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S。

筆名是帝釋,港家人,史宅。歡迎來到糖尿病的世界,極地永久性居民。
不常上lof所以回覆很慢
三國本命子建和文若,唐本命是張九齡,超歡迎來談歷史或者中式茶道ヾ(゚∀゚○)ツ!

Fact (TMR/Newtmas)

*Modern AU

*Tumblr request AU害人不淺系列

*多年使用英文學習,不能接受中英夾雜者請點自行QUIT

*有靈感可能會寫個小續甚麼的(。

-------------------------------

「Remember I love you.」

「I love you , Tommy.」

那個金髮高挑的少年頭也不回地拉著行李箱往著登機口前去,他的身影漸漸消失於人群中。

Thomas不能看得到金髮少年的表情以及那有如玻璃般通透的淚水掉到地上,但他心裡很明白一件事

——他的心裡被人毫不拖泥帶水地挖空了一個大洞。

一個就算用時間也沒法填上的大洞,一個只有一種解藥的大洞。

 

「該死的英國傳統家庭,該死的固執父母。」Thomas的手上不停地切著早餐盤裡中已經被切開的煙肉,只發出了聒耳得令人起雞皮疙瘩的聲音。

當然,怒火中燒的當事人怎麼可能意識得到?

他滿腦子都是那一頭耀眼得照亮他人生的金髮,說話總帶著濃濃的英倫口音,每天工作就算很傷胃也要喝的咖啡,那些咬手指、舔唇的小習慣,還有

那個令人心臟溶化的笑容。

「HEY!THOMAS!停下你手上的動作,你再切下去盤子都要被你給切爛了!」Teresa的樣子看起來十分不爽,她直直地狠盯著Thomas。

可惜這沒有甚麼用,Thomas依舊咬牙切齒著咀咒那些阻礙他追求幸福的傳統觀念,繼續用餐刀和餐盤發出著那些令人煩躁的磨擦聲。

這個人大概是沒救了,應該是相思症末期。噢,我說錯了,肯定是相思症末期才對。Teresa翻著白眼在腦中飛快地想著。

這樣的場面由那位他們所熟悉的金髮少年走了以後,已經持續發生了近兩個月了。

不要說是吃早餐了,一開始的幾天,Thomas直接選擇逃避現實,躲在被窩中看著他和那位有如蜜糖般甜蜜的金髮少年各種形形式式由高中一直到現在的合照。

下樓第一件事就是問Newt在哪裡,沖咖啡也會順口問一句Newt要不要,回應他的只有一片沉寂,然後他就回自己默默走回房裡。

每天到THE GLADE上班都有如行屍走肉一般,眼神恍惚,心不在焉,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患了甚麼精神病。

就Alby也忍不住問他發生了甚麼事,Thomas在公司裹是一言不發,工作能力最高的Newt走了,Thomas的精神狀態也根本不適合上班。

所有重任都被推到Minho身上,Minho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才強行壓下心中想把Thomas打醒的衝動,不過就算這樣做Thomas也只會自暴自棄地任由他揍自己一頓然後又開始頹廢起來。

 

直到Newt生日的前一天,Minho再也坐不住了。

他一把拎起Thomas的衣領「你瞎卡的最好給我振作起來,哈? 你說不能見Newt比死更難受? 那你就不懂聯絡他嗎!你是不是把你以前沉迷著的社交網站都當成死的?」

Thomas的眼中閃過一絲的光彩,但一瞬間又黯淡了下來「他完全就是個科技白痴,別說是Facebook和Twitter了,我甚至連他到底是不是擁有一部智能電話都不清楚。」

Minho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他差點忘了Newt的科技水平還停留在中世紀的水平。

Teresa聽見了兩人的爭吵聲走了過來

她聽到了他們的對話,沉思了一會兒道「其實Thomas你是不是個蠢蛋? 我簡直想像不了為甚麼Newt那種聰明又友善的人會喜歡你!」

Thomas聽到了Teresa的話語後疑惑了一下,然後舉起拳頭差點往Teresa的臉揮去,幸好Minho按住了他。

Teresa並沒有對他的態度感到不滿,然後,她說出了一個被頹廢與絕望沖昏了頭腦的Thomas恍然大悟的提議。

「他不懂使用科技產品,那你可以到倫敦去找他啊!你這個只懂在這邊自怨自艾的瞎卡蠢蛋!」

 

Brenda手上拿著一張機票「很抱歉打擾你們的對話,不過我覺得Thomas你會需要這個,拿好、別丟、準時,我下次見到你時,不準旁邊沒人哦。」

她把機票硬塞在Thomas手上,臨走之前還對他眨了一下她那對大眼睛。

機票上的時間是明天早上八點飛往倫敦的機場,除了人生中最重要的那個人,這些朋友亦是缺一不可。

Thomas已經等不及去見他心裡面朝思暮想的伊人,他直接衝回房間開始收拾行裝。

「WAIT! WAIT! WAIT! Thomas! 明天是Newt的生日,你該不會打算兩手空空去見他吧?」Teresa一語驚醒夢中人,女生的確是比較細心。

Newt生日......禮物......禮物......禮物......他喜歡甚麼呢......

在思考的途中,他不小心瞟到了客廳的花瓶。對!Newt最喜歡花了!

【Thomas你知道嗎?這種翠菊的花語是可靠的愛情以及請相信我,紫色的看起來就很清新。】

「紫色的翠菊......Teresa你有紫色的翠菊吧?我記得你有種花來著。」

Teresa沒有回答他,她走到了花園摘取了兩朵紫色的翠菊,然後把花包好遞給Thomas。

「我想十多小時還是可以的,你可不要遲到而上不了機。」

Thomas打從心底裡感謝這些一直陪伴他的朋友。

***

清晨六時,他到達了約翰.甘迺迪國際機場。

他承認,他的確十分緊張,不知道Newt在那邊生活成怎樣,有沒有瘦了呢?他覺得自己就像個第一次去郊遊的小學生般緊張,又像老媽一般擔心著Newt的狀況。

他在機場享用了一會早餐便聽到廣播「Dear Customers, Please prepare your boarding card and personal passport. To flight travel by W.C.K.D. Flight to London is now boarding at Gate 109.」

還有十多小時便能看見Newt了,真好。

準時八時正,飛機起飛。

***

「Dear Customers, thank you for aboard W.C.K.D. Flight, we have already arrived London. The time now is 6:40 p.m. Please take all your belongings.」

他到達了這個終日被大霧所掩埋的城市,辦完入境手續後,他走出離境大堂。

............?

他剛剛好像看見了那抹熟悉的金髮走過。

Thomas並沒有在意,他逕直地走過離境大堂。

突然,他感覺被人拍了一下肩膀,然後被人從後擁抱。

「Why you are here?」

一開始THOMAS想甩開,直到他意識到那熟悉的英式口音以及熟悉的體溫圍繞著他。

他就只是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任由Newt緊緊地抱著他。

「Oh I miss you so much.」

Thomas並沒有在言語上作出任何回應,他只是撫上那隻在他腰上的手。

有時候無聲勝有聲,不是嗎?

 

「Happy Birthday. I am here for our RELIABLE LOVE and,」他拿出放在袋中的紫翠菊,遞給了Newt。「PLEASE BELIEVE ME FOR THE FACT I LOVE YOU.」

這次輪到Newt默不出聲。

但是,

他眼中的淚水以及Thomas唇上的柔軟已經給出了答案了,不是嗎?

 

---END(Probably)---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