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S。

筆名是帝釋,港家人,史宅。歡迎來到糖尿病的世界,極地永久性居民。
不常上lof所以回覆很慢
三國本命子建和文若,唐本命是張九齡,超歡迎來談歷史或者中式茶道ヾ(゚∀゚○)ツ!

光虹生賀(YOI/leoji)

*我是個不折不扣的Leo推

今天好忙以及嘗試上lofter用了好多時間於是晚了,可是美國的時間1月7還沒過!(硬要說



「啊啊,Leon,你說Leo會不會找我Facetime啊?」季光虹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時針和分針形成一個銳角,儘管窗外依然燈火通明,但時鐘並沒有對光虹說謊,現在已經是北京時間的晚上十一時四十五分。


他抱起一個中分棕髮的小人偶,對著它開始不停地碎碎念,對,那就是Leon。別說是Leo和Phichit,季光虹的少女心就連其他選手都十分清楚了解,看他那充滿粉紅色的甜蜜小房間就已經不言而喻。這個人偶長得十分像Leo,不只是像,根本就是一樣——除了那些針步不太整齊的地方以及有些不算太起眼的小線頭。光虹對於Leo既是仰慕又是朋友的關係,其實他自己也說不清。你知道的,旁觀者清,當局者迷。


光虹身邊通常不乏女生,並不是戀愛的關係,而是他實在可愛得令人很想保護他,久而久之,他的確是跟女生一起玩比較多,多多少少也會受些影響。而Leo則是他身邊最親近也是最熟悉的男性朋友,Leon這個人偶就是光虹的朋友教他縫紉的。每次光虹與他的朋友約出來吃東西時,他的話題除了對於荷里活那些大明星的迷弟心態外,談得最多的便是Phichit和Leo,他會說說Phichit又到夜市吃東西感到羨慕,但一到了Leo的話題,他的好朋友們這聽著的意味...就好像有那麼點...不同?


「Leo真的好厲害!他能跟著歌曲自己編舞!我肯定做不來...」

「和Leo在美國時給我買了好多吃噠!那些小食可好吃啦~如果他現在在中國就好了...」

「你們知道嗎?Leo會玩結他誒!好帥哦!他彈的那一小段被我偷偷錄下來當作鈴聲了嘿嘿。」


這談及明星加Phichit的話題比例為30%,其餘70%不是吃的就是Leo,明眼人都能看出季光虹心中的情感——然而當事人依舊不察覺。要妹子朋友們來評價的話,季光虹是Leo de la iglesia的迷弟榮譽會長,專業Leo吹,如果光虹不說起Leo的話估計是吃錯藥或者被掉包了,不,吃錯藥肯定還是要說Leo的,季光虹對於Leo的喜愛已經是棄療程度。


於是Leon就出生啦!不過遠在太平洋另一邊的Leo de la iglesia當然不會知道有這麼一個玩偶的存在,一來季光虹和Leo Facetime時被對方看到這個玩偶實在太恥,二來季光虹有咬玩偶的習慣,就算是輕咬,他還是覺得咬在Leon上就像咬Leo一樣,那感覺特奇怪。


「還有五分鐘誒!他會不會忘記我的生日啦?這星期他都沒跟我Facetime,他是討厭我了嗎?」季光虹躺在床上把Leon舉高,把它左右左右地搖晃著,感覺Leon就像是在搖頭一樣。


這個時間在加州應該是八點多九點吧?我現在打電話給他會不會吵醒他呀?可是如果找他忘記我的生日的話那我不就很丟臉了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麼辦啊好想見到他啊。季光虹心中煩躁不安,只好拿出手機刷一下instagram,有些選手根據他們的時區已經發了對季光虹的生日祝福,唯獨天天更新ig的Leo今天似乎沒了蹤影,他的上一個發文是昨天有著五線譜和結他的物品照。


【Writing new song!】


說是寫新曲子?看見Phichit留了個意味深長的奸笑emoji配上一句耐人尋味的留言。

「Hey! You didn't blur your lyrics completely! And your ticket is in the photo!」


歌詞? 但卻沒有點穿歌詞是甚麼。票又是甚麼票啊?光虹正打算放大那張照片看看Phichit說的歌詞,就是那麼剛好,門鈴響了。


爸媽都在家,這種時候會是誰啊?不會是查水表的吧?!季光虹放下Leon在床上硬著頭皮去開門,好想躺在床上不下床啊可是爸媽都在樓上睡了...


「這大晚上的誰...」

「Guang Hong! Happy birthday!生日塊了?」


一個棕髮的身影映入眼簾,一月份,北京的夜晚還是挺冷的,Leo圍著圍巾耳朵都發紅了,季光虹眼泛淚光,那麼想來Leo今天沒有發ig貼文是在坐飛機?


「我這是在做夢吧...這種俗套的少女漫劇情怎麼會出現啊...」季光虹捂著臉,眼淚不停地往下掉,臉上早已紅得跟蘋果似的。Leo伸出微涼的手輕輕擦去光虹的淚水。不覺意地笑了,光虹真的好像小動物啊,真想抱住他。


大腦還沒跟上身體的速度Leo已經伸出手環抱著光虹。


「Guang Hong doesn't like me come to China?It's a bit cold here, shall we get in?」


Leo開玩笑地把光虹抱到房間中,儘管只是普通的抱起,季光虹覺得他已經嫁不出去了。Leo環顧了一下光虹房間的四周,和平時Facetime見到的都一樣——除了光虹床上那個棕髮人偶,還是穿著閃亮亮的藍色衣服。這不明擺著是他嗎?Leo拿起小人偶笑了。季光虹完全沒想起開門前隨手放下的Leon,他的臉當下已經燒了起來了,感覺還能隱約看到他頭上像是在冒煙的幻覺,連耳朵也紅透了。


完了完了這下真的完了,季光虹對於Leo看到Leon已經陷入恐慌狀態,感覺生無可戀,他掩著臉不去看Leo的反應。


Leo親了親Leon的額頭,然後


然後


然後


然後季光虹當機了。凶手是那覆上他的雙唇。


「18th happy birthday Guang Hong!」


季光虹回過神來,他們相對而笑


今年的生日,如此討厭坐飛機的他,他從海的另一端,來到了我的身邊。


或許你們現在去光虹的ig能看到他和Leo拿著Leon的自拍哦。


「He is here. (//´/◒/`//)」


至於Leo的曲子?那是屬於他們的小秘密呢。


---END---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