欲裂,大概只是藥物吧副作用吧? 至少他堅信如此。他不能聽見到底Brenda說的是誰,但應該是一個他熟悉的人。

「哦我的老天爺啊!Thomas你聽我說,我覺得你該去找一個催眠師,你這種狀態用藥物肯定是沒用的。」

不等Thomas回應,Brenda已經拖著他出門了。

一路上Thomas都是以一個神智不清醒卻又睡不下的狀態走著路,還好街道上一個人都沒有,不然肯定連連撞倒人——Brenda可不想幫他道歉再收拾爛攤子。

診所離他的家不遠,一打開門進去看見了一個成熟的金髮女性。

 

金髮女性上下打量了一下Thomas,露出一個微妙而難以讀解的表情,徐徐開口道「進來吧,看起來那邊那位還是挺嚴重的。」

他們跟著金髮女性進去了診症室。哦,當然,心理診所的診症室很簡單,主要用品也只是一張椅子。

「Okay, you can just call me Doctor Paige. 那邊的boy,你坐到椅子上吧。」

Thomas很疑惑到底他會被怎樣對待,但看Brenda一臉輕鬆的表情,大概這位Doctor是值得信任。

Paige首先問了Thomas到底有甚麼問題需要到她這裡求助,然後問了他的名字,Thomas一臉茫然,誠實地回答是失眠,十分嚴重的那種。

Thomas並不明白催眠跟嚴重失眠之間到底有甚麼關連性,但他現在這種情況只可以聽從Paige的指示去做。

「現在,Thomas你坐到那邊的椅子上閉上眼睛。」Thomas完全照著她的指示做。

「深呼吸,你會感到越來越舒服的。放鬆你的身體,放鬆你的肌肉,放鬆你所有的身體部份,繼續保持深呼吸,你會感到吸入及呼出的空氣更舒適。」

「你現在的感受是怎樣?」

「身體不屬於自己似的,像是毫無重量。」Thomas以極其微小的聲音回答著她的問題。

Paige知道這是催眠成功的一種表現。

「想像你走在一條隧道裡,越走越深入,越走越深入。然後你會看見你記憶深處最深刻最快樂的回憶。」

 

Thomas的腦海浮現出的是一片草園,但卻有著圍牆圍繞著,而且有一道無法跨過的大門。

在草原裡,Thomas看見了Minho、Teresa、Alby等一眾好友,他感到十分親切,除了這些好友外,還有一個金髮的少年。

不過他不能完整地看清楚金髮少年的臉,就像是近視一般地只看見極其模糊的五官,他想走近少年並看清他的臉,可他與少年之間只有一步的距離卻如何嘗試都走不過去。

他並不知道少年的名字,只有一點他是清楚的,他非常熟悉這位少年。

腦海裡像走馬燈般,跑過了很多他和金髮少年的相處片段,比如說主動帶他參觀這片草園,與他一劈樹取柴,與他一起離開草園,又或者與他一同奔跑於沙漠中。

但走馬燈過後,他又一次看見那個打擾他睡眠的元凶——那個奇怪的夢。

「Please, Tommy, Please.」

從來沒有人會這樣叫他,卻因為這個稱呼感到異常的溫暖。

下一秒他便拿起手槍,對準金髮少年的腦袋.....

槍的響聲貫徹天際,一片令人觸目驚心的腥紅像電影情節一樣映入他腦海中。

然後,Thomas便醒來了。他把剛剛在催眠中發生告訴了Brenda以及Paige。

Thomas說他的失眠是從一年多前開始失眠,今早與他說話時他突然頭痛以及說聽不見她的話語,然後再根據剛才他對催眠裡他自己潛意識裡影像的描述,綜合以上資料,Brenda只能得出一個100%合理的結論。

 

為了避免自己再受到傷痛的折磨,他像是一隻刺蝟般給自己下了心錨,那個心錨的關鍵字是

——NEWT.

 

---END---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