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S。

筆名是帝釋,港家人,史宅。歡迎來到糖尿病的世界,極地永久性居民。
不常上lof所以回覆很慢
三國本命子建和文若,唐本命是張九齡,超歡迎來談歷史或者中式茶道ヾ(゚∀゚○)ツ!

My Princess (TMR/Harriet x Sonya)

昨天忘了摸魚:( 只好來一發安利向

AO3告訴我,我不是一個人的:(

大概還有三、四個太太左右(。

*TST劇透

*百合向

------------------------------------

在這個迷宮之中,全部都是女生,只有一個男生。然而這並沒有甚麼特別之處,大家還是各司其職,該耕種的耕種,該探索的探索,這個迷宮一樣有Grievers,與其他迷宮並沒有甚麼大相逕庭的地方。

 

直至到那個名為Janson的人把他們救出去,少女們又豈會知道這卻是另一個惡夢的開始呢?

「你們在這裏便可以遠離WICKED,這裏將會是你的中轉站,我們會給你們衣物以及測驗,不要擔心,這只是些例行的身體測試。很快,你們就能到達那個青翠之地。」這是那個名為Janson的男人對每個迷宮生還者的迷惑之言。

 

沒錯,他們的確得到了保暖的衣物、舒適的床、比起迷宮裏好上千百倍的三餐,還有許多與他們一樣的迷宮生還者。直至到他們得知每一天都會有幾位生還者會被點名送到Janson口中的「翠綠之地」,他們祝福著被點名的人,當然還有羨慕。

 

他們是最早被送到這個中轉站的一批人,而Aris覺得有甚麼不對勁,但他決定按步不動,直至到他找到他所認定的同伴之前他都不會打草驚蛇。

 

Janson依舊宣佈著被點名的人「今天的最後一位的幸運兒是……Sonya!好了,請其他沒有被選上的各位也不要灰心,總有一天會輪到你們的,現在請大家繼續用膳。」

Harriet為她最親的好朋友感到高興,她給了那位金髮少女一個大大的擁抱。可她們都從來沒有預想過,她們要面對的,並不是天堂般的地方,而是「停屍間」。

 

「Harriet,我覺得這裏有種說不出的奇怪。」這是Aris在Sonya被送走之前說的話,她與Sonya明明約定好其中一方到達了大家口中的「天堂」時,要用書信來描述到底「天堂」會是怎麼樣,但Harriet自這幾日來都沒有收到來自Harriet的書信,Harriet總是安慰著自己只是因為遠、因為沒有信紙、被攔住了,種種原因而沒有收到信件。

 

直到那天Harriet的名字終於被叫到,Aris只說了一句說話。

「危險,不要去。」

她並不知道為何Aris要這樣說,但她打從心底裏相信Aris,因為他的直覺從來沒有出錯。於是Harriet以小解作為籍口,沒有跟著大隊,她看見了十分驚嚇的場面,一個個活活生的人被吊起而且還抽著不曉得是血液還是其他的液體,而令她最驚訝的,是她的摯友——Sonya,就在她面前。

 

她已經顧不上一切,她全身的細胞都叫囂著要把Sonya救回來,她把Sonya的吊針等等的東西盡數拔掉,然後偷了一個通行證,打昏了一個護士,並把衣服換上,背Sonya偷偷走出這座人間煉獄。

 

她背著Sonya走在焦土之中,沒有水,沒有食物,她們就在諾大的焦土之中倒下,幸好當時沒有Crank,幸好當時當時有支軍隊叫「Right Arm」,幸好當時Mary經過,不然Sonya和Harriet的下場只會是被Crank發現,然後轉變成Crank,又或是餓死在沙漠中。

醫者父母心,Mary盡她所能把這兩位少女救起,而首先醒來的,卻是Sonya。

 

「這裏是……?」 Harriet嘗試著慢慢增開雙眼,眼前的景象既不是那時的中轉站,亦不像是WICKED屬下的財產。

Harriet還沒緩過神來便被Sonya緊緊抱著,勒得Harriet有點呼吸不暢順。

「你這個笨蛋!不!應該說你是混帳!當時拋下我不就好了嗎?為了救我而把自己的性命值得嗎!」Sonya幾乎每句都是用吶喊的,Harriet感覺得到她的頸上有點濕潤,當她從Sonya的話語中聽出了哭腔時,她就知道Sonya為她哭了。

 

那個開朗、堅強、為人著想的Sonya竟然在她面前哭了。Harriet看到Sonya現在淚流滿面的模樣,心裏完全是絞痛著,她不願看到Sonya這樣子,Sonya在她心中永遠是個溫柔的公主殿下,也許她不會是那個王子,但她決不能容忍她的公主總是掛著笑容,美麗的臉孔被淚水所劃花。

 

她吻去Sonya的淚珠,小心翼翼地撫摸著Sonya的頭髮。

「你才是傻瓜!假若我的公主殿下不存在了,那我活著的意義是甚麼?」Sonya很明顯地呆住了,Harriet趁著Sonya還在發呆的時候,選擇趕緊與她表白。

「我知道我們都是女生,但……你願意給我一個機會成為你的騎士嗎?」

Sonya順間破涕為笑,她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是別人心中的公主,而且還是她自從入了迷宮後最親近的人,Harriet的每隻字都像是有魔力一般,令Sonya覺得只要和Harriet在一起,就算發生甚麼都不會動搖她們之間的感情,誘導著Sonya答應。

 

「如果我說……我願意呢?」 Harriet本來聽到前面的四字時,她已經做好被Sonya拒絕的心理準備了,但她聽到後面的四字時,她簡直想抱起Sonya轉圈,而她的確這樣做了。

  

而之後,每當她們想起這個表白的場景,她們都不禁大笑,到底當時為甚麼會那麼少女情懷呢?不過也難怪她們,就算她們經過了迷宮與焦土的洗禮,她們也只是正值芳齡少女。

無論是在哪裏,能與自己心愛的人共舞便是最美妙的事。  

 

「那麼,我的公主殿下,要來一舞嗎?」

 

「為何不呢?我的騎士大人。」

 

---EN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