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S。

筆名是帝釋,港家人,史宅。歡迎來到糖尿病的世界,極地永久性居民。
不常上lof所以回覆很慢
三國本命子建和文若,唐本命是張九齡,超歡迎來談歷史或者中式茶道ヾ(゚∀゚○)ツ!

Leo生賀(YOI/leoji)

和這兩個可愛的小傢伙又過了一年了啦!

------------------------


  「真的真的不可以嗎?」


  「不可以!還有兩個月就開始分站賽了!光虹你還要繼續加強訓練!」


  季光虹明知道自己是拗不過教練的,再加上今年的賽季中國站轉成了芬蘭站,Leo來中國的機會就更渺茫了。一想到這裡,季光虹就只能癱坐在冰場上,臉上寫滿了不高興,簡直就是憋得臉都紅了。


  季光虹的教練看著他這種模樣,不斷搖頭嘆氣「我知道Leo是你的好朋友,可是賽季很重要這一點不用我說你也知道吧?你的四周跳太不成熟了,我沒辦法放你走,第一站是美國,你甘心敗給Leo嗎?」


  「………………甘心啊……」季光虹小聲嚷嚷,他當然不敢讓教練聽見,量他這個膽量也是真沒本事直接反抗教練。


  教練看著完全無心練習的季光虹也實在沒辦法,在他這種心情下要季光虹繼續練習也只能是心不在焉然後不斷摔的情況,這比不練還差。終究,季光虹的教練還是寵他的,她再一次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讓你去找Leo也不是不行。」


  季光虹剛才無精打采的樣子就像是裝出來般,他馬上就在冰面上站了行來,雙眼放光地看著教練。


  「我有一個條件,你要先達到了條件才能去找Leo。」


  「您說吧!我一定會努力的!」


  教練看著季光虹這種可以為Leo排除萬難的努力勁就有點擔心這孩子,和對手這麼親近真的好嗎?


  她清了清喉嚨繼續說:「只要你能在不摔的情況下成功跳一次後外四周跳,那我就讓你去吧。」


  「後內四周跳???」季光虹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剛才所聽到的信息,震驚地重覆了一遍。


  「光虹,控制一下你的音量!」


  季光虹再一次癱坐在冰面上喃喃道:「這是Mission Impossible吧……我連後外點冰四周跳都站不穩,怎麼可能跳得出後內四周跳……明明上一年是自己說要和Leo一起過生日的……這都已經7月20了,怎麼可能兩星期內能做到後內四周跳啊……」


  季光虹實在心灰意冷,就算爆發潛能也不可能兩星期內能做到後內四周跳,他明明都想好要和Leo過一日怎樣的生日了,結果今年還是沒辦法嗎?


  不服氣的季光虹練習了一個星期後確信了,後內四周跳對於現在的他是不可能的事,本來想著今年不再需要Phichit為他出謀獻策,但此情此境下無可奈何地他還是打給了Phichit。


  Phichit似乎正在用電話刷著SNS的樣子,電話接通音才剛響起幾秒就能聽見他一如往常精神滿滿的聲音。


  「光虹!下午好!這陣子在幹甚麼啦?SNS也一個星期沒有更新了,又被教練訓了嗎?還是說在準備生日驚喜給Leo呢?」


  季光虹真是欲哭無淚,這比被教練訓還要慘。「教練說要我能做到不摔地跳出後內四周跳才讓我離開中國……這不是根本就等同不讓我走嘛!可是我上一年和Leo約定了要和他一起過生日的。」在電話中傳來季光虹越漸低落的聲音,Phichit也沒辦法說甚麼,他知道季光虹每年最期待的就是Leo的生日,甚至看得比自己的生日還重,但光虹的教練又不是很輕易讓步的人,從上年的分站賽時他就知道後內四周跳對於現在的季光虹來說實在有點痴心妄想。


  「這樣啊……今年分站賽也從中國站改成了芬蘭站了呢。要不我去問問Leo?」Phichit試圖給這位沮喪的少年一點建議。


  「不不不不不不不!本來就是想要給Leo的驚喜,要是現在說的話不就破梗了嗎?」


  季光虹每一年都想給驚喜Leo,畢竟是喜歡的人,戀愛中那點小心思,Phichit其實也明白,但這種情況真的是有點難處理。


  「讓Leo來找你吧?這樣還是能算你們一起過啊,而且他的教練很寵他,一定沒問題的!」


  季光虹很糾結,一方面是的確想和Leo一起過生日,另一方面卻又覺得要生日的那一位特地飛半個地球來陪他實在是太不好意思。「這樣不好吧?畢竟是Leo的生日,要他來陪我實在太奇怪了。」


  「沒事的沒事的,他肯定也很想和你一起過的,要是你不敢問的話我去問吧?」


  「嗯……」


  


