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S。

筆名是帝釋,港家人,史宅。歡迎來到糖尿病的世界,極地永久性居民。
不常上lof所以回覆很慢
三國本命子建和文若,唐本命是張九齡,超歡迎來談歷史或者中式茶道ヾ(゚∀゚○)ツ!

Honey (TMR/Newtmas)

溫中史低質摸魚,還溫傻了不小心把史例寫在了這個文件中:(

本來還想用氣味來當梗,結果發現與兩年前寫的三國文撞梗了

這就是史宅的人生是否

戰遍這麼多AU就是想逃避TDC的事實,James Dashner我們出來決鬥,快點到2016啊我想看TFC啊:(

10月31是特別的日子所以會有賀文~? (根本就是廢話


*Tattoo soulmate AU


-----------------------------------


「Minho! 你得到關鍵字了嗎?」Thomas在學校看見Minho第一句就問這種問題,Minho表示他一頭霧水。


「雖然我比你大一年,但我還沒有關鍵字啊?」Minho一臉疑惑地看著眼前的少年


Thomas展示著他的脖子左側給Minho看,上面赫然寫著「Honey」一單詞。


「What? Honey? 這也太肉麻了吧兄弟!」Minho擺出一個全身起滿雞皮疙瘩的樣子摸了摸自己的手臂。


Thomas也是內心充滿著一個個的疑問,但他知道這是需要他自己尋找答案的問題,沒有人可以讓他依賴。既然關鍵字的紋身出現了,就代表他會在一星期之內遇見命中的那個他/她,說不定現在他要做的,就僅僅是靜觀其變,應該說他只能這樣做,他根本就不知道他可以幹甚麼。


只望不是甚麼特別粗暴或是樣子完全看不過眼的人。


「Thomas,我覺得你不用這麼緊張,只是你的人生中出現了一個最重要的人罷了,你要是還不能接受就先把他/她當親人吧?」Minho拍了拍他的肩膀。


儘管Minho是這樣說道,但Thomas這幾天上課心不在焉,就連班主任——Alby問他問題,他也是很久才反應過來老師在對他說話,下課也是長期處於神遊外太空的狀態,Minho還得經常在他面前晃動自己的右手來確認到底他是不是在放空。這也不能怪Thomas,畢竟他正值青春期,無論是心態,抑或臉龐都還少不了帶著幾分稚氣,對自己生命中重要的人總是充滿著無數的幻想。而且在十五歲就出現Hint的案例少之又少,卻全都有著美滿的結局,這無疑給Thomas打了一枝強心針。


他總是想像著他/她到底會是怎麼的一個人,他本來並沒有想過關於男生的可能性,但他有幾位學長的靈魂伴侶都是男生,就算他的性向並不是那一邊,上天仍然有機會給他一個驚喜的安排。


上課鐘聲響起,班主任Alby走進教室,Thomas的思緒還在到底他會遇到的人是誰。Honey這一個詞可以有很多種意思,例如愛人、蜜糖之類的。呃……他/她喜歡吃蜜糖?一把低沉的嗓音打斷了Thomas的幻想。「很高興我們的班級迎來了兩位轉學生,他們是表兄妹,大家要好好照顧他們啊!」


Thomas本來就不太想上課,他只想快點到課後的田徑隊的訓練,用盡全力、全心全意地操場上揮灑他的汗水,毫無保留地奔馳。他打了個哈欠打算繼續伏在桌子上小睡一會。


「大家好,我叫Teresa。」


「大家好,叫我Newt就好。」濃厚的英式口音,很少有英國人會到Glade這所學校,這挑起了Thomas的好奇心去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


或許假若沒了這個英式口音或者Thomas已經睡著了的話,Thomas是不會注意到Newt對他眨了一下他的左眼,看起來真是佻皮極了。他有著一張精緻得不亞於女生的臉孔,如同上帝親手精雕的人偶一般,名為Teresa的女生站在他的旁邊似乎也略顯遜色。噢,不少得那頭醒目得移不開眼的金髮,就如……就如蜜糖一樣的顏色。


Wait! Wha-What? That's...honey?


