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S。

筆名是帝釋,港家人,史宅。歡迎來到糖尿病的世界,極地永久性居民。
不常上lof所以回覆很慢
三國本命子建和文若,唐本命是張九齡,超歡迎來談歷史或者中式茶道ヾ(゚∀゚○)ツ!

夏祭(上)(HB to 夏風)

*時間線入隊前

*一二獨一二無差

*新宿竹馬今天結婚了嗎!!!!

--------------------


  「咚—咚——」


  伊弉冉一二三嘆了口氣,明知道休假日的觀音坂獨步根本就不可能會在下午之前起床,或許是過於習慣他才會在這個時間點敲他的房門。


  如此想著的他乾脆推開獨步的房門,窗臺的邊上還是一樣,都是狠狠地捏過的啤酒瓶東歪西倒地躺著,房間的主人仍然蜷曲著身子在床上睡著。


  以前中學時期伊弉冉一二三時不時就會不要臉地爬上觀音坂獨步那張很窄很窄的單人床,根本放不兩個青春期少年的一張單人床。這麼多年來觀音坂獨步睡覺時很是安份,不會打呼,甚至連身也不會翻,永遠都是蜷曲著身子佔著床的一半,即使到現在明明是自己一間房,也都只佔床的一半,天知道另外一半是留給誰睡的。


  有些事,有些人,明明心知肚明卻誰都不去戳穿。


  伊弉冉一二三伸手去搖了搖觀音坂獨步,「該起來了獨步,再這樣睡下去你要死在夢裡了啦!!!」躺在床上的那一位還是完全沒有要醒的跡象,伊弉冉一二三只好加大力度使勁地搖晃觀音坂獨步的肩膀。


  如此單方面的「對決」持續了三分鐘後,觀音坂獨步終於緩緩地睜開了眼。


  「哦!獨步你終於醒了啦?我做了味噌湯哦!梳洗好就出來吃早飯吧!」話畢,伊弉冉一二三走回廚房把今天份的早飯放在飯廳的桌上。


  觀音坂獨步呆滯地坐在床上,看著門外的一二三就像以往的每一天一樣處理著做好早飯>叫他起床>收拾、整理屋子的循環,一二三明明才是那個可以每天都睡到下午的人,每天都晚出晚歸的他,卻又比獨步更加早起,配合著獨步上班的時間表。


  對此,觀音坂獨步也曾經有過疑惑,不過被伊弉冉一二三的一句「因為獨步早上起不來嘛!」敷衍過去。


  親友是應該要做到這個份上的嗎?


  


  梳洗過後,兩個人坐下來面對面吃了和式的早餐,獨步走回房間把掛在衣架上的白襯衫和西裝外套準備穿上,伊弉冉一二三在客廳放聲問:「獨步你在幹甚麼呢?」


  「嘖。」觀音坂獨步一邊對著鏡子打著領帶一邊不耐煩地回答伊弉冉一二三的問題「你別仗著你是夜晚才要上班的人就嘲諷我這種大早上就要爬起來上班的社畜啊。」


  伊弉冉一二三歪了歪頭看著他說:「可是今天不是你的休假嗎?」


  正準備拿起西裝外套穿上的觀音坂獨步停下了手上的動作,轉過頭來看著伊弉冉一二三。


  「哈?」


  觀音坂獨步衝到伊弉冉一二三的面前抓著他睡衣的領子「哈???你開甚麼玩笑,猛力搖我肩膀搞得我有點頭暈還有點低血壓就算了,難得的休假日你居然十點就拉我起來?啊我知道了,肯定是一二三你一直都很討厭我,現在報復的時間到了,連千載難逢的休假日也不讓我好好地休息,肯定是這樣……一二三你一定是很煩厭我所以才這樣對我…………」


