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S。

筆名是帝釋,港家人,史宅。歡迎來到糖尿病的世界,極地永久性居民。
不常上lof所以回覆很慢
三國本命子建和文若,唐本命是張九齡,超歡迎來談歷史或者中式茶道ヾ(゚∀゚○)ツ!

Alone (Last Witch Hunter/Kaulder X Dolan the 37th)

The Last Witch Hunter,不曉得國內會不會上映,不過我自己是不小心看了三次(。

我成為了世界的拓荒者(。 比AO3/TUMBLR/FANFICTION都早產糧這是怎麼回事(

要是打算之後看的大家,我不推薦閱覽本文。

*很大程度的劇透

*我選擇忘記最後的結局

--------------------------------------





從很久以前我就失去了雙親,只因為他們是巫妖,我甚至不太清楚他們到底有沒有做錯事,他們的臉孔也已經在我的腦海中漸漸淡去。

 

由三歲開始我就一直自己一個生活著。就算雙親是巫妖,我卻一點魔力都沒有。或許我只是個上天看漏眼的殘缺品吧,不過不要緊,我相信就算只是當一個凡人也能很好地生活下去。偽裝得跟普通人沒有分別——應該說沒有魔力的我,就只是一介凡人。與普通人一樣會讀書,會用電腦,會做一切普通人會做的事。

 

大概是上天體諒我天生就沒有本應屬於自己族裔的天賦份上吧,我的人生所有事都一帆風順,直到我認識Axe and Cross。

 

我得知這是一個專門獵殺巫妖的組織,或者把打破法則的巫妖監禁起來,一個有著悠久歷史的組織。對於巫妖被獵殺一事,老實說,我根本就不在意。我嫉妒著其他族人都擁有魔力,他們可以隨意使用魔法,似乎在他們眼裏,沒有魔力,就算有血統也不算是一個真正的巫妖,我恨他們,這樣算來,我不可以被稱為「巫妖」,亦不是一個「人類」,多可笑。

 

聽說Axe and Cross需要一個新的神父,我並沒有一絲猶豫便向第三十六任的Dolan自薦了,我身上沒有魔力所以我能通過巫妖辯認測試,我希望Axe and Cross能把我帶離我甚麼都不如的困境,只要當上了第三十七任Dolan,我就可以被認證為一個「人類」了。

 

***

 

「在你之前有三十六人被冠以Dolan之名,你是否願意成為第三十七任的Dolan,不懼死亡地輔助Kaulder?」

 

「我願意。」

 

Kaulder,這將會是令我不再獨自一人的那個人嗎?我不清楚,但我只知道他身上有種熟悉的感覺。不論如何,先和他打好關係再說,我接下來將要輔助他——一生。

 

每天他都會外出,調查巫妖,尋找上古符石,與其他巫妖打交道,而他總是不願帶上我,令我不禁懷疑到底他是否信任我。

 

可能他只是不喜歡與作為「Dolan」的神父接觸太多,我希望這是真正的原因,我不想他真正的討厭我,我已經受夠了這種對待,不被其他巫妖們待見,卻又無法完美地說服自己融入人類的生活,假如上天能指引我到底誰才是帶我脫離這片名為「Alone」的苦海,我可以拋棄掉任何一邊作為巫妖或是人類的身份,用盡我的一生伴左他的左右。

 

***

 

經過多日的觀察,我發現Kaulder很喜歡隔三天就喝一次咖啡,而且他空閒的時閒會拿起報紙的填字遊戲開始填,苦惱的樣子配襯他那張略帶壓迫感的臉,顯得有點違和,卻又有點有趣。有時候他想不到該填甚麼字的時候就會開始問人,最常被問到的當然是我。

 

「Dolan,你覺得這個會是甚麼字,五個空格"Nobody, besides you."」

 

Nobody, besides you.這句話從Kaulder口中說出,像是摻有魔力一般,給一種安心感。沒有人,除了我。這不就正正是我嗎?老天爺可真會開玩笑。

 

「I have nobody besides you, Kaulder.所以我覺得應該是"Alone".」

 

「Alone嗎?這你可以放心了,我不會讓你Alone的。」Kaulder以真誠的眼神看著我。

 

我內心告訴我,我應該相信面前這個男人。

 

他輕抱著我,相信他,我就不會再孤單了嗎?

 

不論到最後結果會是怎樣,我願意拋棄巫妖的身份,伴在他左右,守護著他。

 

那樣,彼此的生命中,都不會在出現Alone這一個單詞了。

 

---EN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