  【Incoming——Phichit】


  「Leo!下午好!啊不對,你那邊現在是晚上吧,抱歉啦!」


  Leo.De.La.Iglesia感到奇怪,Phichit很少會在這個時間點打給他,在他那邊的時區,這個時間的Phichit應該還在冰場上練習。


  「晚上好,Phichit。怎麼了?」


  Phichit聽得出Leo的語氣中帶著疑惑,他決定單刀直入不拐彎「Leo你生日的時候去找光虹吧?」


  Leo.De.La.Iglesia不太能消化好友的言語,沉默了一段時間蹦出了「誒?」


  「我就不幫他瞞了,光虹他本來是想給你個驚喜在8月2日的時候飛到美國找你,結果因為他練四周跳的進度不理想所以被教練阻止了,說是要不觸地完成後內四周跳才能放行。光虹現在超~低落的,天天都在說遵守不了今年你的生日要一起過的約定內疚死了。今年又沒有中國站,所以就來問你要不要問問教練讓你生日前後放個行,反過來給驚喜光虹~」


  後內四周跳嗎……對身體的負擔很大吧。「好,我去問問教練吧,其實就算他不過來我也一定會去找他的,真是個傻瓜。」Phichit聽著電話裡Leo寵溺的語氣,粉紅泡泡都要一飛衝天了。啊啊~大家都談戀愛了~真好啊~


  正當Phichit準備掛斷通話的時候,他才想起一件事「對了!因為是驚喜所以不要跟光虹說哦!」


  這可就有點愁了,他很習慣甚麼事都要跟他的戀人分享,但既然是驚喜那就得先瞞著呢。


  


  「教練,8月1日的時候我可以去中國一趟嗎?」教練很少見Leo用這麼誠懇的語氣問得她的許可,這孩子本來就很少會要求甚麼,練習又很自律,從來都很讓人省心,雖然去中國還是能大概猜到原因,不過還是必須得問清楚。


  「8月2日不是你的生日嗎?真的要去中國嗎?」教練佯裝嚴肅問著。


  「不可以嗎?」


  教練盯著他好一陣子,然後使勁地抱著他。「當然沒問題啦我親愛的Leo!你還年輕著呢,我相信你回來一定會加緊進度練習的,所以就不要擔心了,盡情去玩吧!不過談戀愛也不要太過火了哦,畢竟光虹也有自己的進度。」


  Leo回抱著教練「謝謝。」


  


  於是兩個人各有各心思地繼續過著日子,光虹還是每天極不情願地練著四周跳。Phichit並沒有跟光虹說他找Leo之後的結果,前者拋下一句「我要去旅遊啦!」就沒有回復了,倒是每天在SNS發照片。


  間中會收到來自Leo的訊息【練習也要小心不要弄壞了身體了。】


  他們的對話還是不同的日常生活事,誰也沒提生日這事,季光虹期盼奇跡的出現可以去美國找Leo,Leo早就買好了機票,等待時間的流逝。


  美國時間的8月1日,Leo.De.La.Iglesia坐上了往北京的航班,以中國時間來算已經踏入了8月2日。


  季光虹一整個上午都在冰場練習,他背靠著場邊,淚水在眼眶內打轉。


  「不練了不練了!教練果然是欺負人嘛!根本就是存心不讓我見Leo!」


  一雙手從冰場外擁抱著季光虹,嚇得季光虹身體都僵住了。「噫?!」


  熟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你說見不到誰啊?」


  季光虹猛地轉過頭來,熟悉的臉龐,熟悉的聲音,一切都太熟悉了,以致他在眼眶裡的淚水直接漱漱地往下掉。


  「不會吧……我是不是練習太累出現幻覺了?」Leo輕輕地吻去眼角的淚珠,雙手實實在在地握著季光虹的手。


  「這不是幻覺哦!還是說光虹不想見到我?」季光虹像是要使上畢生的力度搖頭。


  


  「明明是你的生日,為甚麼你還要特地飛到中國來啊!」


  季光虹覺得自己真的不爭氣,明明是自己戀人的生日還要壽星親自來中國陪他,真不喜歡如此沒用的自己。


  「給你一個驚喜!不是上一年你說我的生日要一起過嗎?」Leo撫上季光虹的頭髮,好讓他靠在自己的肩膀。


  「難得我生日你就不可以開心點嗎?」季光虹聞之便隨即用手揉了揉眼睛,之後抹去臉上的淚痕。


  


  季光虹揚起笑容:「Leo,生日快樂!」身體向前傾嘗試要給他的戀人一個生日祝福的吻。


  Leo笑得就更開心了,然而他們現在一個在冰場內一個在冰場外,實在沒辦法繼續這粉紅泡泡的氣氛。


  季光虹向在另一邊的教練喊:「教練我今天不練了!」


  「等!光虹!」教練沒能把季光虹叫停,他們就已經跑出了冰場外了。「唉……這孩子,真是的……」嘴上這樣說,看著體育館門口的教練依然掛著無奈的笑容,那孩子快樂也是很重要的事吧。


  


  不論是在美國也好,中國也好,只要在一起,便彷彿獨佔全世界的時間一樣。


  哪有甚麼主客之分,幸福和喜悅可不是能夠量化的。


  Leo,生日快樂!


  ---END---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