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S。

筆名是帝釋,港家人,史宅。歡迎來到糖尿病的世界,極地永久性居民。
不常上lof所以回覆很慢
三國本命子建和文若,唐本命是張九齡,超歡迎來談歷史或者中式茶道ヾ(゚∀゚○)ツ!

Thanks (TMR/Newtmas)

因為估計不會加印了,把之前台灣CWT的場的無料放一放



"No way I'm not going with ya."

***

或許你生命中會有那麼一個你由第一眼看見她又或是,他,就墜入愛河的人。你知道的,那些相信一見鍾情的人總是會跟你用幾乎三天三夜的時間來跟你描述她看見他的那瞬間有多麼驚天動地。


可Thomas並不相信這回事。


但他在到達幽地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名為Newt的金髮少年。


他認識了不少新同伴。看起來就很酷的跑手領袖Minho、為人友善卻不失領導力的幽地領袖Alby、惹人喜歡的小孩Chunk,當然少不得Newt,除了Alby一開始對幽地和迷宮的簡略介紹,Thomas大部份時間都由Newt帶領著...工作?其實伐樹也不過是點勞動。


第一次他真正地注意到那個金髮少年是由那個營火會開始。


Thomas並不奢求會有人主動地接近他,他始終只是個初來乍到的新人,一個連自己名字都不知道的新人,他甚至沒興趣主動去找人攀談。Newt是第一個打破他這種想法的人。


儘管他手上拿著的「Gally特飲」看似不太友善外,Newt還是很友善的。幽地的晚上並不溫暖,其他Gladers都在營火旁邊盡興、狂歡,亦有零星幾位靜靜地坐在一旁取暖。遠離營火的Thomas彷彿異類一般,溶入夜色的寒冷之中。Newt卻絲毫不在意Thomas是否一個異類,他帶著笑容就這樣坐到了Newt的旁邊,Thomas一瞬間只想到他的笑容比起營火還溫暖,多麼俗氣的形容。眼前這位少年是如此的美好,友善又可靠的Glader,坐在他的旁邊閒談,帶他參觀幽地,不論是提醒關於Grievers還是迷宮的事項也好,Newt是他在幽地第一個朋友,第一個令他在這裡露出笑容的人。


一直以來的相處令他更為了解這位金髮少年。


例如他曾經是個跑者——直到他的右腳受傷。又或是他到達幽地時的事,一個人不可能打從一開始就那麼的堅強、可靠,是幽地教會了他生存與成長。


Thomas永遠不會忘記在他被已經轉化的Ben追逐而狂奔之際是誰第一個出手幫他制止了Ben——那個金髮少年。假如Newt沒有制止Ben,天知道Thomas會否已經命懸一線。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hat we all have each other."


我們都屬於彼此,在這個幽地之中,互相殘殺可不會有甚麼好結果。Newt總是那樣的可靠,但不代表他沒有任何負面情緒,間中還會有些小衝動。Teresa到達幽地後所說出的第一句話便是Thomas的名字,Thomas驚異於他根本不認識這個女生,他更為詫異的是他很明顯地讀出了Newt眼中不滿的情緒,他從來沒看見過發怒或是不滿的Newt,在他的印象中Newt是沉穩的,大多數時間臉上都是掛著笑容。顯然,Newt的不滿是衝著Thomas去的,因為他正在瞪著他,Thomas可說是完全不明白Newt不滿的原因——直到未來的某一天他問起之前。


他意識到Newt對他抱有多大的信任是從迷宮出來後的判決會。


"Thomas break the rules. One night in the pit, and no food."


"Come on, Newt! One night in the pit? Do you think that's gonna stop him from going into the maze?"


"No." Newt以理所當然的口氣訴說著事實。


"So let just make this official. Starting from tomorrow, you're a runner."


Newt的眼睛閃爍著堅定的光彩,沒有太大的感情起伏,卻是令Thomas安心的話語,由始至終,Newt投放在Thomas身上的,是Thomas自身不可量計的信任。Thomas沒能看到的卻是背後來自Newt的擔心,那一刻,Newt所伸出的手觸及不到那名新來的菜鳥進入迷宮的勇氣。


"Thanks, Newt."


沉默。Newt沒有作出回應。他別過臉,轉身便離開議事亭,沒有人看見Newt微微泛紅的耳朵,連Thomas都沒有。


***


是Newt把發瘋的Alby從Thomas身邊拉開。是Newt幫Thomas擺脫Gally的控制。是Newt不論何時都伴在Thomas的左右。Newt為Chuck的逝去所流的眼淚,Newt與他閒聊時所露出的笑容,Newt在面對W.C.K.D.時的驚訝。Newt的一顰一笑盡被收在Thomas的眼底下,待他發現時,他的眼中就已經只剩下這位金髮少年了。


Teresa跟Thomas悄悄地提起過他看著Newt的時候實在是有點兒...痴漢。起初之際,他倒是沒有怎樣注意這件事。但伴隨著時光的流逝,他終於察覺他的「痴漢」問題有多嚴重了。極大部份原因都是當他盯著Newt看的時候,不時會被Newt投以一個疑問的眼神而引起心底裡的罪惡感,使他不知道該把眼神投放在哪裡,縱使如此,他依然不能夠完全把目光從Newt身上抽離,總會間中瞟一眼Newt在幹甚麼,被Minho以及Teresa發現的話還會被他們笑話多番。


"He just looks like a little girl that has a crush on someone." 這是Teresa與其他Gladers閒聊時的結論,一語中的。


恐怕整個迷宮只有他們兩人不清楚對方的心意了吧——離開迷宮後還是沒有坦白。


***


他們被帶離W.C.K.D.所製造的大型迷宮。沒人能保證這是安全的。


他們一行人到達了新的基地,Thomas也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姑且相信這群聲稱能把他們從W.C.K.D.手中救出的人,無論如何,Newt都在他的身邊,他不知道這座新設施的事,他甚至連這裡的其他人值不值得信任也不清楚。唯一清晰地烙印在他腦海中的就只有他知道Newt總是會支持他,就算Newt不贊成他的提議,他也會守著Thomas的背後。就算他不同意Thomas懷疑一個給他們舒適衣物、食物、住所的好人,他依舊會默默地守著Thomas。


"I got to find out for sure. Just cover for me. I'll back as soon as I can."


就算Thomas行事太過衝動魯莽以至他們之間有磨擦、有爭論,Newt卻是無條件地相信著Thomas。


是Thomas帶他們走出三年來都無法突破的困境。是Thomas使他們能逃離W.C.K.D.的與Janson的勾當。也許Thomas沒有一個完善的計劃,但只要他們互相扶持,解決問題的鑰匙便會在前方。


Minho把燈打開驚動了Crank,當下他們除了不斷地奔跑,沒有人能救他們。


Newt在隊尾突然被撲出來的Crank壓倒,失去重心倒下。Crank離Newt的距離近得Newt支持不住的話就會被咬。這一次,Thomas可算是終於看到了背後,他用力地一腳把Crank踹到下層,有如所有的怒火都發洩了在這一腳之上。


"Thanks, Tommy."


"No way I'm not going with ya."


那時在我背後,你的手無法把我從迷宮中拉回來;這次,換我從前面把你抓緊,不再放開了。

---END---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