這只是Thomas的猜想,他不敢去找Newt確認,要是猜錯了可就太丟臉了,他內心強調不是因為他怕丟臉,只是他下意識地不想令Newt對他有一個壞印象。


而到午休時,Thomas覺得Teresa也有可能是他的靈魂伴侶。


Thomas習慣在教室用膳,當然不是因為沒朋友一起去食堂,就只是因為,懶。他一邊咬著自己的漢堡,一邊看著令他難堪的英語題目。Teresa剛好在坐他附近,他眼角瞟到Teresa拿出了她的水壺,壺裏卻不是裝載著透明的液體,也不是甚麼咖啡汽水之類的飲料。Thomas單純地想知道水壼裏頭所裝的淺色液體是甚麼。


「Teresa你的水壺裏裝的是甚麼飲料?我怎麼沒見過這種顏色的飲料?」


Teresa注意到是Thomas問他問題,不禁輕笑了幾聲。「這是蜜糖水,蜜糖加點溫水,貌似東方那邊的吃譜來著,不過聽說對腸胃有益處又挺好喝我就帶在身上,口渴時喝幾口這樣。」


又是蜜糖,那看來關鍵字所指的意思應該就是蜜糖了,只是Thomas對於到底是誰這個問題還是有點舉棋不定,所以他選擇找Minho商討。


Minho大老遠看到Thomas奔向他就知道準沒甚麼好事,除了歎氣和歎氣,只有更多的歎氣。待Thomas把情況全告訴他後,Minho覺得這孩子是不是智商被狗吃了,而且Thomas基本上也是沒甚麼羞恥心可言的,除了怕丟臉以外,大概是因為一開始的田徑選拔中不少心絆倒被笑令他自尊心受損吧。


「你直接去問就好了啊,糾結甚麼呢。」


「我,我不想令他對我有一個壞印象。」


Minho看著Thomas小狗般的眼神便笑了出來,他「下意識」地不想令Newt討厭他,為甚麼這孩子還沒察覺到這種「下意識」是從何而來?再說,不出三日,就算他不去找Teresa或者Newt其中一方確認的話,對方也肯定會來問的,既然Thomas得到了關鍵字,那對方肯定也有。


「既然你這麼在意Newt的看法,那就先去問問Teresa吧。Frypan跟我說她人不錯來著。」


Thomas這才意識到他滿腦子都在意著Newt,都差點忘記Teresa了。「你說得對!我先走啦Minho,等下田徑隊練習見!」


當人類扯上有關戀愛的事智商為零這點他總算明白了,明明Thomas平常都挺聰明來著,看著Thomas奔跑的背影看起來挺愉快的,Minho也懶得再管他了。


另一邊卻不止Thomas在商討著。


「Newt你真的不去找他?他剛剛可是找我搭話了哦?他該不會以為得到關鍵字的是我吧?」Teresa托著腮看著他的表哥。


Newt正在觀察著走廊外正在和Minho對話的Thomas,這人看上去真有趣,他看見Thomas一臉別扭大概吞吞吐吐地對Minho說著話,這種只有在日本的少女漫畫羞澀的學妹對學長表白才會出現的場景,他竟然真的在現實中看到。


「話說Newt你的關鍵字竟然是在大腿內側,真的不會很尷尬嗎?」Teresa一臉戲謔地調侃著Newt。


Newt看見Thomas往Minho的相反方向跑走,而且以一個極快的速度,絕對是有訓練過的,這令Newt更加確定Thomas就是他的關鍵字所指的人。他跟隨Thomas的步伐走出了教室,背後傳來Teresa的聲音「祝你好運囉。」


「咦Teresa呢……?」Thomas被人拍了一下左肩,本以為會是Minho,轉過頭來卻發現是Newt,嚇得他往後退了兩步。


「他找Teresa有事?」Thomas認真地打量面前這位金髮男孩,除了他有一副佼好的面容外,Thomas現在才發現原來Newt比他更高。


「呃……嗯……想找她問點事。」


「讓我猜猜……嗯,關於關鍵字的事?」


Thomas很驚訝為甚麼Newt會知道,隨即他想到唯一一個可能性——Newt就是他的靈魂伴侶。


「So...are you the "runner" of this race which the participant besides me called "Thomas"?」Newt微笑著。


「Sure, my honey.」他牽起面前髮色猶如蜜糖般甜蜜的男孩,手指與手指交纏著。


兩人額碰額微笑著的完美畫面,被Teresa的相機一絲不剩地記錄了下來。


記錄下了一場永不結束的賽跑以及永不消失的甜蜜的起點。


---END---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