  伊弉冉一二三搔了搔頭髮,對於親友經常陷入自我埋怨的惡性循環雖然已經習慣卻少不了無奈。「我要是真討厭你就不會每天都做早餐了好嗎?你先放開我的領子再說啦。」


  講實話一二三還是比獨步高了4cm,抓著他領子的獨步看起來居然莫名地有點兒可愛???伊弉冉一二三甚至都覺得自己可能要去看看心理醫生了。


  


  「一起去祭典吧!」伊弉冉一二三冷不丁地說出了這句話,觀音坂獨步懵了,他不太能消化到底剛才一二三說了甚麼。


  「等等!一二三你剛剛是說要去祭典嗎?」


  「對!你看我連浴衣都買好了!」這樣說著的伊弉冉一二三跑進自己的房間翻找著不久前買回來的浴衣。


  「等等等等等等等!為甚麼突然要去祭典啊?祭典有很多JK以及不同的女生哦?不穿西裝的你真的沒問題嗎?」


  聽到「女生」一詞的伊弉冉一二三手上的動作顯然頓了一下,幾秒後卻又再次繼續翻找放在櫃子裡的浴衣。


  「因為是夏天嘛!說到夏天不就會想到祭典和花火大會嗎!這麼久以來都沒有好好去參加過,難得你休假那當然要去走一趟!啊!找到了,獨步快去試試看,我大概根據我的尺寸修訂了一下,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說完之後伊弉冉一二三就自顧自把浴衣、細腰帶、角帶全扔到觀音坂獨步的手上,看著質感上好的浴衣,他很是無奈「這一套浴衣很貴吧?我可沒有錢付給你,真是的,不過是祭典而已根本沒有必要浪費錢去買浴衣吧……」


  伊弉冉一二三看著嘴上碎碎念卻把領帶和白襯衫脫下,穿上浴衣的觀音坂獨步卻止不住臉上的微笑,他很了解他的親友,就算嘴上再怎樣嫌棄也好,觀音坂獨步從來都不會拒絕伊弉冉一二三。


  「這套浴衣是我送給你的禮物啦!獨步原來把我想成那麼小器的人嗎~好傷心嗚嗚嗚~」伊弉冉一二三裝腔作勢地假裝著擦眼淚,看著觀音坂獨步綁著浴衣的腰帶手忙腳亂的樣子,伊弉冉一二三忍不住上前幫忙。


  「獨步你的貝口結打得也太爛了吧!行了行了我幫你打。」觀音坂獨步低著頭沒有看伊弉冉一二三,連個浴衣都穿不好的人簡直不應該存在於世上吧……伊弉冉一二三的聲音打斷了觀音坂獨步的思緒:「其實可以的話我也想給你做一件浴衣~不過那是不可能的啦,補補破洞倒是還可以啦哈哈!獨步你太瘦了,平常午餐到底有沒有好好地按時吃啊?你要是再每天都只吃超商食品我就要考慮做便當給你了……好了完成!」


  「獨步你穿浴衣不也挺好看的嘛!我要是女生的話肯定會喜歡上你的!那我也先去換浴衣吧,要等我哦!」伊弉冉一二三對著觀音坂獨步眨了眨右眼。


  觀音坂獨步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浴衣整齊地穿在了身上,連角帶也整齊得一絲不苟。「我能不等你嗎,真是的。」


  「要是女生的話……嗎?」他僅僅輕嘆了一聲。


  


  穿好了浴衣的伊弉冉一二三,對觀音坂獨步問:「好看嗎?好看嗎?」


  「嗯……可是現在還是大早上的……離祭典還有一段時間吧?」觀音坂獨步打了個哈欠。


  伊弉冉一二三拿了錢包和鑰匙。「錢包帶了,鑰匙帶了,還有獨步……嗯也帶上了!」伊弉冉一二三拉起觀音坂獨步的手便往門外走。


  「一二三!聽人說話啊!話說就穿著這個出門?!去哪裡啊?」


  「夏天嘛!當然要去清瀨的向日葵田!」


  ---TBC---

评论(2)

热度(16)