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S。

筆名是帝釋,港家人,史宅。歡迎來到糖尿病的世界,極地永久性居民。
不常上lof所以回覆很慢
三國本命子建和文若,唐本命是張九齡,超歡迎來談歷史或者中式茶道ヾ(゚∀゚○)ツ!

色塊(下) (TMR/Newtmas)

這是個真人真事,我初二時的Head IT Prefect真的把整盤校章倒在地上,老師和司儀表示目瞪口呆

考試了耶,沒時間寫了耶

那就隨便摸魚。

*與上一篇並非以時間關係接續注意

---------------------


Newt打從中三時,他的人生便已經有了色彩。


這個原因簡單而平凡,他遇見了Thomas。

在開學禮上,先是校長的致詞,然後由中一新生代表上台致詞演講對新學校的抱負。


開學禮的時間長,校長的廢話又沉悶,當時的Newt並沒有把這個開學禮放在心上,他在座位打了個哈欠準備入睡。


「嘭——」


一個突然的巨響傳入Newt的耳中,他抬起頭往講台中一看


就像是電影效果一般,由黑白年代轉變為了全彩的年代。


校長需要接過學生助理所遞上的校章分別給中一與中六的學生代表戴上方為完成開學禮。發出這聲巨響的原因是拿著一盤校章遞給校長的學生助理不小心手滑,把整盤校章都倒到了地上。


至於為甚麼是一盤,除了要用作佩戴的兩枚校章,還分別放置了幾十個校章以代表全校同學。


場面變得有點尷尬,學生助理一邊碎碎念抱歉、不好意思等詞彙,一邊把校章快速地從地上撿起來。


也許你沒有猜錯,那個學生助理就是Thomas。


正是如此,Newt能看見Thomas,Thomas卻不能看見Newt,所以兩人之間才會出現得到色彩視覺的時間不一。


但Newt不是上帝,亦從來不知道那個就是他的靈魂伴侶,他只好一臉迷茫地繼續坐著,然後再去思考。


唯一他知道的是,他可以完完全全去做他喜愛的事了,那便是美術創作。


在沒有得到色彩以前,他只能進行素描,他總不能隨便拿起顏料就亂畫一通,那不符合他追求完美的性格,況且只能分出黑到白之間的深淺,那還不如繼續畫素描。


Newt的腦袋運轉的很快,他先是分別找了中一的新生代表。


那個代表叫Chunk,是個天真卻又帶點頗皮的小孩,說是小孩一點也為之不過,畢竟矮小的身材、稚氣的臉孔是中一新生的特點,男生的發育時間總是特別晚的。


和Chunk交談了兩句後,很明顯他不是Newt要找的人,Chunk形容不了草地是甚麼顏色,甚至連為甚麼會看不見顏色也不知道。


另一個可能人物是中六的代表生Alby,Newt直接把他排除出了名單外,他和Alby本來就是好友,相處了這麼久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呢?


在他記憶中,台上另外兩個人分別是校長和學生助理。


很好,找到目標了。他是這樣想著,然後到處打聽那個學生助理是誰。


那名助理應該是與他同一學級的,又或是相差一級的,選擇隔壁班的好友打聽是個不錯的選擇。


他毫不猶豫地跑到隔壁班找他那好人透頂的最佳損友問「HEY Minho! 你知道昨天開學禮那個出洋相的學生助理是誰嗎?」


Minho思索了一會兒「你是說Thomas吧? 他是上個學年下學期才來的插班生,而且他和我是理科班,你是美術班的,不知道也正常。」


Newt意味深長地笑了笑,Minho頓時覺得眼前這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男孩有點兒可怕。


操之過急不是他的性格,他決定先觀察一會兒。


「你知道他有參加甚麼學會或者活動嗎?」


Minho一臉驚恐看著他「Newt竟然會主動打探其他人的消息? 這世界肯定要被不知名的病毒導致末日了。」Newt劈了一個眼刀過去,Minho舉起雙手以示投降「好好好,我錯了我錯了。他和我一樣是田徑隊的成員。你要他的電話我可以給你,你不要讓Gally來煩我就好。」


「電話就不用了,我會親自從他口中問出來的。」


美術室剛好就面對著操場的方向,然後Newt就喜歡從美術室上觀察Thomas跑步時的姿態,他跑步時姿態、因為汗水而貼服在臉上的頭髮、在中場休息時喝水喉結上下擺動的模樣,他全都看在眼裡。


他享受這種可以隨意玩弄色彩的感覺,他享受這種能把那個人所有神態一筆一筆畫下來的感覺,他享受這種能隨心所欲的感覺。


Newt追求完美但又喜歡隨意,看起來矛盾卻很和諧。他使用顏料時都不用水稀釋,直接就畫上畫紙,再以疊加色塊的方式去組合自己想要的顏色和圖案。


就好比他現在畫的這隻小狗,這隻小狗以Thomas為原型,原因可能僅僅是Thomas會因為一個目標一樣而全力奔跑吧。


從只看得出一堆顏料組成的色塊到看出一隻狗的輪廓,這過程之間的快感只有Newt知道。


Newt看了看手表,八時三十分,該回家了。


他聽到了開門的聲音,以為是來鎖門的校工,他把畫筆收起來「Excuse me? 是來鎖門的嗎? 我現在便收拾東西。」他轉過身去卻發現是Thomas。


「呃......我不是來鎖門的,不過你可以......可以先聽聽我說話嗎?」Newt覺得眼前這個大男孩真是可愛極了。


很明顯已經發現Newt是他的靈魂伴侶,Newt不再收拾東西,他就坐在剛剛作畫的椅子上。


「很抱歉沒有自我介紹,我是Thomas。那邊的畫是你畫的嗎?」


「我叫Newt,那邊的畫只是閒來沒事想舒發心情畫的罷了。」


「我的世界一直是黑白色的,當我打開這扇門時,變成了色彩斑斕的世界。嗯......You know, 這裡只有你一個,我想你就是我的靈魂伴侶,你能給我一個認識你、親近你的機會嗎?」


「WHY NOT?」


世上沒有巧合,這兩個人會是靈魂伴侶更是命中注定。


就讓我看看我們各自的色塊會交織出怎樣的畫作吧,Thomas


---END---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