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S。

筆名是帝釋,港家人,史宅。歡迎來到糖尿病的世界,極地永久性居民。
不常上lof所以回覆很慢
三國本命子建和文若,唐本命是張九齡,超歡迎來談歷史或者中式茶道ヾ(゚∀゚○)ツ!

色塊(上) (TMR/Newtmas)

考試前摸個魚


*COLOURBLIND SOULMATE AU (即遇到靈魂伴侶之前只能看見黑白色的世界,遇到後會變成彩色,靈魂伴侶死後會再變為黑白色)


*Newt/Thomas 無差


*Brenda/Teresa伴侶關係有


------------------------------------


Thomas總是對顏色充滿嚮往,他很清楚到底有顏色的世界代表甚麼,那代表著他找到了伴隨他一生的靈魂伴侶。


正正因為如此,他總是很喜愛聽Teresa談論關於顏色的事,翠綠的草地、蔚藍的天空、金黃的稻田,這一切一切都是他想要親眼看到的。


十八歲,他總是每天期待著遇到他生命中那個人的出現,甚至到了可以茶飯不思的地步。


命運中也許只有必然,並沒有所謂的偶然和巧合。


他一直堅持著自己不會沒有相應的靈魂伴侶,這發生的機率比Teresa和Brenda不膩在一起更低。


Thomas是個標準的理科生,自然是要讀化學科,不過他的弱項就是關於化學試劑混合的實驗。


你知道的,不同的化學品混合在一起會產生不同的化學反應,而溶劑的顏色亦會隨之改變。


和他一班的同學幾乎只剩下他沒有找到靈魂伴侶,哦,你要明白在一堆看起來是灰色加灰色的試劑中,再得出結果是黑色,但你卻要寫成一種你跟本不了解是甚麼顏色的答案是該有多痛苦。


「好了,各位同學可以解散了,請記得在實驗室把剩餘的試劑溶合實驗完成再記錄結果。」


Thomas對這類型的作業簡直是悲痛欲絕到崩潰,還好有Minho能告訴他答案到底是甚麼,不然他早就妥妥地掛科了。


當他收拾東西時,他看見了對面的美術室開著燈,在深藍的海洋中釣魚的小船早經代替了炙熱的大火球,按理來說這時間學校裡不應該有人。


儘管不敲門隨便走進房間不是應該的事,但他不想打擾到坐在美術室中心,專心至致地畫著畫的「大畫家」。


Thomas打開了門,然後——


彷彿滿世界的色彩都在一瞬間映入他的眼中、充斥他的腦中。


鮮豔奪目的大紅色,神秘而帶點性感的深紫色,充滿少女氣息的粉紅色,一切一切都顯得那樣美好。


這全部看起來都比Teresa所描述的更棒!令人最移不開目光的是那抹在美術室正中央位置的金黃色,據Teresa所描述稻田的色彩?


「Excuse me? 是要來鎖門的嗎? 我現在便收拾東西。」溫潤的英式口音把Thomas的思緒頓然拉回現實世界。


他差點都要忘了世界不再是黑白灰的原因,眼前這一位肯定就是他的靈魂伴侶。


「呃......我不是來鎖門的,不過你可以......可以先聽聽我說話嗎?」Thomas一生之中從未在陌生人面前緊張的說話結巴。


他緊張時只會眼神四處亂瞟,現在固然也是如此,就在這個過程中,他看到了畫架上的畫作,顏色雜亂而不污濁,看似毫無規則的色塊卻又組成了一隻狗的圖案。


面前的少年停下少了收拾東西的動作,坐回椅子上看著他,示意他願意聆聽Thomas的話。


「很抱歉沒有自我介紹,我是Thomas。那邊的畫是你畫的嗎?」


「我叫Newt,那邊的畫只是閒來沒事想舒發心情畫的罷了。」


接下來的話,Thomas好比用了此生最大的勇氣,幾乎是喊出口的。


「我的世界一直是黑白色的,當我打開這扇門時,變成了色彩斑斕的世界。嗯......You know, 這裡只有你一個,我想你就是我的靈魂伴侶,你能給我一個認識你、親近你的機會嗎?」


不知道到底是因為他的歇斯底里,還是因為他的緊張而發出的輕笑,不過Newt只說了單單兩個字。


「WHY NOT?」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